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恶趣味秘书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悲伤与愤怒席卷,原本只是掉泪的她开始抽搐,双肩颤动,最后演变成嚎啕大哭。

  虔南屏不知该心疼怜惜还是啼笑皆非的将她揽入怀中。

  “有什么天大的事是我没办法帮你解决的?”这傻丫头纤细的肩膀到底承担了什么?

  瞧她哭得这么用力,竟然还费尽心机想要将他推离,可见事情的严重度在他的想像之外。

  练彤云狠狠哭了一阵之后,猛然推开他。

  “你可以走了。”她背转过身去抹泪。

  “走?”突如其来的决绝让他错愕。

  “我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清楚。”她哽咽了下,鼓起最大勇气,“都已经有未婚妻了,不要来招惹我!”还好她还残存了一点点的理智。

  “你说什么?”巨掌扣住纤肩想将她转过身来,她执拗的抗拒,甚至还捂起耳朵,不想听他说话。“哪来的未婚妻?”

  他还想骗她,想瞒着她?

  依他的力气想将她转过身来有何难,但他不强硬,而是绕到她面前,练彤云见状,又转过身背对着他,虔南屏不厌其烦的再转再绕,她就是铁了心不肯与他直接面对面。

  他火了!

  “练彤云!”他很乾脆的将她整个人抱起来,双脚离地,悬在半空中,“把你刚才的话解释清楚!”

  “不要!”她挣扎想挣开他的怀抱,小手用力捶他的肩。“你走!快走!滚开啦!”

  他的肩膀好硬,捶得她的手好痛,但再怎么痛,都比不上心口的刺疼。

  “这是我听过最扯的分手理由!”比历任任何一个女朋友的藉口都还要扯,“谁给我生了一个未婚妻?”他冲着她耳旁怒吼,“是谁造谣!”

  被他知道谣言散播者,他非宰了对方不可!

  他的怒吼让她的左耳一时之间嗡嗡声回荡,呈现半聋状态。

  他生气的样子很真实,不太像是矫情演戏,莫非……莫非根本没有未婚妻这号人物?

  可是,这话是自他亲姊姊口中说出来的,她也看到那个女人了,还会有错吗?

  “你姊说的总不可能是骗人的吧?”她委屈的扁着嘴。

  “我姊说了什么?”

  大姊什么时候变成会造谣生事的女人了?就算他尚未公开,但她明明知道他喜欢他的秘书,不可能随便乱说话的啊!

  “就说你已经有未婚妻了……”

  “然后要你别纠缠我?”他自以为是的接下去。

  “不是!她说你就是适合那种不拘小节的女生,像我这种小心眼的根本就不适合你,说你喜欢的女生也都是那种类型的,不像我这种的阴沉敏感,我根本不是适合你的人!呜呜呜……”

  过度悲伤的练彤云将虔秋江说的话与自个儿内心的自怨自艾全混在一块儿了。

  “她这样说你?”虔南屏气得双眸几乎暴突,“说你小心眼、阴沉敏感?说你不适合我?”

  “没有,她没这样说!”她顿了顿,又道:“可是我就是这样啊,你还是去适合你的未婚妻身边,你喜欢的未婚妻身边,不要理我了!”

  “练彤云!”虔南屏使力抱住又开始挣扎的她,“我只说一次,我没有未婚妻!”

  她愣了下,小手又开始捶打他,“别想骗我,你姊明明说有,你姊怎么可能骗人!”

  “我没有未婚妻!”可恶,他又说了第二次!她就是有办法打破他的坚持。

  “那个未婚妻还来过办公室找过你,要找你吃饭!”

  “就告诉你我没有未婚妻!”该死的,又说了第三次。“要不要我现在证明给你看?”混帐,要用掉他多少耐性?

  “你能怎么证明?”

  “跟我姊对质。”他二话不说直接拨手机给虔秋江,“姊,你为什么要对外造谣说我有未婚妻?”

  “我没有啊!”虔秋江语气莫名的回道。

  “你跟彤云说我有未婚妻是不是真的?”

  “喔……喔喔,我想起来了!”虔秋江噗哧一笑。

  笑什么笑?虔南屏脸绿。害他的小女友差点跟他分手,她还敢笑?

  “好像是几天前吧,我在餐厅遇到彤云,她问跟我们同行吃饭的是谁,我就说那是你的青梅竹马……”咦?她有说是青梅竹马吗?管他的!谁会把几天前的对话记得那么清楚。“我说双方家长都乐见你们的好事,婚期应该不远了。”

  “双方家长乐见我们的好事?我怎么都不知道!”有听过男主角被蒙在鼓里的吗?就算是古时候的盲婚也不是这样吧。

  “妈没跟你说吗?”

  “谁跟我说了?”

  “但……但你总应该看得出来吧,每次吃饭都有芳倩啊!”

  “不就是因为两家是世交,芳倩跟我是青梅竹马,才找她来的吗?”

  天啊!她弟怎么这么迟钝!

  “总而言之呢,妈跟黄阿姨都希望你跟芳倩在一起,才拚命为你们制造机会,芳倩又很适合你,你们在一起……”

  “你明知我心有所属!”虔南屏恼怒的打断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