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恶趣味秘书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我是玩笑!”她咬牙回道。

  “我是个大老粗,不懂对女孩怜香惜玉,但我还没有蠢到你离我这么近的距离,还分辨不出说的是不是真心话!”他拇指粗鲁的揩掉滑落她脸颊的泪水,“我喜欢你很久了,彤云。”

  红唇微微颤抖起来。

  “打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欢你了。”

  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

  “你骗人……”她颤声,“明明对我很坏……”

  “我公私分明。”

  “乱讲!你还会拿东西丢我、骂我,还常嚷着要开除我!”

  “你也常整我、害我,还老让我丢脸出丑!”

  “你欺负我,我当然要回敬!”

  “所以就恶性循环了。”她越哭越凶,一种从不曾在他心上泛起的温柔驱动他张臂将她揽入怀里,“我就不懂,为什么你明明颇细心,还会老是凸槌,给我惹麻烦。”

  “呜呜呜……”谁教你骂我在先!

  “好啦,以后我不骂你,你也别偷恶整我。”

  “呜呜呜……”勉强答应。

  “别哭了,再哭眼睛肿,下午开会时,会被误会我欺负你。”

  “呜呜呜……”你本来就一直欺负我!

  “我以后不欺负你了!”真怪,她明明一直哭,他却都听得懂她呜咽里头的意思。

  这叫心有灵犀吗?

  “再哭我吻你喔!”虽然这招很老梗,但他喜欢。

  “呜呜呜……”这么老梗的话你也说得出来!

  “我看你是真的想要我吻你。”他装作很无奈的苦笑。

  “呜呜呜……”才没有!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

  草上飞,水上漂,指的是轻功。

  练彤云虽然没练过这门功夫,但她也觉得她的脚步轻盈得好像在地板上飞舞,脚底板不沾尘。

  回到房间,她傻笑着一骨碌躺在柔软的床上,那咧开的嘴角,怎么就是无法合拢。

  没有想到,她竟然有了男朋友,更没想到,那个男人会是他!

  傻笑了好一会儿,她又突然爬起来,拿过床头柜上针扎最多的诅咒娃娃——不用猜,那就是虔南屏的——将上头的针一根一根拔出,放回大头针的盒子里。

  “彤云。”刚下班回家的秦展颜站在门口,敲了下门板,“等等要不要一起去吃饭……你在干嘛?”她在床沿坐下,好奇的看着好友手上的动作。

  “没有啦!”

  “这是谁的娃娃?”秦展颜侧过头来,仔细看着娃娃仍插满了针的肚子,上头写着被诅咒者的姓名,“南……南屏……你公司那个粗暴总经理?”她不解的眉头一蹙,“你在拔针?”

  “嗯啊!”练彤云有些扭捏,但还是未停下手上的工作。

  “为什么?你们和解了?”

  “没有啦!”发窘的小脸神情不自然。

  “该不会……”秦展颜忆起她上回的推测,“你们真的在一起了?”

  红色的大头针猛然扎上练彤云的指腹。

  “好痛!”她忙将受伤的食指放入口中。

  “我就知道!”秦展颜一脸得意洋洋,“早猜到你们一定有问题。”

  “什么问题啊!不要乱讲话!”练彤云没好气的瞪她一眼,“当心我把名字改成你的。”

  “改啊!你的诅咒有用,这个虔南屏早就死无全尸了。”

  “什么死无全尸?呸呸呸!不要乱讲话!”练彤云狠瞪她一眼。

  “哟!现在会警告我不要乱讲话,之前不知道是谁一直叫他去死的!”秦展颜凉凉道。

  “厚!不要这么爱糗我,你找我干嘛?”转移话题为上策。

  “我是想找你一块儿吃晚饭。”目前也只有她先下班回到家。“不过搞不好你要跟总经理约会,没空陪我呢!”

  “有!有空啦!”真说没空不被调侃到死才怪。“他今天跟客户有约,没空陪……”完蛋,嘴快!

  “没空陪你约会是吧?”秦展颜眸中的戏谑之意,让练彤云真想扯下手中娃娃肚上的名字,改贴上她的。

  “你很烦耶,再说,就不陪你吃饭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