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家乐福 >
二十二


  可是没有,他就这样不跟她说话、不搭理她,足足一个星期。

  呜……

  他就要去约会了……

  她这么的拚命,还是没追到他。

  霍颖瑶双腿瘫软,坐在楼梯间掉泪。

  曦宁说得没错,事情很大条了。

  她一直知道她抗拒着被这个万人迷迷倒的事实,可是万万想不到她不是只有如此而已,不是只有小小的被吸引而已。

  从半年前的针锋相对开始,她好几次想把他的那颗猪头剁下来丢进厨余桶,可是相处之后,看见他对公事的坚持,看见他对员工的细心,且事事率先弯腰下去执行,看见他实实在在的拚事业,不急躁,不玩商业手段,她在每一次与他一起开会的同时,看见一个真正努力事业的男人。

  他曾对她说:“每一个决定都要小心,因为我不能倒,否则受影响的是六百多个家庭,不只是公司员工,我们与下游厂商、上游厂商环环相扣,大家都要有认真的体认。”

  他吩附她去执行与注意时说:“楼上餐厅的菜色不能省,营养一定要均衡,厨师当天煮完,一定要先吃过才出菜,卫生一定要顾好,因为员工的健康就是公司的健康。”

  他教她谈价格的技巧时说:“一定要有把进价压到最低,回馈给消费者的动力,因为我们可以以量取获利,但我们的一个动作,却让经济不太好的人家也可以买到好东西。”

  虽然他有时很机车的对她说:“去楼下把货搬上来,别以为是女人就选择轻软的工作,在我的公司,只要是职责内的事,只有多做,没有推托。”

  虽然有时他很恶劣的说:“我先下班,你记得关门,晚餐不吃是好事,刚好可以控制体重。”但还是会吩咐楼上餐厅的阿姨把今晚的菜再热一次,送下来给她。

  她从本来很想和他誓不两立的状况,变成暗暗喜欢这个认真且心地很好的男人,早就知道全公司不知多少人都在觊觎他这个黄金单身汉,她一直要自己不可以沦陷。

  可是,就是陷下去了,早八百年前就陷下去了。

  不然她干嘛提早上班为他煮咖啡?不然她干嘛为他特别信任她便高兴得想要飞上天?

  呜……她都陷下去了,他怎么可以跑去约会?

  明明他们没有约会、没有吃喝玩乐的私人相处,明明一点火就不可收拾的跳过很多步骤,明明这样一点也不浪漫……可是现在这一刻她就是知道,原来自己这么喜欢他,超过喜欢的喜欢。

  她根本不会让他去和女人约会,她是会很没用的求他不要去的那种喜欢,太喜欢了。

  呜……她在朋友们的面前夸口,对男人应该怎样又怎样,事到临头,才发现她根本是很没用的纸老虎。

  事情真的很大条了。

  可是他走了,去找女人了……

  呜……

  让她哭完。

  呜……

  “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转出楼梯间,严恺之看见让他气到快吐血的女人竟然在哭,满腔的怒气瞬间爆发。

  霍颖瑶愣住,泪眼模糊的盯着他,“你……你不是去约会?呜……”光讲到约会两个字,她就心痛。

  他咬牙看着泪流满面的女人,“我正要去。”他不过是先去一趟洗手间洗洗脸,让自己不那么生气。

  “可是……你不是搭电梯下去了吗?”她抽抽噎噎的说。

  “你几时看过我搭电梯了?而且电梯只能上不能下,你不知道吗?”他俯身贴近她,不知道应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电梯不能下?不是可以下到五楼?”她眼睛红,鼻子红,还被骂,一副好不委屈的样子。

  他抓狂到想要拔头发,“那也要用磁卡才能下楼,你究竟几时才会搞懂?”马的!他现在干嘛和她谈论电梯?

  “我……我不想要懂啦!”霍颖瑶弹跳起来,扑到他的身上,紧紧抱住,“呜……我不要……不要你去……”

  她不想懂那个鬼电梯要怎样下、怎样上,只知道她不要他离开、不要他去找别的女人、不要他去约会……

  听着她断断续续的话语,严恺之将她抱满怀,心中的大石彷佛落了地,怒气消失殆尽,那感觉就像拼两万片拼图,放上最后一片时的稳定感。

  累,累得要死,累到眼睛都快闭上,他却满足的大叹一口气。

  “不要去哪?”他抓住她的头发,恶质的问。

  她坚持不抬头,赖在他的怀里继续哭。

  现在怎么办?绕进五楼,然后搭电梯上楼?还是爬楼梯上楼?或者进五楼,然后直接搭电梯回家?

  幸好走楼梯的人不多,不然老板在楼梯间抱着女助理的画面太撩拨人心,老板的一世英名全毁,那该怎么办?

  偏偏有人就是想让老板英名全毁。

  “哟,不吃窝边草的兔子在啃什么?”林宥恕冷凉的声音响起。

  严恺之和霍颖瑶同时间没力,还好拥抱在一起,不然大概会跌成一团。

  她根本没脸抬头,只好继续埋在他的怀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