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家乐福 >
二十


  看见霍颖瑶越来越失控,丁曦宁噘了噘嘴,“好啦,好啦,应该是不会啦!可是我觉得你的情况不一样,他妈对你一定没好印象,这可怎么办?”她还是将结婚放在考虑内。

  霍颖瑶翻个白眼,气弱的说:“彼此、彼此,她对我没好印象,我对她也是一样。”

  “什么事怎么办?”何婕绫靠近,拉开椅子,坐了下来,问着刚闭上嘴的丁曦宁。

  霍颖瑶往后靠在椅背上,神情疲倦的开口,“没事。”顺便用眼神警告丁曦宁,要她别多嘴。

  “可是……我有事。我……我和警官先生上床了。”何婕绫开诚布公,满脸通红。

  霍颖瑶和丁曦宁瞪大眼睛,张大嘴巴,说不出话。

  “你和警官先生上床了?!”费巧刚好走到桌边,大剌剌的尖叫。

  “然后呢?”丁曦宁回过神来,精神振奋的掰口。排斥男人的婕绫愿意接受男人,非同小可啊!

  “你们该不会在警局就办起事来了吧?”呵呵呵,霍颖瑶马上展现阅人无数的假像,一双媚眼微眯。

  丁曦宁瞟了这个只剩一张嘴的伪狐狸精一眼,就是这样,才会让她们误以为她阅人无数,明明刚刚还烦恼不已,现在马上变成性学专家,教人家怎么不为她担心?

  “没……你们可不可以不要这样?”何婕绫好难为情。

  霍颖瑶看着好友露出陷入感情的娇羞模样,当然很为她感到高兴,只是,同样是和男人滚上床,她咧?她有陷入吗?

  她想着这半年的日子,若没陷入,她会愿意一个人做两个人的事,被操到没日没夜,只希望看见他认同的笑容?

  究竟是她一直忍着不去招惹他,还是她一直在等他?

  她不是一再告诉自己,别对着他超迷人的肌肉流口水?别对着他拚命工作的认真眼神春意荡漾?

  不是倔强的扬言,不愿成为拜倒在老板裤脚的一员?

  没想到她拜倒得这么彻底,还……念念不忘。

  念念不忘?

  她有吗?她是吗?

  她是。

  噢,谁来抓她的头发再去撞一次墙?

  今天,四个女人的爱情心思各异。或者这么想吧,爱情一向就没有正常心思可言。

  当习惯了半年的咖啡香不再飘送在早晨的空气里,身为九楼的一分子,若没发现,那么就愧对他身为老大得力助手之名了。

  林宥恕观察了几天,猜测出几种可能,照情况看来,老大应该是突破重围向前迈进了一大步才对,可是,为何不再闻到咖啡香?

  没想到一个星期过去了,情况依旧,九楼的另外两位成员看起来很像吵架,又很像没吵架;很像情人,却又不是情人。

  反而各据一方,一个在办公室,一个在会议室,这两个人究竟是怎么了?

  林宥恕左看看右看看,对于霍颖瑶严重脱序的行为最不能忍受,完全将狐狸之名踩碎,让他不得不对老大发出不平之鸣。

  “老大,你家霍颖瑶小姐有这么怕冷吗?现在虽然是十月天,可是全台都还在刮台风、开冷气的气温下,她穿得密不透风,像颗肉粽,是想要中暑送医院吗?”

  严恺之假装没听见,将林宥恕晾在一旁。

  “啧啧啧,情况这么糟啊?”林宥恕不怕死的说。

  “我还挺想拓展越南食品的,看来你很有兴趣,那么这星期就让你出去越南走走,你觉得如何?”严恺之不悦的说,只想关门放狗,直接送得力助手好走。

  “老大!”林宥恕的姿态马上放软,“情况一点都不糟,一点都不糟,你请息怒。”然后他假装在找什么东西,“咦?我那枝笔呢?咦?应该是掉在楼下卖场,我这就下去找。”他尽速闪人。

  严恺之十分忍耐,手指敲着桌面。

  情况真的很糟,而且有失控的趋势,他向来早睡早起,最晚十一点入眠,清晨六点自动苏醒,坚持奉行养生之道。

  可是一个星期过去,他每日睡不入眠,晨不清醒,像是掉进什么地方,失落得想要酗酒抓狂、练拳击豪赌,或者抓个什么到他床上。

  抓个什么?

  他的脸埋进掌心里,低声哀号。

  这答案不用想,就是躲在前头的那颗肉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