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家乐福 >
二十九


  还好老妈有先打电话给他,问他有没有缺少什么东西,她好帮他带来,他一挂断电话就冲回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严恺之转头看着霍颖瑶,低声说道:“你先去换衣服。”

  他脸色铁青,一个头两个大。颖瑶穿的是他的衣服,是她在这里的习惯穿着,可是老妈不会明理的认为是自己闯进儿子的家,只会认为是不正经的女人在她儿子家勾引她儿子!

  眼看儿子护着狐狸精,游幸子更是生气,而且儿子明明很喜欢欣仪,他们两个如此登对,一定是这只狐狸精不要脸,死缠着儿子不放!既然不能动手,她只好动嘴。

  “你天天和欣仪看画展、聊天,还和这只狐狸精瞎混什么?你看看她的模样,她会是好女孩吗?是她缠着你,对不对?”

  原本想要躲进卧房,隐忍住一切委屈的霍颖瑶,却因为他妈妈说的话而顿住。

  看画展?聊天?

  她的一颗心揪紧,难以置信的看着严恺之。

  他说了很多次要带她出去玩,却因为公事繁忙而一次也没去成。他说了很多次要去见见她那些死党,却一次也没见过,每当费巧她们埋怨这个男人不合格时,她还替他说话,说他很忙,她也舍不得他牺牲时间来参加她的死党们聚会。

  没想到……他却有时间天天去看画展?难不成这些日子他妈妈的电话都是……

  她心跳剧烈,血管好像快要爆裂。

  刚刚一眼,她就看得出来,那女孩是过去班上最甜美可爱有气质的清秀小女孩长大的模样,她怕极了这种女孩,因为自己永远不会是那样的乖样子,不用比,她便举白旗投降。

  连他妈妈都坚决的认定她是不正经的女孩,可是她打算赌赌看,这一次会不会有所不同?

  霍颖瑶深吸一口气,咬住牙关,转身面对高大的男人与男人的母亲,气怒的大吼:“你最好告诉你妈,是谁缠谁?”

  完了!严恺之瞬间明白,却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

  游幸子哪里容得下小女孩在她的面前撒野,抢着回答,“当然是你缠他!他天天陪我和欣仪看画展,而且他一向喜欢欣仪这种乖巧有气质的女孩,几时这么没眼光了?你说说看啊!你是什么时候搭上我儿子的?是你先爬上我儿子的床吧?”

  “妈……”严恺之拖着老妈往客厅走,只希望颖瑶少说一句。

  霍颖瑶不让他如愿,继续朝着他母亲开火,“我会搭上你儿子,也是拜你所赐!你到公司来指着我的鼻子说我是狐狸精,害我丢了工作,你从来不检讨自己的错误吗?我那时就告诉过你,我还没那么不挑看上你老公!”

  “你看看!她这么牙尖嘴利!儿子,你是哪根筋不对,竟然看上这种女孩?你想气死我是吧?”游幸子气到快要爆血管了。

  “我牙尖嘴利?那你仗着年纪大就可以血口喷人吗?”霍颖瑶也骂红了眼,一口气说出积压心中多年的不满。

  眼看场面难看到了极点,严恺之不知如何安抚两头失控的母狮,只能皱起眉头,大吼一声,“颖瑶!”拜托你也少说一句。

  她没有看见男人眼里的拜托,不甘愿的情绪已经将她击垮,她豁出去了!

  “我血口喷人?不然你说说看,你不是在床上把我儿子迷得团团转,我儿子会被你绑住?他明明告诉我,他喜欢欣仪!”游幸子也不轻饶她。

  “妈!不干欣仪的事!”他没有说他喜欢欣仪,可是现在欣仪就在现场,让她看到这种失控的场面已经很糟了,老妈居然还把她拖进来蹚浑水。

  吴欣仪满脸尴尬,大家都尽量忽略她的存在,她也希望大家忘了她的存在,可是……唉。

  他没否定……霍颖瑶看着她要赌一辈子并深爱的男人,心裂了一个缺口。

  他说不干那个叫欣仪的女孩的事,意思是他会选择别人,不是那个女孩的原因,而是她本身,是她让他有空去看画展,却没空认识她的朋友、认识她的世界……这比被他母亲撕破脸还要伤她的心。

  她还赌什么?

  严恺之看着神情恍惚的霍颖瑶,感觉心脏受到重击,柔声唤道:“颖瑶,你先回去。”

  男人的声音像是从远方飘来,她听不真切,明明是她最喜欢的声音啊,却叫她走、叫她离开。

  突然,她像是被人推入冰冷的池子里,呼吸不到空气,整个人往下沉。

  她再看他一眼,刚刚的气焰消失无踪,连为自己争取权利的叫嚣都像是闹剧,怎么会这么难堪呢?因为他妈,她二度失控,成为闹剧主角之一,她是真的疯了吗?

  这样的爱情是爱吗?是她要的吗?

  霍颖瑶二话不说,转身进入房间,褪下他的T恤,换上自己的衣服。

  原以为这是她接下来的住处,所以非常随兴,没想到仍旧逃不过世俗的偏见!她知道得很清楚,这里不会是她的安身立命之处,她想得太完美了。

  走出房间,客厅的气氛依然僵凝,他妈妈甚至撇开脸不看她,可是已经不干她的事,她像一缕战败的幽魂,直接开门、走出房子、关门,无声无息的离开。

  他说:你先回去。他说:不干欣仪的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