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恶趣味秘书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嗯……谢谢你救了我。”

  虔南屏靠在五斗柜旁,问她,“你冲到我车子前面说了些什么?”

  练彤云讶然张眼,“你没听到吗?”她用尽所有勇气说的耶!

  他摇头,“你说得那么快,最好我听得清楚。”

  他根本没心理准备会有个人冲到他车前,又抓着他的车窗连珠炮说了一串话,不晓得的人还以为她来示威抗议的……

  抗议?

  “你来抗议我的?”他恍然大悟。

  “啊?”什么意思?

  “我说,”他一字一字说得清清楚楚,“你来跟我抗议的?”

  “我没有啊!”好像也不能完全否定,“也不能算是……”

  “那到底是什么?”他因心急,音量又大了些许。

  一听到他吼叫,练彤云的小脸立刻紧绷,以上班时的业务姿态,略显冷淡的迎视他。

  虔南屏在豁然间发现这点。

  他常觉得她的神色冷漠,是因为他常对着她大吼,如果他用平和的态度对待她,她就会跟刚才一样,像个可爱的小女人,脸儿红,神情俏,令他心猿意马,心跳加速。

  他懂了,懂得怎么跟她相处。

  “咳!”他清了清喉咙,声线维持平稳,甚至还带着温柔,“把你刚刚说的话再重复一次。”

  “就……”刚刚讲的那一大串,毕竟是编出来的,讲完她就忘得差不多了,“就我负担很重,请你不要开除我。”

  “你负担很重?”他只注意到前面那一句。

  “我每个月要给我妈安家费,还有房租、交通、保险费等费用……”应该都讲到了吧?“我只要一个月不工作,就要喝西北风,所以老板,请你不要开除我!”她用力眨眼,想眨出泪光闪闪,但努力了老半天,眼眶还是未湿润。

  “这么严重?”他摸着下巴沉思。

  “是啊,很严重!”她用力点头,在他思忖的面容下,瞧见了希望之光。

  “我明白了。”他指向床铺,对仍惊魂未定的练彤云轻声道:“你休息一下吧,我先走了。”

  明白是什么意思?是说不会开除她了吗?练彤云还未开口问清楚,虔南屏就走了。

  “啊,对了!”他突然去而复返,自门口探头进来,“我想到一件事。”

  “什么事?”

  “你是不是常整我?”

  “什么?”被发现了?练彤云大惊失色。

  “你平常那些凸槌的行为,其实是在整我吧?”

  “没……没有啊……”她惊慌失措的连否定都说得结结巴巴。

  自她的惊慌神色中得到答案的虔南屏嘴角撇了下,再瞥一眼房内诡异的布置,迈步离开。

  完蛋了!练彤云两手压着嫩颊,做出“孟克的呐喊”。

  他临走前那意味不明的表情,更是让她有种人生从此一片黑暗的预感。

  她无力的整个人侧倒在床上,心想,她真的得去展颜的餐厅端盘子,当工读生,又要开始她的打工生涯,过着收入不稳定的日子了!呜……

  ***

  一大清早,天气和煦,初秋的凉爽让人精神愉快,然而,练彤云的心情却丝毫未受到好天气的影响,头顶不只乌云密布,还下着倾盆大雨。

  同坐一车的室友们知道她暗整虔南屏的事情,被当事者发现,仅能用同情的眼光偷睨她,谁都无能为力。

  第三个下车的练彤云才推开车门,坐在前座的秦展颜忍不住转头道:“别想太多,他若真的开除你,就来我餐厅上班,我会叫领班帮你保留位子。”

  “谢谢你,展颜。”练彤云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垂头丧气的走进公司大楼。

  进入大厅,管理员朝她招了招手。

  “有什么事吗?”她问。

  “你家总经理的车子找到了吗?”

  “他车子怎么了?”

  “他车子昨天被偷了。”

  “怎么可能!我昨天拦车……昨天下班的时候,还看到他开着车要离开啊!”好端端的,怎么会被偷?

  “对啊!就是那个时候,他说他下车到一楼找人,没想到回去的时候,车子就不见了。”

  一抹不祥的预感掠过练彤云心口。

  “找什么人?”该不会是……她吧?

  “我不知道。”管理员摇摇头,“他说他急急忙忙的忘了上锁,一回去车子就不见了,报警做笔录还忙了一会儿,员警还跟我调了监视录影带去看,确定他不只没上锁,连车门都大开,贼人就这样大刺剌的坐进去把车开走了。”

  练彤云感到一阵晕眩。

  她真的死定了!

  不只被发现她暗整他,还因为她的关系车子被偷走,这下真的是寡妇死儿子,没指望了。

  她心情郁闷的来到办公室,重叹了口气后才打开电脑,两眼无神的望着萤幕,手指无意识的依着平常习惯,先点开email。

  收件匣倾刻间挤入大量信件,九成都是垃圾信,防毒软体以极快的速度过滤掉大部分的垃圾邮件,在仅存的邮件中,一位寄件人的帐号让她瞬间回过神来。

  “人事部……”她全身一阵紧绷,连主旨都来不及看,就迅速点开信件。

  总经理秘书,练彤云小姐敬启,恭喜你自这个月开始加薪一万元整。

  请感谢总经理德政。

  人事部&会计部经理虔秋江

  咦?

  她揉揉眼睛,难以置信的再看了一遍、两遍、三遍……

  “加薪?”她惊愕高喊,“怎么可能?”

  再朝主旨定睛,上头果然写着“加薪通知”。

  她不只未被开除,还加薪?

  太不可思议了,那个超会记仇,而且有仇必报的大暴君竟然恩仇尽泯,她怎么都不知道他其实度量跟海一样广大啊?

  而且她还可能害他车子被偷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