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恶趣味秘书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我只有一个弟弟啊!”虔秋江啼笑皆非的收起粉盒,“我在想他结婚之后说不定性情会比较稳定,才不会一天到晚对员工大呼小叫。尤其是你。”虔秋江带着歉意的拍拍她的肩,“在他身边工作,辛苦你?!”

  “她要跟南……跟总经理结婚吗?”

  “嗯。双方家长都有那个意思,而我弟跟她也认识二十多年了,两人再次重逢彼此都很开心,好事应该不远了。”

  所以……他已经有未婚妻了?

  有了未婚妻却还来招惹她?

  虔秋江笑叹了口气,“我看我弟那个性,就是适合爽朗大方,心思不过分细腻,能与他像哥儿们相处的女孩,他之前的女朋友也都是跟芳倩差不多的类型,果然是什么锅配什么盖啊!”

  她说的女生类型,好像都跟她完全相反。练彤云呆呆的望着洗手台里的排水口,心想自己不只不爽朗大方,还有点阴沉、爱计较,有些敏感想太多,还只会在背地里诅咒别人不得好死,没那个胆子正面迎击……

  她根本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练彤云的心口像被大锤狠狠敲击过,痛得她差点站不住。

  “我先出去?!”临走前,虔秋江还抓整了一下头发。

  练彤云抬头呆愣的望着虔秋江消失在门口,呼吸一阵急促,不晓得该如何调适此时的心情。

  是真的吗?

  他真的已经有了未婚妻,那……那她算什么?

  她既然不是他喜欢的女孩模样,那他为什么还要跟她在一块儿?

  颤抖的素手探入包包内寻找手机,那平日都放在固定位置的通讯工具,不知为何不在该待的地方,她慌乱的寻找,就是找不着。

  “彤云?”室友在外头久候不见她出来,便派了秦展颜过来洗手间探看她是怎么了。“你怎么上厕所上这么久?拉肚子?”

  “我找不到我的手机!”练彤云着急得额头布满薄汗。

  “手机不见了?”秦展颜连忙过来帮忙翻找,“没有掉在座位上吗?”

  “我不知道……我就是找不到……”

  “找到了!”秦展颜一下子就自被翻得凌乱的物品中找到练彤云的黑色手机,并拿出来交给她。

  “谢谢!”

  她拿着手机的手在发抖,秦展颜误以为她只是紧张过度而已。

  “你要打电话吗?”

  “呃,我……”她先是望着手机,再抬首望着秦展颜,眸中有着不确定。

  “要边走边打吗?还是?”

  “没有。”她将手机放回包包内,“我只是确定一下手机在不在而已,我没有……没有要打电话……”

  ***

  练彤云坐在房间的地板上,掀盖式手机在她手上开开合合不知已有几次,忽明忽暗的白色灯光在她脸上映出阴影。

  虔秋江是他姊姊,两姊弟的感情也好,她不可能说谎,这也就是说,他有未婚妻一事,可以说是百分之百确定了,而且那个女人还参加他们家的家庭聚会,可见他父母也早就承认了,是货真价实的未婚妻!

  想到下午她还拒绝了他邀她参加家庭聚会的提议,现下想来,真是可笑。

  他早料到她一定不会参加,除了他以外,一个是董事长、一个是董事长夫人,还有人事部兼会计部的经理,对于刚跟他交往、又只是小秘书的她而言,那样的家庭聚会令人紧张,喘不过气来,拒绝是理所当然,想像得到的结果。

  而那个女人……那个“未婚妻”,是多么落落大方的跟他们家的人相处,熟稔得真的好像一家人,而她是个只能站在周边,引颈翘望的观众。

  他好过分!

  练彤云脸埋在双膝之间,呜咽低泣。

  还以为他是个在感情上正直、专情的人,却没想到是个会劈腿的大混蛋,而且还劈到她身上来,把她骗得团团转,把什么……都给他了……

  “去死!虔南屏!”她愤怒大吼。

  恨恨拉开床底下的抽屉,里头放置她制作诅咒娃娃的工具,其中有一个全身布满针孔,看上去有些可怖的娃娃。

  那是已被拔光大头针的虔南屏诅咒娃娃,原本肚子上写着名字的字条也早跟着垃圾车上天堂去了。

  练彤云找来油性麦克笔,直接写在娃娃的肚子上,一笔一笔重重写下,每一笔都充满着对他的愤怒与怨恨。

  笔划不多的三个字很快就写完,墨水淡淡的晕染开来。

  纤指捻起一根红色的大头针,高高的举起,随着她的诅咒,重重的落在诅咒娃娃的身上!

  早上,来上班的虔南屏脸色有些苍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