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家乐福 >
十五


  “拜托!你可不可以离我远一点?”她的声音强硬不起来,只求他走开,好维持他们之间的安全。

  严恺之看着盖住她妖媚双眼的浓密睫毛,身体靠她很近,心情很乱,诚实的说:“不能。”

  听着诱惑力十足的声音,闻到淡淡的肥皂香,让她吓得睁大眼睛,发现他近在眼前,“你……”

  不等她说完,他俯首攫住她的唇瓣,强壮的双臂硬是把她圈围在沙发与自己之间。

  “嗯……”

  惊讶过去,霍颖瑶几乎被他的体温烫伤,可是这滋味太美好,男人的气味太阳刚慑人,她的呼吸变得急促,想要记住他的味道。

  严恺之离开她的嘴,“咸的?”

  咸的?她的脑袋一时之间无法运转。这代表的意思是……

  咸的?咸的?!

  她的眼睛倏地瞠大,只差没直接弹起来,翻过沙发逃走。

  他露出邪恶的笑容,将她抱进怀里,温热的湿唇含住她的耳垂,再故意埋进她黏黏的颈窝,大力吸气。

  “真臭。”

  霍颖瑶尖叫,想要推开他。她就说了,根本不该在这种时刻和他相遇,他根本就是……

  严恺之早已为她心荡神驰,哪可能放手,抚摸她汗湿又干了的衣服,一点也不在乎是否干净,他就是喜欢喝完咖啡后,杯子上留下来的咖啡渍。

  “别……”她好无力,可是这陌生又期待的感觉是这样美好,让她只想赖在他的怀里,享受他那一身好闻的气味。

  “你想……先洗澡?”他的声音温润低沉。

  他说“先”……

  霍颖瑶脸庞泛红,无法动弹的望着他。这个男人……

  他们是这样熟悉,却又极力排拒彼此,他们是这样……想要彼此。

  严恺之将她的双腿拉向自己,环着他的腰,然后起身,将她抱在身上,想直接埋首在她摇晃的双乳间。

  “我不要……和你一起洗。”这一切太过亲密,她知道他们之间酝酿太久的化学作用就要爆炸,可是她……她不曾和人袒裎相见,显得不知所措。

  他吸舔着因为他的挑逗而裸露的丰满浑圆,与记忆中完美的丰腴柔软无异,他的情绪瞬间高张。

  “那就不要洗。”他的态度蛮霸又直接。

  一切没得商量,他不知道能不能克制住自己,她是这样紧窒的夹着他的腰,她的温热柔软贴合着他紧绷的身躯,让他无法控制的想在这一秒就直接埋进她的身体里,撕裂她。

  长时间的煎熬带来强而有力的后座力,他不想再忍耐,只想紧拥着她。

  霍颖瑶像溺水的人,无法呼吸,紧紧环着他,肌肤贴着肌肤,气息黏着气息,她所有的喘息,呼应着他的啃咬。

  再抱紧一点,再抱紧一点,再进入她一点……她密密实实的渴求着。

  黑暗中,女人迷幻的味道弥漫屋里,引诱出激烈与疯狂。

  他同她一起丢跌到软床上,如同野豹撕裂猎物般嗜欢若狂,男人与女人都等不及,勃发的情欲一发不可收拾。

  她喘息冒汗,口干舌燥,全身艳红颤抖。

  他同样失控,几乎无法褪下她贴身的长裤。

  以弄痛她的方式,在褪下阻隔的下一个瞬间,箭矢一般进入她的饥渴与滚滚岩浆里,进入再进入,有如跌入深渊,将灵魂撕碎丢掉,揉成飞灰,这世间只剩下撞击与接纳,妄想将对方吞进火红的炽热岩浆里。

  “啊……”她咬住他刚硬的肩膀,抗拒着强烈不可控制的失衡,日与夜,过去与现在,都沉入他的每一个细细密密的撞击里。

  烧吧!把他们都烧焚了吧!

  用湿汗与浓稠的气息喂养这一片火焰,让他与她一起烧灼进炽热火红里……

  霍颖瑶发现自己失去身体所有权,这过动的男人不只将精力发挥在工作上,在床上更是淋漓尽致,她举起微颤的脚,然后无力的放下。

  “我要洗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