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恶趣味秘书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母亲不知情也就算了,她这个知情的姊姊是跟着她们蹚什么浑水?

  “你是说练小妹喔?”耳朵也贴着手机的练彤云听到话题转到她身上来,不由得凛神,小脸绷得紧紧。“她不喜欢你啊,你喜欢她也没用,你对她这类型的根本束手无策,不知道怎么追求,我在一旁看了也难过,倒不如跟芳倩顺理成章,也省得暗恋得这么辛苦。”

  要是过往,听到虔秋江的“苦口婆心”,虔南屏的心情必会坏上一整天,但现下情形可不同了,那难追的小秘书早就是属于他的人了!

  “你告诉她!”虔南屏将手机递向练彤云,“告诉她你有多讨厌我!”

  练彤云有些为难的接过手机,“经理,我是彤云……总经理秘书……”

  “啊?什么?你跟他在一起?我的天啊!”虔秋江几乎要抱头哀号,“我那个弟弟……唉……我竟然将他的心意泄漏出来了,那个……嗯,你别介意喔!”

  “我……”练彤云抿了下唇,“我跟总经理在一起。”

  “我知道啊!”不然电话怎么会改到她手上。

  练彤云知道她一定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在交往。”

  “什么?!”话筒里传来刺耳的撞击声,练彤云猜八成是虔秋江的手机掉了。

  “还你!”难为情的她连忙把手机还给虔南屏。

  “喂!喂!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虔秋江不爽的急声嚷道。

  “姊,麻烦你告诉她,我到底有没有未婚妻!”说完,虔南屏又将手机贴到练彤云的耳上。

  “没有!他没有未婚妻!”虔秋江斩钉截铁道:“芳倩只是他的青梅竹马而已,而且我弟很死心眼,他从第一眼看到你就很喜欢你了,虽然他表现起来似乎不是那回事,不过那是因为你没看到他苦恼的模样,他有时会心情差到狂喝酒……”

  “我只要你说一句,你讲那么多干嘛?”虔南屏脸色有些红,很是难为情的吼。

  “哎呀,我怎么知道,我语无伦次,我高兴嘛!”虔秋江呵呵笑着,“快告诉我你怎么追到她的,你……”

  虔南屏切断通话,关掉她所有的好奇。

  “信我了吗?”他垂首注视神情尴尬的练彤云。

  “对不起……”她咬着唇嗫嚅。

  “看着我说。”长指抬起下颔。

  羞愧的眸数度游移,好不容易聚焦在他的双眸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怀疑你,我……我……”

  “我很高兴。”薄唇轻吻她眸中打转的泪。

  “你很高兴?”他是不是说反了?

  “我很高兴看到你吃醋、你生气。”他笑叹口气,“这表示你很重视我,很在意我,如果你无动于衷,我才该担心。”

  “你不觉得我小心眼、无理取闹,不觉得我很小家子气,一点都不大方吗?”

  虔南屏摇头,“我觉得你小心眼得很可爱,无理取闹得很可爱,小家子气得很可爱!我甘愿溺死在醋缸里!”这滋味太美妙了。

  “你……”练彤云娇嗔捶打他一记,“有病!”

  “我就是有病!”他开心得抱起她,让她坐在他的上臂,熟门熟路的迈往她的寝室方向。

  “可是……”她咬了咬唇,泫然欲泣,为自己犯的大错而自责,“我害公司损失九百万……”

  “我的公司没这么脆弱,连九百万的损失都承担不起。”他正色,“不过以后还是要小心点,有什么问题直接来问我,别自己不开心。”他摸摸她哭得红肿的眼,“你不开心,我也不会开心的!”

  练彤云偏头望着他,“你姊一直说你很粗线条,不懂体贴是何物,我本来也这么认为,但我觉得不会呀!”她双手揽着他的颈,头枕在他的颈窝间,“其实你满会讲好听话的。”

  “是吗?”该不会又有人要大惊小怪他变了吧?

  若是他有变,也是因为她的关系,他就是这么自然而然的想要对她体贴、对她温柔,对她说一些肉麻兮兮的甜言蜜语。

  是因为她,他才想这么做,既不勉强,更非刻意。

  他将她放在床上,为她拉好被子。

  “睡一下。”替她合上红肿的眼皮,“我看你哭得也累了。”

  小手拉住他的衣袖,“你要回公司了吗?”

  “我陪你一会儿。”

  “那你上来陪我唾。”她将身子往床内移,拍拍身边的空位。

  “你这床太小。”虔南屏嘴上这么说,却已动手脱掉西装外套,拿掉领带。

  “挤一下。”她更往里缩。

  “我当你的床吧。”他将娇小的人儿拉起,躺在他健硕的身躯上。

  过了一会儿,练彤云自他的胸口抬起头,“我觉得有东西卡着我的肚子。”

  “咳。”他不自在的轻咳了声,“可能是手机。”

  “你的手机在那。”她指着放在诅咒娃娃旁的黑色手机。

  “那或许是钥匙。”俊脸浮现不明暗红。

  练彤云憋着满腔笑意,在他身上爬行,脸儿正对着他的。

  “来吧!”小嘴轻啄柔软的唇,“我也想要你。”

  虔南屏二话不说,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轻点。”她笑,“别把我的床弄坏了。”

  “坏了赔你就是!”

  轻点?门儿都没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