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恶趣味秘书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二


  尾声

  又是一周一次的聚会,虔家一家四口,包括虔秋江的丈夫坐在日式料理店里说笑谈天,只有虔母不住看着手表。

  “南屏在搞什么,都几点了还没到,我们都快吃饱了!”她的语气有着明显的不悦。

  “今天公司事情比较多。”虔秋江喝了口茶,“等等吧。”

  虔母蹙了下眉,又说:“为什么这次不找芳倩一起来?不是要撮合他们在一起吗?”

  虔秋江张口未言,虔父已经先开口,“我看南屏对芳倩那丫头似乎没什么意思,你就别忙了。”

  “哪对情侣不是从没意思开始的?”虔母不以为然道。

  “妈,你就别管那么多了,南屏自有他的想法。”因为弟弟的交代,虔秋江尚未对父母说实话。

  “都三十二岁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不靠我们帮着使力,难不成要看他孤老终生吗?”虔母大叹口气。

  “没这么严重啦!”虔秋江不自然的呵呵笑。

  “您好,有访客。”餐厅的侍者拉开包厢拉门。

  “总算来了!”虔母放下筷子,果然见到高大的儿子出现在门口。

  “抱歉,我们来晚了。”

  “我们?”耳尖的虔母听出不对。

  虔南屏的手往后,一个被他高大的身子完全隐藏的娇小女孩带着腼腆的微笑被他轻推出来。

  “董事长,董事长夫人,经理,呃……”

  “姊夫。”虔南屏提点。

  “姊夫……呃……”她不该这么叫吧!

  虔南屏一把将双颊因难为情而通红的练彤云拉至怀里。

  “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练彤云。”

  “女朋……友?!”虔母愕然张大眼。

  儿子什么时候有女朋友的,她怎么不知道?

  “快进来,一起吃饭!”虔秋江热情的招手。

  “坐这里。”虔父笑咪咪的拉开椅子。

  “你不是那个……”虔母蹙眉想了一下,“那个……”

  “秘书。”虔父解除她的困惑,“总算追到手啦,儿子。”

  虔南屏与虔秋江均因过度惊讶而瞪大眼。

  “啧!”虔父不悦弹舌,“你以为我闲闲没事都在干嘛?”

  半退休状态的他,可是将公司大小情况都掌握在手中,当然包括儿子那爱在心里口难开的情事。

  “只有我不知道吗?”感觉被排拒在外的虔母很不爽。

  “我也不知道!”虔秋江的老公连忙表明自己与虔母“同病相怜”。

  “妈,你刚不是在抱怨弟没有女朋友吗?现在确定有了,不是该高兴?”虔秋江笑着安抚因为被蒙在鼓里而不悦的母亲。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这显得对于儿子跟芳倩一事一头热的她很蠢好吗?最过分的是在场的这些人都知情,却都不告诉她!

  “妈,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虔南屏主动走过去按摩母亲的肩膀。

  “现在唯一能吓到我的,就是你们打算奉子成婚了。”

  “妈,你想太多了。”

  一旁的练彤云猛摇头。

  “那就是打算结婚了?”虔母立刻询问练彤云,“你要嫁给我家混小子吗?”

  “妈,求婚的事你别跟我抢。”虔南屏松手回座。

  “真是……”虔母忽地双手掩面,“当母亲的就是这么没价值,连想要门媳妇都会被念,谁都知情就我不知情……”

  “董事长夫人……”练彤云不知所措,一脸惊慌。“你别难过,我们不是故意隐瞒,而是……”

  虔母忽然抓住她的小手,拔掉小指上的戒指,套入她的无名指。

  “好了,订下了,赖皮我就让你以后找不到工作!”

  练彤云傻眼地瞪着无名指上镶着一排碎钻的精巧白金戒。

  “妈,你很烦耶,干嘛连求婚这事都要跟我抢?”虔南屏一脸不悦。

  “我不先下手为强,动作不快点,万一媳妇跑掉怎么办?”过去他交一个分手一个,她当然会着急啊!

  “跑掉也是我的事。”

  “谁说的!这是整个虔家的事!”虔母夸张的摆手。

  “我的事你不要管好不好?”虔南屏火大的吼。

  “我不管谁管,我是你妈耶!”

  “你当我三岁小孩啊?我已经三十二了!”

  “既然都知道三十二了,动作还不快点,不要以为只有女人有生育年龄限制,男人的精子一过了三十五岁品质就差了。”

  “我们才刚交往,结婚的事还早。”

  “早!早什么早?”虔母将一整盘生鱼片推到他面前,“给我整盘吞下去,晚上努力增产报国……”

  “别理他们!”虔父拍拍不知所措的练彤云,“他们母子从小吵到大,老是斗来斗去的,呵呵……”

  “你以后就会习惯。”虔秋江笑道。

  “弟妹,喝茶。”虔秋江的老公为她斟茶。

  “咱们聊咱们的。”虔父眉开眼笑,“说说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爸!”处于战事中的虔南屏竟还有办法分神过来,“你不要跟妈沆瀣一气,给她压力!”

  “好,好,不问,不问!”真是的,耳朵那么灵。虔父改口问:“有打算生小孩吗?”

  “爸!”虔南屏怒了!

  “哈哈哈……”虔父大笑,“逗你们的啦!”儿子真是没幽默感。

  “董事长,你笑起来的样子跟南屏真像。”练彤云微笑道。

  “这么说,他还真是我的亲生儿子啊!”虔父摸着下巴,暗暗叹息。

  “老头子,你说什么?”虔母气怒,只差没将面前的碗盘丢过去,“你在怀疑我吗?”

  “开玩笑的嘛!”虔父笑得乐不可支。

  “抱歉,”虔南屏附耳低声道,“我们家的人都没个正经的。”

  “真的……”练彤云有些傻眼,她万万没想到平日道貌岸然的董事长这么爱开玩笑。

  “要吃生鱼片吗?鲔鱼好不好?”虔南屏握着筷子问。

  “好。”练彤云点头。

  虔南屏为她夹了两片鲔鱼,“鲑鱼呢?”

  “好。”

  再夹两片鲑鱼,“寿司要不要?”

  “嗯。”

  两片花卷寿司入盘中,“要不要加点什么东西?味噌汤如何?要茶碗蒸吗?”他拿起一旁的menu翻动。“这里的奶油鲑鱼卷寿司不错!手卷要不要?想不想喝饮料……”

  “我吃醋了!”虔母转头对女儿咬耳朵,“你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贴了?凡事帮女朋友照顾得好好?”

  “我也不知道……”虔秋江同样惊讶的张嘴。

  谁说什么锅配什么盖,人不是硬邦邦的器具,遇到喜欢的人,自然就会转变成迎合对方的模样。

  这就是爱呀……虔秋江掌心拄着下颚,望着甜蜜蜜的一对情侣,忍不住笑弯了眉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