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恶趣味秘书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练彤云讶然抬头,瞧见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庞,以狰狞的表情怒吼逞凶不成的恶犬。

  明明夕阳已快西下,挂在远方的天空,余晖温柔,但她却仿佛在他头顶看到正午的炽热太阳,散发着难以直视的强烈光芒……

  哈利路亚!

  大狼狗垂着尾巴,匆匆忙忙奔回庭院。听到吼叫的主人忙开门出来,瞧见豢养的狼狗一脸受到欺负的委屈模样,立刻不爽的对“凶手”大吼。

  “你干嘛?你踹我家的狗吗?”

  “恶人先告状!”虔南屏往前跨出一步,怀里仍搂着簌簌发抖的练彤云,“你家的狗差点咬伤这位小姐了,怎么,要上法院吗?要告人吗?来啊!我的律师团等着你!”

  一听到要上法院,狗主人的气势立刻弱了一大半。

  虽然常有邻居抗议他的狗太凶,让人害怕,但他养狗就是要看门的,不凶怎么行,而且养了半年多,也没看它咬伤过人,所以他还是依然故我,不将狗炼起来,只是将铁门关上。

  “我又没说要告,”狗主人咕咕哝哝,“踹狗是不好的行为,不应该虐待动物!”

  “那你就可以放狗出来咬人?”

  “我没有!”狗主人一脸冤枉的否认。

  “不信你问她!”虔南屏将怀中人儿苍白的小脸面向狗主人,“刚那只狗是不是要咬你?”

  “它……”练彤云颤抖的双唇勉强发出声音,“它刚刚冲出铁门,我好怕!”

  “听到了没有?”虔南屏再将小脸埋入他的怀中,以绝对保护者之姿护卫着她,“就算你没放狗,但铁门未锁好,狗未炼起来,这跟放它出来咬人有什么差别?”

  “好啦!”狗主人撇撇嘴,挥挥手,“又没真的咬……”

  “等真的咬了,我告死你!”

  狗主人慑于他的气势,摸摸鼻子,将铁门关好,确定有锁上才进屋。

  狼狗在铁门里踱步,一双黑色的眼睛不时瞟向门外,就是不敢与虔南屏直接对视。

  “喂,你还好吧?”虔南屏一松开她,虚软的膝盖撑不住身子,直直往下掉。“还真吓得腿软。”

  她两手攀着粗臂,惊魂未定的小脸苍白,芳唇颤抖不只。

  虔南屏见状,索性将她打横抱起,包包勾在手臂上,往她家的方向前进。

  “放我下来!”练彤云红着小脸嚷着。

  “你根本就走不动。”双臂一震,将她抱得更高,好方便施力。

  “我……”她想说会被路人看到,很丢脸,但出口的却是——“我很重!快放我下来!”

  “你轻得跟羽毛没两样。”他还状似磅秤的掂了掂,“信不信我一只手臂就抱得动你!”

  “怎么可能……”她话尚未说完,他就将她的身躯调转方向,圆臀置于他的臂弯中,还当真用单臂抱着她走。

  她暗暗惊呼,没想到他的力气这么大,无怪乎不只不怕那只大狼犬,还一脚踹掉它的凌人气势。

  “你怎么会来这里?”该不会他这附近有熟人吧?

  “有人话说完就走,我不来问个清楚,行吗?”

  她说得那么快,他根本没听清楚她说了些什么,为了找她还丢了台车,更让他决定把话问明白。

  一做完笔录,他就匆匆忙忙搭计程车过来,还好他来得快,要不她就要被大狼狗咬死了!

  还好他来得快……

  左胸下的心脏因恐惧而颤抖了下,他以额头轻触她的臂膀,万分庆幸。

  “咦?”他是在说她吗?“问什么清……”

  “大门钥匙。”他指着关起来的大门。

  感觉双脚已经恢复力气,但是不知怎地,心跳还是十分急促,像谁偷偷装上了金顶电池,耐力不只超久,还得了躁郁症狂跳。

  “在包包的外袋。”她将包包拿上来,掏出钥匙,开了门。“可以放我下来了。”她红着脸说。

  “我抱你上去吧,免得你又腿软。”不想放开是因为他的惊惧尚未完全平抚,只要一放她下来,就有她又要陷入危机里的错觉。

  “真的不用了,我好了。”她微微挣扎。

  虔南屏不顾她的意愿,仍是抱着她进入公寓,踏入电梯。

  电梯内有一名住户,瞧见练彤云被他抱着,不由得投来好奇的眼光。

  “你怎么了?”邻居问,“生病了吗?”

  “她被前面的大狗吓到了。”虔南屏替她回答。

  “那只狗啊!”邻居一听就晓得他指的是谁家的狗。“那只狗超凶,长得又吓人,我家小朋友也被吓到好多次。”

  “刚刚那户人家的铁门没关,狗冲出来吓到她了。”

  “真的假的?”邻居忿忿不平,“我一定要去跟里长说,叫他警告那户人家,一定要把狗炼好,不然等真的有人受伤就来不及了。”

  练彤云偷偷仰眸望着虔南屏方正的下巴,暗自庆幸若不是他刚好到来,她此刻的下场难以想像。

  他又保护了她一次。

  小脸微垂,深浓的红晕染上雪嫩的双颊。

  电梯到达住处的楼层,虔南屏抱着她走到大门口,举高手中钥匙,问哪一支是大门的。

  “我家到了,可以放我下来了。”从被他抱入怀中开始,小脸一直是红通通,不曾退过红潮。

  这个人明明很讨人厌,为啥怀抱这么温暖?害得她全身热呼呼的,好似站在正午的太阳底下。

  “哪一支?”他未如她所愿,强硬的询问。

  练彤云有些无可奈何的拉出正确的钥匙。

  他俐落的开门,熟门熟路的来到走廊最底的房间。

  坐在床沿,她吁了一口气,虔南屏则是瞪着她诡异的房间蹙着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