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家乐福 >
三十


  听起来都像是权宜之计,可是在当下就像是他要她滚开一样让她好难堪,如同表示她是该离开的那一个,感觉心脏的血液全都流光了。

  原来小说中男人站出来炮轰母亲,或是很勇敢的坚持要女人别离开,都只是一种美丽的幻想,事实上,女人必须在权宜之计下先离开。

  果然,若有一边完美,必有一边阴暗,当俗气的问男人:若是我与你母亲一同落海,你会先救哪一个?她欣赏男人对父母的顺从,可是现在的情况是……她就要忍受成为不周全的那一片阴暗。

  而这是权宜的做法吗?还是像他妈说的,他甩不掉她?

  他告诉他妈妈他喜欢那个女孩,却从未对他妈妈提过她的存在。

  她知道他们都在回避这个问题,可是当事实摆在眼前时,她才知道,回避就是杀伤人最锋利的刀刃。

  霍颖瑶走出大楼,此时正值黄昏,凉风拂面,她知道他不是赶她出来,但是所有的感觉都让她很难过,他的一切作为让她抓狂,想要嘶吼一番,无奈却叫不出声。

  她死掉了。

  这是哪里?

  摇摇晃晃的走在街上,她这才记起来,她自己的家就在附近。

  可是,到底在哪里?

  她拿出手机,按下按键,接通的同时,不禁哭了出来。

  “婕绫,我……我找不到我家……我死掉了……我死掉了……呜……”

  霍颖瑶没有想到她会继续踏进他的公司上班,甚至连请假都没有,七点准时进办公室。

  因为他连通电话都没打来,所以她一夜无眠。

  看着空无一人的沙发,她不禁发起呆来,直到背后响起关门声。

  她慢慢的回头,看见他一脸胡髭,应该也是一晚没睡。

  “没睡好?”面对想要翻脸大吵的对象,她一向战斗力十足,所以抬起下巴,问候的口气充满挑衅。

  严恺之不说话,越过她,将沙发摊开成床,然后躺平。

  她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上前拉起他似乎累瘫的身躯,“你说说看,天天看画展是怎么回事?”她眼眶发热,强忍住眼泪。

  看出她的坚持,他干脆站起身,抹了抹脸,走进茶水间,嗓音低沉无力的开口,“这就是我妈的个性,哪句话可以杀死你,她便会说出口,你用脑袋想就该知道,我不可能天天去看画展。”

  就是用了脑袋,今天她才会来上班,不然以她昨天哭得那么惨的情形,早就连夜消失无踪。不过也不对,说不定她离开才是正中他的下怀,他哪会追她?一想到离开会让别人得意,她偏要留下来。

  天生反骨啊!纵使是面对爱情,她依然像当初那般不知死活,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但是若不反骨,她也不会进他的公司工作,当初他根本是摆明了要整死她。

  还是,这是他整她的方式?

  不,不不不,他不可能这么坏,不可以因为他那八婆母亲就失去正确判断的能力,虽然每次她和他妈起冲突,他总是叫她先离开,让她很不好受,但他们并不是因为报复才衍生出关系,她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才爱上他的认真、爱上他的公正与积极、爱上他的仁慈与幽默。

  他呢?他为何要她?

  她有一堆问题想问,不过决定先接手,帮他冲泡咖啡。

  “比例弄错了,我来泡啦!”

  严恺之退后,倚着墙壁,低声澄清,“我没有喜欢欣仪,至少不是你认为的那种喜欢。”因为昨天她伤心的眼眸也伤了他的心。

  三汤匙咖啡,一汤匙奶精……

  霍颖瑶咬牙,停止动作,“为何昨天不在你妈面前说?”让她独自面对他妈的……他妈的恶意中伤!

  “欣仪在现场,没有必要这样,而且她是个很好的女孩,我一直想让你和宥恕认识她。”

  一汤匙糖……不对,他喝咖啡不加糖,糖是她要加的……也不对,她不加奶精……乱了、乱了,不管了,加热水。

  “所以这又是你妈想伤害我的胡言乱语?”霍颖瑶瞪大双眼,怒气腾腾的看着他。

  他不知道她最痛恨被人这样恶意中伤吗?就是因为有太多与他母亲相同的人,她才会有那么强烈的反应。

  “别这样说她。”老妈非常疼爱他,虽然有时会无理取闹,但是听到有人指摘她,他还是会挺身护卫。

  她失望的冷笑,“你这样像极了那种明明偷吃,却拿老妈当脱身借口的劈腿男。”

  严恺之双眼微黯,口气冰冷的说:“别再有这种想法,一次都不要有,霍颖瑶。”

  霍颖瑶再也忍不住,泪水滑落脸颊,却还是嘴硬的开口,“你指的是哪一种想法?你是劈腿男?还是我想把热咖啡泼到你脸上的这种想法?”

  他盯着她,知道自己爱上的不是娇弱的女孩,纵使哭泣,也是倔强得很。

  他的公司、他的时间都不允许他照顾脆弱的花朵,所以才会欣赏她在公司的模样,看她在万般艰难的环境里依旧挺直了腰,不论想睡还是很忙,都愿意伸出手帮助其它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