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家乐福 >
十九


  夹带着惩罚与气怒,他在她的身上烙印出爱的伤痕,一切都在失控,像是致命的吸引力,他们不断的向下沉沦,又互相攀缠着对方,空气中回荡着他的喘息,以及她的哀哀求饶。

  他们是这样的需要彼此。

  清晨,严恺之一向喜欢在唧唧鸟声中醒来,可是今天他的卧房充满绮丽旖旎的氛围,嘶喊低吼声取代了干净舒爽的早晨。

  他一点都不排斥未来由这样的声音拉开一天的序幕。

  “所以呢?”丁曦宁吞咽口水,瞪大双眼,听得很心惊。

  刚刚是怎么谈到这里的?还好婕绫和费巧还没来,不然怎么好意思在婕绫的面前大谈男人?好……好春意荡漾喔!

  霍颖瑶看着好友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当做情色电话一般痴醉,心中五味杂陈,“所以就是这样了,我上了我家老板的床,并将他吃干抹净。”

  丁曦宁脸色泛红,心跳加快,“我以为你会一直忍下去。”

  霍颖瑶的脸埋进掌心里,痛苦不堪的说:“我也以为我忍得住,可是他真的太圈圈叉叉了,就这样黏上来……这……”

  好好喔!丁曦宁羡慕得很,“我知道很多人以爬上老板的床做为人生终极目标,可也不是每个上了老板的床的人都能如愿被老板这样那样……不过你阅人无数,应该不以为意……啊!你干嘛打我?”

  “什么叫做我阅人无数?你欠扁,真当我是公共汽车啊?”

  丁曦宁抱着头,“是你把自己形容得像是千年老妖……而且你这样的妖女,如果男人会放过你,那台湾的男人真是太瞎了。”

  “台湾的男人很瞎,你又不是不知道!”当然,她矛盾的个性也有关系,可是她真的是第一次这样……几乎是下不了床……

  是啦!丁曦宁点点头,“那你以前都是说假的喔?还说得跟真的一样。”啧,骗她这个没男人的死党。

  霍颖瑶觉得自己会被这个女人气死,“难不成写哈利波特的罗琳也该去过霍格华兹?”

  她因为那个男人的事已经很烦了,曦宁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重点?

  “所以?这种学文学的人靠想象就可以有一堆见解?”

  “我只是看比较多的书,做比较多的功课和想象。”霍颖瑶抚额叹息。

  情况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外表看起来是夜夜销魂的女子没错,事实上,对于在床上滚过来滚过去这种事,她还是理论多于实战。

  更何况当事情真的来临时,根本超乎想象,她前所未有的心悸、心动,还有想向好友们宣布的快乐,然而矛盾的是,她要如何解释他们之间的关系?

  “好啦、好啦,不谈那些事,那你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霍颖瑶趴在桌上,长叹一口气。不愧是相交多年的死党,曦宁马上就能把她的痛处揪出来,踩个正着。

  “没有关系。”她回答得很沮丧,或者该说,她没有想过和他有什么样的关系。

  “啊?”丁曦宁的脸颊抖动,很难理解,“你们就这样那样,一次又一次,然后没有关系?”

  确实,她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现在的情况,是她要他忘记那一天发生的事,在他发脾气对她这样又那样之后,他好像也同意了这样的说法,所以后来上班时他公事公办,就像把那天忘了一样,结果是……她自己忘不掉。

  尤其是夜里,新的住处空荡荡又冷清,她想念他的热度,想念那个按摩浴缸,虽然她是在里面昏倒的,可是她记得他热热的气息吹拂在她的耳畔,记得他的刚强与……

  “哇!烦死了啦!”霍颖瑶双手抱着头,哇哇大叫,感觉全身都被蚂蚁啃咬着。

  “他就这样吃干抹净,然后假装一切没发生过?”丁曦宁义愤填膺,“我叫婕绫那个警官朋友去枪毙他。”

  霍颖瑶抬起头,看着丁曦宁,直想将一肚子的气闷发泄在她的身上,“你真的很欠扁耶!是我说的,我说的!吃干抹净的人也是我!他只是……也答应罢了。”

  虚弱啊,她干嘛把自己逼到墙角?

  眼看好友垂头丧气,丁曦宁急得团团转,“怎么办?怎么可以妈妈先抓你去撞墙,儿子接着把你弄上床?这……这事情很大条!”

  厚!霍颖瑶抓住她的肩膀,用力摇晃,“他妈没有抓我去撞墙!也不算是他把我弄上床!应该说,是我自己爬上他的床。要说几次你才懂?别再把他妈牵扯进来了。”她摇得头痛又无力。

  “你之前说过,你家老板没让他的父母知道你在他的公司上班,现在把你弄上床了,他到底要不要让他的父母知道?”丁曦宁一向以结婚为交往前提,与对方的父母见面可是很重要的。

  “奇怪了,干嘛把自己和女人上床的事告诉父母?难不成每个人会连这些事都跟自己的家人说?”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而且照那个男人这几天的态度看来,这件事根本就像是她一个人的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