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家乐福 >
十四


  晚上十点半该上床的时间,严恺之手上提着从便利商店购买的牛奶,正准备走进小区,竟看见霍颖瑶垂头丧气的走过他身边。

  她摇摇头,不相信今天倒霉到这个地步,不知道拨打了几次手机,对方总是无法接通的状态,她已经很累,很不想在这么累的时刻看见眼前的这个人。

  “你……”看起来不太好。严恺之因为她的眼神而住口,她看起来像极了被丢在路边的流浪狗。

  霍颖瑶的双眼微湿,当下冲着他发飙,“你就当现在看到的不是我,怎么样?”

  他觉得莫名其妙,上下打量着她。她不像是遇上抢劫或什么更坏的事,比较像是月经不顺,纯粹心情恶劣,那很好商量,不理就不理。

  他耸耸肩,“好啊,拜拜。”

  说完,他径自走向亮晃晃的小区大楼。

  看着他潇洒的背影,她有股难以形容的感觉。他就真的这么……好……好狠……好得很。

  咬咬牙,她继续往前走,决定再拐个弯,问问看好了。

  现在是晚上十点多,说晚不晚,说早不早,为何费巧、婕绫、曦宁统统联络不上?为何水电行的老板统统这么早就关门睡觉?为何她的房东会如此机车?为何那个死严恺之就这样把她丢着不管?为何……喝!

  “你到底要去哪里?”他粗鲁的抓住她细瘦的手臂。

  霍颖瑶转头,被他吓出鸡皮疙瘩。

  她真的很累、很不想在这种烦躁的时刻遇见他,可是更不想看见他就这样抛下她。

  她疲惫又愤怒的看着他看来也很不爽的眼眸,说不出话。

  看她这个样子,他不想再多问,二话不说,拉着她朝小区走去。

  难得啊,这只刺猬不吵不闹,只是不甘的咬着下唇,乖乖的跟他回家。

  当门关上时,她一进入他的地盘,他莫名的有一丝满足感。

  他期待这一刻吗?

  “坐下。”

  严恺之将脸色苍白、神情烦躁的她推到沙发上坐好后,走进厨房。

  “我要咖啡。”她呼出一口气,闷闷的说。

  今天真不是她的日子,暴躁的情绪无处发泄,再也顾不得这男人白天的身分是她的顶头上司。

  他挑起眉头,倒了杯水。不错啊,看来她逐渐恢复本色。

  “我不喝咖啡,所以厨房里只有水,随你爱喝不喝。”他没打算替女人煮咖啡。

  他不喝咖啡?!

  霍颖瑶瞪着他,真想用眼神杀了他。

  见鬼了!他不喝咖啡,那她每天泡给他喝的是洗澡水吗?

  呜……洗澡水……

  眼看她似乎快要抓狂,严恺之在沙发上坐下,将杯子放在桌上,“你家死人吗?不然你是怎么回事?”

  她狠狠的瞪他一眼,“你家没老母教你嘴巴干净些吗?”

  这女人还骂人呢!他挑起眉头,一副欠扁的样子,“不然这样问好了,小姐,你干嘛如丧考妣啊?”

  气死人!她就说了,此时遇见这个人,不是天要亡她吗?她是中了什么邪,才会随他进他家?她是中了什么蛊,才会伤心他刚刚不理她?

  此时此刻她没兴趣让他看见太多她的私人情绪,她像极了月事要来的暴龙,事实上她就是,而她一点都不想和他分享,也一点都不想让他接近她的私人世界。

  “你就当我刚刚一时没脑袋,我不该在这儿,再见、拜拜、明天见。”

  不过严恺之的速度比她快,一掌压住她的肩膀,不让她站起来。

  “所以?家没死人?”他皮皮的笑问。

  厚!他竟然用那张帅脸对着她笑。

  霍颖瑶对上他晶亮的双眼,他也盯着她,瞬间明了他们一直都在逃避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她知道他不吃窝边草,这在公司里不是什么新闻,因为每一层楼都有女人为此叹息,所以她将心情收拾得很好,可不想加入叹息的行列。

  可是,他这人很烦。

  他这样笑,是要让情况失控吗?

  他这样杵在她面前,不怕她失控吗?

  她今天很脆弱,他可不可以不要来挑战她?

  霍颖瑶哀怨的闭上眼,觉得很头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