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恶趣味秘书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他是怎么了?昨天回家时突然被雷打到,性情大变,成了左脸被打右脸也要凑过去的超级慈善家吗?

  阿爸,我出运了!

  正欲振臂高呼,眼角余光不期然瞟到离她约十步远的虔南屏,那略显扭曲的五官,似乎正强忍着什么。

  “总经理……”她忙放下手臂,“早。”

  “早。”他淡应一声,踏入办公室。

  练彤云不假思索,起身跟了进去。

  “刚刚我收到人事部……也是会计部的虔经理的email,她说我加薪一万,这是真的吗?”

  “既然是会计部的通知,那应该是真的。”

  若不是虔秋江信末提到这是“总经理的德政”,他那淡漠的回答态度,真会让她误以为这事与他无关。

  “你是因为我昨天的那些话,才加我薪水的吗?”

  “加薪是会计部决定的。”他还是回得云淡风轻。

  “虔经理说,这是你的授意。”

  闻言,坐入办公桌后的虔南屏猛然扬首,心中大骂嘴巴不牢靠的大姊数百遍。

  该死的,他明明叮嘱过她,别把是他的授意告知练彤云,没想到这大嘴巴竟然说漏嘴了!

  他那被说破的微窘神情,说明他原本是想把这事当秘密,不让她知道的。

  为善不欲人知?为什么要这么做?练彤云不解。

  “你是因为我昨天说的那些话,才加我薪水的吗?”她追问。

  虔南屏吞了口口水,才若无其事道:“我只是没想到我发的薪水,竟然让你存不了半毛钱。

  她的薪水的确不算太优渥,但她也不是用钱无度的月光族,而且她其实毋须给母亲安家费,那一万元,事实上是她每月的存款值。

  她突然有种欺骗了好人的愧疚。

  可是能因此加薪又是件值得开心的事,害得她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是该跟他道歉,说明真相,还是厚着脸皮接受?

  可若道歉的话,他就知道她又骗他,说不定真的会被开除啊!

  厚着脸皮这样接受,又觉得心虚,就怕晚上会做恶梦,梦到他拿着大狼牙棒,凶神恶煞的来讨钱!

  怎么办呢?

  练彤云不知如何是好的两手交握,微垂着头,目光在地板上游移。

  她的无措态度让虔南屏误以为她不想接受,口气不自觉的凶了起来。

  “你不想加薪吗?”

  “我、我没有这意思!”谁不想加薪啊!

  “那你干嘛很困扰的样子?”他火大的站起,有种好意被丢在地上踩的恼羞。

  “我只是想不要丢工作就好,没想到还能加薪而已。”

  “那你应该感到开心,你保住工作还多了薪水。”

  “但是……”她良心过意不去啊!

  人干嘛生良心这种东西呢,害得她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马的,练彤云,你真是令人火大!”虔南屏走上前来,猛地攫住她的双肩,“你到底要我怎么做?对你好也不行,对你不好也不行,你是想怎样?”

  那愤怒的脸庞就近在咫尺,练彤云俏眸因不知所措而不断眨动。

  “就因为你很讨厌我,所以连我的好意也要抹煞吗?”

  她没这么说啊……

  “要讨好你怎么这么困难?我都已经这么克制了,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克制什么?克制脾气吗?但他看起来还是跟以前一样,动不动就气得跳脚啊!

  “干嘛不讲话?”他咆哮。

  她她她……她被吓到开不了口啊!

  此刻的他就像昨天那只骇人的大狼犬,最可怕的是,大狼犬的脚都搭在她肩上了,只差一口咬断喉咙这一步了!

  “你……”虔南屏为她的沉默气结,“该死的,你要讨厌就让你讨厌到底算了!”

  他火大的将她拉近,薄唇直接覆上因惊惧而微张的红唇。

  咦?

  他在干什么?

  他他他……他在吻她?

  他在吻她吗?

  柔软的唇在她的小嘴上辗转,温热的气息拂上她的鼻尖,刹那间,她脑子晕眩了下,膝盖微微的酥软。

  她的唇好软、好甜……有着薄荷糖的清新,让他欲罢不能的想要加深这个吻,直取檀口中的香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