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家乐福 >
十三


  严恺之但笑不语,宥恕是他的拜把兄弟,他当然知道宥恕不在这里吃早餐的原因。

  二十分钟后,林宥恕越过认真的看数据的霍颖瑶,直接进入办公室。

  他不在这里吃早餐的原因很明显,因为不想成为电灯泡,只是,有人看得出他的用心良苦吗?

  “干嘛不到前面一起吃?”他看着坐在办公桌后的好友。

  严恺之抬头,微微一笑。

  他们是邻居,有着穿同一条开裆裤长大的情谊,当年严恺之接下他老爸急着脱手的事业,会成功会失败都是未知数,林宥恕不计一切的陪着他一起打拚,所以他不会把严恺之当老板,严恺之也不敢将林宥恕当伙计,男人之间的友情越发坚定。

  不过他们对待彼此的方式常常是想置对方于死地,再得意的伸出一只手臂救对方,当然,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因为要抱女人。

  男人彼此够熟悉、够了解之后,就会知道,言谈里三分之一是事业,三分之一是当兵故事,剩下的三分之一是女人。

  天真无邪的女人以为男人多有气质和内涵,言谈中理应诗词歌赋、人生道德、未来方向与目标……那叫不可能。

  尤其他们是忙碌非常久的雄性动物,当一个妖娆娇俏的狐狸精来到身边,他们没有直接扑上去,吞吃入腹,算是还有点良心未泯。

  不过他们也不会上演两男抢食一女的无聊戏码,那是女性同胞太看得起自己所幻想的剧情,在他们忙着赚钱,对于女人,一向主张不要花太多心思,更不会因而影响事业,这是有办法的男人本色,不然摇头摆尾的乞求女人垂爱,那多逊!

  他们的默契比亲兄弟还好,绝不会为了女人耍心眼,认定那种男人最差劲。

  当然,也别以为有女人可以让他们兄弟抢成一团,因为耍心机的女人也好不到哪里。

  霍颖瑶在这方面,他们对她的评价算是很高,不过她也太不将他们这两个世纪抢手货放在眼里,简直把他们俩当成兄弟。

  林宥恕为此觉得头大,恺之和颖瑶一再过招,是在他面前上演哪一出?

  “她有没有找到房子?”林宥恕随口问问。

  严恺之的眉头紧锁,虽然听也知道宥恕说的是谁,还是不高兴,“有人在找房子?”

  林宥恕摇摇头,看着好友,“你也太拘谨了,过问一下她的私事不犯法,好吗?”

  “她没说。”严恺之看向桌上的档,不想将事情点明。

  “她也没主动跟我说。”他的好友是不是只顾着赚钱,忘了如何把女人?

  严恺之了解他要说的是什么,“宥恕,我没有吃窝边草的习惯。”

  林宥恕撇了撇嘴,双手撑在桌上,“兄弟,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唱这种高调,很难听。”

  “不唱高调,我会吃不完。”严恺之摊开双手,靠向椅背。

  他说的是事实,九楼以下多的是女性同胞对他寄予特殊的情怀,他若不挑,每一层楼都有好菜色可以吃。

  “算你狠!”林宥恕说,可是兄弟不是当假的,“那我去把她,当你的嫂子。”

  严恺之不言不语,眼里的警告显而易见。

  “别瞪我,我好怕。”林宥恕故意发抖,随手拿起桌上的咖啡杯,贴近嘴唇。

  “放下,那是颖瑶的。”严恺之口气里独占的意味浓厚。

  林宥恕暂停两秒,慢慢的放下咖啡杯,眼神暧昧的看着好友,“不吃窝边草?嗯?”

  严恺之故意转移话题,“墨西哥这次的咖啡正需要有人过去看一下封装,也许你不嫌远,想……”

  “我放下了,兄弟,一滴也没沾。”林宥恕投降了,他这拜把兄弟的个性别扭,他早该习惯,小小刺激一下,就要派他出国奔波,可是放着可爱的狐狸跑来跑去,会不会太暴殄天物?

  严恺之看着桌上霍颖瑶的咖啡杯和他自己的咖啡杯,这是每天早晨陪他开始一天的杯子,同组的样式,洁白而干净,不过,恐怕是太……太干净了。

  他很慎重的思索着,让她留下来很碍眼,却又赶不走,该怎么办呢?

  对于女人,他从来不花心思,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事业上,通常是老爸和老妈有认识的女人,便强迫他认识或交往,他若不排斥,就如老人家的意,与她交往,图的也是暂时的清静,至少不必应付那两个任性的老人。

  不然光是要找到两位老人家都喜欢的对象,他这辈子恐怕要打光棍了。

  可是那些女人多半客气得体、亲切善良,像是同一个模子铸造出来的媳妇格式,他身边一直没有真正的女人出现……还是这不怕死的女人恰巧是他一直希望出现的女人模样?

  他该如何做选择?

  将她赶出他的地盘,与她切割?或者……

  这个早晨依然很美、很香,可是他因为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念头而如鲠在喉,不上不下,没有办法解决。

  没想到办法自己找上门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