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家乐福 >
十一


  钱多事少离家近,是每个人对工作的终极梦想,但是霍颖瑶一向歹运,她能控制的多半是至少工作地点得要离家近,或者迁就公司,搬到公司附近居住。

  所以她讨厌换工作,因为工作一换,她便要面临搬家。她可是刻苦耐劳的金牛小宝,没有多余的金钱做为交通费用,而且时间就是金钱,离家近至少做起事来快乐舒服。

  可是,有人七点上班的吗?

  是谁?

  她那猪头老板。

  公司每一层楼都有爱慕他的未婚女员工,他明明长得人模人样,可是行事风格完全不像是正常的成年男子,他根本就是古生代的活化石,还可能跟鲎一样体内流着蓝色的血。

  所以成熟独立的女子不与小人斗,经过半年的时间,她放弃缠斗,也认了,决定抽空在公司附近寻找一间她负担得起的小窝,不然她已经连续一个月比小学生还早出门,连路灯都还没熄呢!

  这是什么公司?这是什么老板?

  呜……她低声哭泣。

  这是付她六万元薪水的公司与老板,她比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还要可怜。

  于是应该睡到自然醒的星期假日,她拖起酸痛疲累的身躯,以那间“小”庙为起点,和看起来同样苦命的中介人员,将方圆一公里内的租屋看过一遍。

  他们爬上爬下,走东走西,最后锁定一个大型小区旁的老旧公寓三楼,约二十四坪大,没有电梯,没有管理警卫,该没有的都没有,只有坪数过大,但此地没有便宜的小坪数公寓,小坪数多半是新大楼,新大楼管理上的确比较安全,但若再加上管理费,她负担不起,也不想负担过高的住屋成本,于是当下决定入住,算是接受未来不算短的时间内要待在这间公司的计划。

  当然,如果她没被操到进棺材的话。

  这恐怖的半年,她总算看清楚这连锁事业之所以可以在大型跨国企业与本土大财团的双攻下生存下去的原因,最主要的因素就是老总他儿子,他总要她叫他什么?恺子?老大?对,就是他,那个好像有躁症又好像过动的男人。

  若是把他丢到大企业里,她一点都不怀疑他会再创造一个台塑集团,因为他吃得很少,也睡得很少。

  自从进到他的公司上班,她深刻的体会到金钱难赚。

  严格说起来,他没有恶劣到真的两个月给她六万,可是他要求她在一个月内完成两个月的事务,这样算不算变相的两个月领六万?

  她可是娇滴滴的正常狐狸精,怎么跟过动猴相提并论?

  有好几次苦命的她几乎没力撑回家,要不是公司没地方洗澡,她不排除洗好澡之后就在那堆纸箱上过夜。

  妖娆狐狸精?!

  她连高跟鞋都不知道丢到哪儿去了,不然能有几条命好穿那种高跟鞋去跑楼梯?

  电梯?电梯,是吧?她已经很久不知道那种亲切的高科技产物长什么样子了。

  她若搞得懂这栋楼的电梯,就去考研究所了,干嘛来这儿苦命?

  瞧,现在手表显示六点二十七分,昨天一夜没睡的整理房子,她累得要死,又怕在家里睡过头,所以干脆早一点来公司,至少让她睡半小时吧,半个小时就好。

  霍颖瑶蜷缩成一团,在沙发上呼呼睡去。

  严恺之停好车后,站在一楼的电梯前,便从警卫口中得知霍颖瑶六点多就到公司,嘴角不禁扬起。

  这么早?

  她真的是很妙,面对她,他几乎是胡乱出招,秉持整人为生命第一要事,但是他很讶异,她竟然活过来了,而且活得精采无比,能力直逼世界第一没礼貌的林宥恕。

  虽然有好几次他几乎因为她的影响而无法专心办公,很想直接请她走人,但是看她活生生的在他的地盘上钻进钻出,将两个男人制造出来的混乱归位修正,教他该怎么赶她走?

  连宥恕都觉得她好用、耐操,没有人再将她看成狐狸精,她平民到连十楼餐厅的阿姨都和她称姊道妹,他算是捡到宝了吗?

  电梯门在九楼开启,严恺之踏进杂乱中逐渐有序的走道,纸箱也不再翻翻倒倒,而是迭放得整齐,且在箱子外面标明内容物,他记得会议纪录本里的字明明秀气得很,可是箱子上的每个字都龙飞凤舞,看不出是女人的字迹。

  他有时不得不想,这女人真是枉费老天爷给她一张玩弄男人的脸,她干嘛不去坐男人的大腿?

  不过在“有有鱼”超市,没有老板的大腿好坐,她大概有此认知,所以工作勤奋努力,努力到睡在老板的办公桌前的沙发上。

  这和坐老板的大腿有没有异曲同工之妙?

  说实在的,有,同样都让他心痒痒。

  办公室内光线昏暗,严恺之蹲在沙发前,看她睡得一脸安详,白嫩的肌肤应该没有上妆,眼睛下方有两抹黑影,胸前的饱满几乎蹦出白色T恤。

  他当然看过白色T恤下的美丽,不过依然心存幻想,真实的触感会是如何?这样的胸部若穿上低胸上衣会造成怎样的视觉美感?

  他是正常男人,看着很有威胁力的狐狸精躺在沙发上,若是还可以保持君子风度,想着她会着凉,或者她会不会太累,那肯定是生病了。

  他病过一次,若有机会重来,他会放她一马吗?

  不会。

  他现在满脑子邪淫思想,只想让她更凉,让她更累,于是扁扁嘴,站起身,离她远一些,然后一脚踹向沙发。

  “喂!醒醒。”

  “呜……”霍颖瑶皱起眉头,微微翻身,神态和姿势更加诱人。

  这该死的女人!

  严恺之深吸一口气,再用力一踹。

  “喂!去泡咖啡!”

  别为了泡咖啡这种鸟事吵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