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恶趣味秘书 >  上一页    下一页


  “朋友,下个月初自美国回来,跟我妈是同学。我妈不吃甲壳类的食物,对方不清楚,我问问再跟你说。”

  听她问得这么详细,就晓得这白目鬼做事有在用心,但为何结果却不见得是那回事?

  真是怪了!她会做足功课的话,老是凸槌又是为哪桩?虔南屏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了解,我晚点会写推荐名单给你。”切断通话。

  练彤云瞪着刚刚被虔南屏摸过之处,异样的感觉依然存在。

  被讨厌的人摸过会不会中毒?

  她瞪着瞪着,那儿的皮肤好像真的变得比较黑了!

  她用手用力在手臂上来回搓,想将那怪异的感觉搓去。

  搓搓搓、搓搓搓……

  头顶莫名一阵麻,练彤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小脸转往杀气传来之处,讶然看到虔南屏寒着一张脸站在办公室门口,双眸就盯着她拚命搓揉之处。

  “总经理,有事吗?”她开口问,柔荑还贴在手臂上。

  虔南屏沉默大踏步走过来,霍地抓起她的手,在她不知该尖叫还是倒抽一口冷气的瞬间,将唇印上她的手背。

  他充满恶意的扬起嘴角,“要不要我借你一把美工刀,把手背上的皮刮掉?”

  这个人……这个人真的是恶魔啊!

  练彤云像被急速冷冻般,全身僵直。

  他真的会被她气死!

  在虔南屏冷笑的表面之下,翻滚着熊熊愤怒的火焰。

  瞧她刚才用力搓手背的力道,好像他的手有毒,一摸了就会烂掉似的!

  该死的家伙,总有一天,他会让她全身都染上他的毒……

  俊眸危险的眯起。

  这真是个好招!

  让她全身都染上属于他的毒!

  白目鬼,我一定会让你成为我的掌中物!

  每一天早晨,虔南屏都是一脸神清气爽的走进办公室。

  练彤云的期待也在他出现的那一刻,化成粉屑片片。

  她不解,为何她每夜努力的诅咒他,娃娃身上的针跟刺蝟有得比,从头到脚已不见半点可再扎针的空隙,怎么他还是活蹦乱跳,别说请假三天无法来公司了,那精神、那身体,壮得跟牛没两样!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错了?

  为什么她的诅咒对他一点效果也没有?

  正要踏进办公室的虔南屏突然转过头来看她,正巧将她充满怨毒的目光抓个正着。

  练彤云连忙垂下眼皮,将眸中的杀气掩去之后,才又装作泰然自若的回视,照例要问:“总经理,有事吗?”

  别以为他没看到她刚刚在瞪他,这家伙私底下的小把戏很多,他可是一清二楚。

  “我星期五要去台南看一块土地,帮我订饭店。”

  “好的!”练彤云点头。

  “至少四星级的。”他不忘叮嘱。

  别又像上次订了一间烂饭店,害他一整晚睡不好。

  “喔。”谁说高级饭店就没有闹鬼的,她就非找一间来给他,把他吓得屁滚尿流。

  办公室的门一合上,练彤云就迫不及待点开流览器,搜寻台南哪间高级饭店有闹鬼的历史。

  现在网路发达,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热心的网友就会上网四处公告,要不就在部落格上发布,不只绘声绘影,还有图有真相,没两下就找着她理想中的饭店。

  汪都饭店,四星级,七○三号房间曾有人跳楼自杀,从此以后那儿就充斥着诡异的氛围,投宿旅客的撞鬼经历足以成书。

  练彤云兴奋的阅读网友的经历,手指专心的滚动滑鼠滚轮,浑然不觉左后方的办公室门早已开启。

  她在看什么看得这么专心?无声无息移来她身后的虔南屏微眯起眼好看得更清楚。

  ……我以为那只是场梦,没想到当我从梦中惊醒时,却看到立灯旁站着一个人影,我吓得放声尖叫,但喉咙像被什么锁住了,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她上班看鬼故事?虔南屏蹙眉。

  不对!流览器顶端清楚写着──台南汪都饭店撞鬼记。

  台南?

  饭店?

  聪明的他立刻与刚才的交代有了联想。

  白目鬼竟然打算订一间闹鬼的饭店让他入住?存心让他的夜晚不得安宁?

  大张的五指正想自身后掐住眼前纤细的颈子,即将触及细小寒毛的刹那,虔南屏改变了主意。

  有一句话说得好──同甘苦,共患难。

  既然小秘书敢在背后耍阴招,那他就拖她一起下水!

  于是,他往左后方退了一大步,接着轻咳了一声,假装他才刚出办公室,她阴谋想陷害他一事,他都没看见。

  听到他咳嗽声的练彤云背脊一僵,快速关掉流览器,其速度之快令人傻眼,可见这种事她常干。

  “总经理,有事吗?”她转头询问,紧张的心绪表露在微微苍白的脸上,一颗心七上八下。

  他应该没看到她刚刚在看什么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