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恶趣味秘书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我没有……”冤枉的泪花在练彤云眼眶里打转。

  在一起之后,她不只拔掉了诅咒娃娃上头所有的大头针,暗中整他更是再也不曾有过;毕竟她会整他是因为他对她不假辞色,一点小事就大呼小叫,她又不敢正面冲突,才会私下使暗招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犯这么大的错误,她拚命回想前天她键入资料、网路传真给售屋公司时的情景,是曾发生了什么插曲才让她一时失误。可不知为何,脑中就是空白一片,好像有只怪手伸入她的脑中把那一段的记忆给挖掉了!

  之前都没事,偏偏就选在他在家自我隔离的这三天发生事情,让虔南屏很难相信这是巧合,尤其她还“前科累累”!

  若是以往性子急又直的他早就冲着她破口大駡,直接摔东西过去了,但她现在的身分不同,她是他最心爱的女人,哭泣的样子是这么柔弱无助,他五指紧握成拳,硬是忍住了满腔愤怒。

  “一共……损失了多少?”费了好大的劲,鼓起好大的勇气,练彤云才怯怯的开口询问。

  “九百万。”他尽力控制嗓音的平稳度。

  “九百……”她傻眼。

  这么庞大的天文数字,她要怎么赔?她又是否赔得起?

  脑袋更为混乱,脑中的电脑反射性的就想计算不吃不喝要花多少年才还得起这笔钱,按键按出九百之后的四个零,又硬生生抹去,不想也无法去面对可怕的现实。

  “你先回家吧。”虔南屏突道。

  “南……总经理?”回家的意思是……

  “明天休息一天,看怎么样我再通知你。”

  他的心情浮躁,心知肚明此刻说出来的话不会好听到哪去,她也许无辜,她并未心存恶意整他,她是真的凸槌……

  问题是,她从不曾出过这么大的包,他晓得她其实心细,报价少了十万这种事怎么会发生?乾脆少打一个零,这样明显的手法反而可在第一时间被发现错误。

  他的话要她休息的意思十分明显了,她苍白小脸上唯一尚存在嘴唇上的血色也褪去。

  她出这么大的错,开除算小意思了,她心底明白。没有叫她赔钱就该感谢老天爷了。

  “好……”她抖颤着唇点头,“我先回家……”

  小手慌乱的将桌面整理整齐,拿起包包快步离开。

  “彤云。”他扬声。

  练彤云像被突然拔掉插头的机器人一样僵着身体站着,战战兢兢的等待他的下文。

  “路上小心。”虔南屏微弱的话尾有着叹息。

  她似乎听到了,那未说出口的再见。

  她单手掩着泪颜,几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

  写着“虔南屏”三个字的诅咒娃娃身上光溜溜的,没有半根大头针,倒是有无数个洞。

  那日诅咒他劈腿的泄愤之针,在他得了A型流感的当天,又被她急慌慌的拔出来。

  在他在家里自我隔离的这三天,他打了好几通电话给她,用着咳哑的嗓音与她天南地北的闲聊,但她心底想着的却是——他是否趁着未婚妻不在的空档才打电话给她?

  他不让她去照顾,美其名是不想让她被传染,但事实是怕被未婚妻知道他染指窝边草,才不准她出现?

  有好几次她想问他,他对她是不是只是玩玩,话到了嘴边,又狠狠闭上红唇,硬生生吞了回去。

  她是小孬孬,害怕吵架,不敢面对现实,她怕出口的真相会让她难以承受,怕天地在一瞬间崩毁,怕她其实不被爱!

  小手用力握着娃娃,肚子的部分早已被她握到变形,她还是没有办法下决定。

  她就算没有勇气去质问,也该聪明的晓得该赶紧抽腿离开,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骗,是可怜,但若已知情却还不放手,那就是自作践!

  道理她都懂,但要实行怎么这么难?

  她拉过被扔在地上的包包,拿出里头的手机——至少有一件事,是现在的她还做得到的。

  练彤云用力的按下数位键,拨进公司的人事部。

  ***

  “南屏!”虔秋江气喘吁吁的奔进总经理办公室,“我听说了,因为练小妹的失误,公司损失了九百万?”

  额头抵在互搭十指上的虔南屏抬起头来,“嗯。”

  “你准备怎么处理?”

  虔南屏轻撇了下嘴角,“这点损失,公司还负担得起吧,仅售出了两户,就当作是促销方案也无不可。”

  虔秋江有些勉为其难的轻点了下头。

  毕竟九百万不是小数目,身为会计经理的她还是觉得心疼。

  “那练小妹的处分怎么办?”

  “我还在想。”只是他想得不是处分,他在想她为何会出大包。

  他细细回想她过去的整人恶法,虽然会让人气得火冒三丈,但是从未有过任何损失,更别说是让公司少了一分一毫,难道她发生了什么事是他不知情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