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恶趣味秘书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彤云,早!”打招呼的同时,喉咙一阵痒,他轻咳了两声,“帮我去买个口罩好吗?”他怕他是得了流感,不想传给其他人,尤其是她。

  练彤云面无表情的转头,对于他的怨恨在胸口翻腾,“怎么了?”

  “可能是感冒了。”他捏捏发痒的喉头,非常不舒服。

  练彤云嘴角微抽,很不想去关心劈腿的花心大萝卜,可是再想到新闻上播放H1N1新流感的恐怖,每日报导又有几个人死去,胸口就一阵紧窒。

  她昨晚才诅咒,他今日就感冒,难不成她从不曾成功过的诅咒,这一次有了效果?

  活该!这是他应得的,但看到他捂着嘴,越咳越是厉害,她竟然又感到不安与担忧。

  他就算咳到死掉都是咎由自取,有什么好担心的!练彤云,你不是阿信,不是笨蛋,不会被卖了还帮人数钞票!她火大的骂着自己。

  “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该不会你也感冒了吧?”

  “我没有。”她咬牙闷声回道。

  “让我看看!”虔南屏硬是转过她的小脸,大手抚上额。“好像有,又好像没有……”他分不出来到底烫的是她还是他。

  然而,当他的手贴上她的额头时,练彤云立刻被他掌心的高温给骇住了。

  “你的手好烫!”她霎时忘了跟他的新仇旧恨,急急站起来观察他的面色,“脸色好难看!你会头痛吗?会喉咙痛、打寒颤、身体感到疲劳,想呕吐吗?”

  “我……”虔南屏才刚开口想回答问题,咳嗽就接踵而至。

  “你得看医生!”练彤云急忙拿起一旁的电话,直播计程车呼叫号。“我要叫计程车……三分钟后到吗?好,谢谢!”

  放下话筒,她又忙自抽屉内拿出一包口罩,抽出一片,为他戴好。

  “你先坐着休息,计程车很快就来了。”她压他坐在椅上。

  “没那么严重,我只是喉咙痒、咳嗽而已。”至少他还有体力上班。

  “你还有发烧!”一想到他有可能得到流感,练彤云急得泪花乱转。

  “爱哭鬼!这样也哭。”虔南屏忍俊不住笑了笑,抬手想揩掉她焦虑的泪水,但又怕自己真的得了流感,为避免传染给她,还是忍住了。“我去看医生后,你记得要洗手。”

  “我会陪你去!”

  “不准!”虔南屏严厉摇头,“医院太容易传染疾病,现在流感搞得人心惶惶,我不要你去冒险。”

  “我有口罩,而且你生病,万一昏倒怎么办?”都是她诅咒他的关系,都是她……

  “不会啦!我体力还很好,我可不是……”他咳了两声后续道:“我可不是弱鸡,一点小感冒就让我昏倒,以前在工地锻炼下来的体力难不成是假的吗?”

  “但是……”

  桌上的电话响起,是楼下管理员打来的,告知他们计程车已到。

  “我先去看医生,诊断后的结果我会再跟你说。”虔南屏不忘再叮嘱一次,“记得要去洗手,用肥皂洗乾净!”

  见她点了头,他才放心离开。

  ***

  怎么办?他如果真的得了H1N1,甚至还因此死翘翘的话,怎么办?

  一整个早上,练彤云都心神不宁,直到虔南屏来电告知检查的结果虽是A型流感,并非H1N1,不过为预防万一,他还是决定在家自我隔离几天,不去公司将病菌散播出去,并请她在工作上多担待。

  听到不是H1N1,练彤云紧绷的一颗心才稍微轻松了些。

  “我下班后去看你。”她说。

  “不用啦,万一把感冒传染给你怎么办?这不就失去我不去上班的美意了吗?而且我家人会照顾我的,不用担心。”

  听到他说“家人”会照顾他时,练彤云的心卜通跳了好大一下。

  他口中的“家人”,是否也包括那个人……

  “我先回家休息,你自己也要小心。”

  通话结束之后,练彤云的手仍握着话筒,迟迟未放下,出神怔愣的她,浑然不觉已有人靠近她。

  “哈?!”带着美国腔调的女声将她惊醒,“我找你们家总经理。”

  练彤云抬首,一看到是高身兆的黄芳倩,整个人像被下了定身咒一样,动也无法动。

  “你是秘书吗?麻烦帮我通报一下。”黄芳倩不解的看着傻傻瞪着自己的练彤云,“麻烦帮我通报一下。”她再说了一次。

  练彤云张了嘴,却出不了声音。

  “这秘书怎么怪怪的?”黄芳倩咕哝了声,自顾自打开一旁的办公室大门,“Patrick,我刚路过这,想找你吃午饭……咦?人呢?”她探出头来,“你们家总经理呢?”

  “他……”

  “他怎么了?”黄芳倩急步走回练彤云桌前。

  “他生病在家休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