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恶趣味秘书 >  上一页    下一页


  摸摸……看?!

  不只虔南屏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练彤云更是暗中倒抽了一口气。

  “董事长夫人,不用……”

  “你摸!”虔母蛮横的抓起儿子的手,直接放上练彤云的细臂,“是不是细皮嫩肉!”

  虔南屏的五指僵硬,掌心几乎快冒出汗来,动都不敢动,哪知道是不是真的细皮嫩肉。

  练彤云则像个机器人一般,手伸得笔直,暗想,虔南屏若真敢摸她的手,回去就把诅咒娃娃的手臂直接卸下来,用火烤成碎屑!

  “快摸啊!”虔母见儿子老半天不动,乾脆抓着他的手,在练彤云的手臂上来回,“皮肤是不是很细致?”

  真的很细、很嫩……混帐!妈这是在干什么?直接让他在办公室性骚扰女秘书?

  他真的摸了?他真的摸了!练彤云的心跳几乎停止。

  男人的指腹有种特别的粗砺,摩挲在肌肤上时,莫名带来一种奇异的触感,被抚过的每一个毛孔都像是突然有了自我,不约而同电流流窜。

  “妈,不要闹了!”虔南屏用力抽回手,“你来公司干嘛?”

  “无事不登三宝殿,找你当然有事。”虔母走到另一端的沙发坐下,同时拍拍身侧的位置,“过来,儿子,妈有事跟你谈。”

  虔南屏觑了眼还呆站着的秘书,“你可以走了。”

  “喔。”练彤云轻颤了下,心神这时才回笼半数,表情仍有些呆呆的。

  她茫然的模样有种迷离的美,虔南屏当下有股冲动,想捧住她的双颊,吻上那张柔润的嘴儿。

  真是鬼迷心窍了!

  他果然是个被皮相所迷惑的肤浅男人!

  “快走啊!”别继续杵在这迷惑他!

  肩膀被推了下,练彤云这才完全清醒过来,摇着一张困惑的小脸走出办公室。

  “妈,是什么重要大事需要特地跑这一趟?”虔南屏在母亲身旁坐下。

  虔母嘴角神秘兮兮的弯起,“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那个黄阿姨,我的高中同学,在你国中时移民去美国的那个?”

  他摇头。

  “你的记忆力真是差!”虔母大摇其头。

  他就是记忆力不是太好,才需要个秘书帮忙,好吗?

  “那个黄阿姨怎么了?”

  “黄阿姨下个月要回台湾来找我。”

  “嗯,那很好啊,需要帮你们订餐厅,或是替黄阿姨订饭店吗?”他猜母亲的目的大概与此相去不远。

  不过让那个白目秘书订餐厅跟饭店……他怎么觉得背脊发寒?

  “好啊好啊!”虔母连连点头,“你就订一间推荐的餐厅来吧。”

  “没问题!”虔南屏欲起身,虔母又将他拉下。“还有事?”

  “我还没说完。”怕儿子又起意离开,她索性握着他的手不放,“黄阿姨的女儿你还记得吧?”

  虔南屏的嘴角抽搐了下。

  黄阿姨都不记得了,怎么可能记得她女儿!

  “你真是的!”虔母面露埋怨,“你们小时候一起玩过的啊!”

  小时候跟他一起玩过的可多了,陈国民、王建岳、许易华、李清康、赵晓芳……嗯,不记得有个姓黄的女孩。

  “所以?”他越来越不懂母亲的意思了。

  “黄阿姨的女儿今年二十八岁,难得回来台湾一趟,你就尽尽地主之谊,陪陪人家吧。”虔母眸中的光芒闪呀闪,可比钻石还璀璨。

  “喔。”不对劲!“咦?”黑眸瞪大。

  老妈的意思该不会是……

  “我的话说完了,到时就拜托你啦!”故意不将话说清楚,留有暧昧空间的虔母踩着三寸高跟鞋,面露得意的走了。

  老妈不会是想把他跟那个什么黄阿姨的女儿凑一对吧?虔南屏恍然大悟。

  这是另类的相亲饭?

  说真格的,这也不是什么大麻烦,他这个人在感情上一向分明,能否触动心弦在第一眼就可决定,若非喜爱的女性更不会去搞暧昧蹉跎别人的青春。

  反正到时船到桥头自然直,不需要一开始就费神思考,那太浪费时间了。

  虔南屏按下内线电话,“帮我找几家值得推荐的餐厅来。”

  “是什么样的餐厅?”柔柔细细的嗓音自电话的扩音处传出。

  “只要是值得推荐的就可以……对了,要我妈那一辈的人喜爱的。”

  “喔。”练彤云拿过便条纸跟笔记下来,“是要招待客人还是朋友的呢?对方是什么样的年纪?跟董事长夫人同年代的吗?有没有不吃的东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