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恶趣味秘书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你身为一个秘书,最壮烈的死法是不是用笔直接插入你的额头?”虔南屏面色狰狞,拿着笔的大掌真有大力将笔敲入她脑袋的意图。

  混帐!他说东,她回西,牛头不对马嘴!到底是谁跟他有仇,挑了个笨蛋当他的秘书的?

  练彤云张大眼,黑眸上抬,瞪着那充满威胁的笔,终于意识到他想干嘛了,因为这事她每晚都做,只不过用来插脑袋的是大头针。

  虔南屏庞大的个子让她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暗想,这个子壮硕得跟台湾黑熊没两样的总经理,为啥要担任建筑公司的总经理,而不去当建筑工人?

  真是大材小用了,唉!

  “我的额头很硬。”她理所当然道,“还有头骨,钢珠笔应该插不进去,钢笔就有可能。”

  “谢谢你提醒我!”虔南屏重哼了声,已经是气到无力了。“去!”他转身回座。

  “去哪?”就说这总经理个性怪异,只讲那么一个“去”字,最好她就能跟他肚子里的蛔虫一样,懂得他想传达的是啥意思。

  “给我滚出我的办公室!”他受不了的大吼,想出口的骂人脏话在腹中滚了千百回。

  “好的。”练彤云镇定的回道,镇定的转身,镇定的在关上门前的刹那,又回头叮嘱他十点半要开会。

  他今天又气死了几个脑细胞?不!是几万个脑细胞!

  虔南屏抓起桌上的咖啡杯,将已经冷掉的咖啡一口饮进,再抓起话筒,拨了内线电话至人事部。

  主管人事部同时又是会计部的经理正是他的大姊──虔秋江。

  “干嘛?秘书又惹恼你,让你又想开除她了?”

  大姊是在他的办公室装了针孔摄影机吗?不然怎么他气都还没喘一声,她就知道他打电话过来的目的?

  “我问你,真的是我录取那笨蛋的?”他不相信,不相信啊!

  “是你啊!”虔秋江将话筒夹于肩上,继续修她的指甲。

  “我当初一定是瞎了眼了!”虔南屏火道。

  “哈哈……”虔秋江忍不住大笑,差点把话筒震下肩膀,“你说那小妞的记忆力很好,过目不忘,才录取她当秘书的。”

  虔秋江未说出口的是,当他第一眼看到练彤云时,眸中乍绽的惊艳光芒,显见他在第一眼就对这女孩极有好感。

  他错了!虔南屏气恼。

  那日,也就是错误发生的那日,他一时兴起,来到了面试会议室,想亲眼看看前来应徵秘书的有哪些人选。

  在面试时,有一项速记的考试,练彤云获得最高分,不仅如此,当场主考官的名字她都默背于心,每一次回答问题时,皆先喊出考官的姓名,才回答。

  这么聪颖又美丽的女子,自然是最理想的秘书人选,虔南屏当下以眼神暗示姊姊,直接录取她,谁知,她不只不聪颖,还是个无厘头的白目鬼!

  他真的是瞎了眼了!

  “我要开除她!”

  “不行!”虔秋江改修另一只手指甲,“你的秘书都做不长久,每一个都做不满一个月就哭着来辞职,难得练小妹能忍受你的坏脾气,再怎么说,也要给她三个月的试用期。更何况,她又没做错什么事。”

  对于这两个月来,练彤云能忍受弟弟的坏脾气而没听过半句抱怨,就让她开心得直接以“练小妹”称呼她,来表示她对她的喜爱。

  反而是她的弟弟三不五时就会打电话来说要将练小妹开除,能有个人来箝制弟弟实在是太棒了,要不然一天到晚找新秘书,根本是在跟她这个人事部经理过不去嘛!

  练小妹,你可要撑久一点,姑奶奶还不想再花一次人力银行的徵才费用!

  “没做错什么事?”虔南屏几乎快喷火,“你知不知道她订了一把剑兰给三姨当生日礼?”

  “真的吗?”虔秋江哈哈大笑。

  “这很好笑吗?”笑屁啊!

  “很好笑啊!”她本来就讨厌势利眼的三姨,送把剑兰不过刚刚好而已。练小妹,干得好啊!“只是订错花而已,又不是出人命。”

  “等出人命就来不及了!”话不投机半句多,虔南屏用力摔下话筒。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该去会议室开会了,他烦躁的整整领带,将本来要当凶器的钢珠笔插入西装口袋,大踏步走出办公室。

  秘书的办公桌就在门口,他一出门,就与正在额头上揉白花油的练彤云四目相对。

  他看着她,她也回望着他。

  “总经理,有事吗?”干嘛又瞪她?她又没做错什么事。

  “我要开会了。”

  “喔。”食指继续在额头上揉揉揉。

  “你是机器人啊?”一个口令才一个动作?

  “不是啊!”她摇头,模样挺无辜。

  “我说我要开会,身为秘书的你该怎么做?”

  “我已经把文件送去会议室,茶也泡好了,做记录用的笔电也摆好了。”

  这次的会议是为了下个月动土的大楼而开,记录由企画部的一名企画专员负责,没她的事啊!

  “很好!”虔南屏阴狠狠的咬牙回了两个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