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恶趣味秘书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好歹也要等他回应啊!

  虔南屏追到电梯旁,电梯在一楼停顿一会儿后,继续往高楼层而去,他暗骂了声,转身走向安全梯,三阶当一阶的大跨步跑上一楼。

  来到一楼的大门口,却没瞧见练彤云的身影。

  去哪里了?

  他在附近找了一阵,还是没找着。

  没关系,他知道她家在哪,直接上门逮人!

  火大的再回到地下停车场,却愕然发现他的车子竟然不见了!

  车子呢?虔南屏左右张望,就是看不到他那台银色的PEUGEOT!

  不会吧!他愕愣住了。

  他的车子被偷了?

  ***

  他听到她那一段“感人”的陈述,应该会慈悲心大起,暂时打消开除她的决定吧?

  下了公车,走在回家路上的练彤云得意的想。

  为了预防再让虔南屏不爽,她今天非常谨慎小心的把所有公事都安排妥当,一点可拿来大做文章的小错都未犯。

  但是到了下午的时候,内心深处那小小的恶作剧坏性子又蠢蠢欲动,于是她告诉自己,她是在测试。

  早上她窝在办公桌下找着不存在的开除通知时,那照理会朝她大吼大叫,然后随便拿起桌上东西扔上她头顶的男人,出乎意料之外的只是口气不佳而已,并未做出任何暴力行为,说不定,她昨日的“讨厌宣言”反而让他深深明白自己有多讨人厌,所以有所节制了呢!

  于是,她故意忘了在他习惯的“咖啡牛奶”里放糖跟牛奶,并放在他除非特地转过头来,否则瞧不见咖啡颜色的左手边。

  那人很习惯在忙的时候,仅用眼角余光确定位置,手就伸过去了,所以她的奸计非常容易得逞;而那男人果然不出她所料,怒言明明很想冲口而出,却还是有所节制的克制了。

  所以练彤云坚信,她适才那不顾性命的拦车恳求必定能牵动他的恻隐之心,不只不会开除她,以后还会对她友善也不一定。

  她还是先点了两滴眼药水才冲过去的呢,必定唱作俱佳的让他感动得泪光闪闪,以为她真的没这份工作会死。

  练彤云,你是天才,万中选一的天才啊!开心的她脚步轻盈得好似随时会飞起来。

  行经住家附近巷道,大狗的汪汪声突然传入耳膜。

  出神中的她被骇了一大跳,差点摔倒在平坦的柏油路面。

  练彤云十分不悦的转头瞪着铁门里龇牙咧嘴的大狼犬。

  这户人家的看门狗实在很讨厌,只要有人经过,不管认识的还不认识的,都像对待贼般汪汪叫个不停。

  尤其它未被炼住,就算知道铁门关上,还是让人心惊胆战,所以小朋友都不太敢走这条巷子。

  那黑得发亮的毛皮,高壮的身子,常让她联想到虔南屏——他也常常这样对着她吼叫不停。

  “以后你就不会再对我汪汪叫了!”她将大狼狗当成虔南屏的得意扬笑,大作鬼脸,“你其实嘴硬心软对不对?所以你现在一定觉得自己很过分,老是欺负一个弱质女孩是件羞耻的事!”

  与它直视的眸,嘴角那充满挑衅的微扬,让狼犬吼叫得更激烈了。

  它抬起前脚,抓着镂花铁门。

  “你出不来的,那门是关着的……”呃,她是不是看到铁门在摇晃?

  不会吧!那门平常不是都锁着的吗?

  它若真的冲出来,她怎么可能挡得住那条站起来几乎快跟她一样高的狼犬?

  尖尖的犬齿在发亮,她几乎可以感觉得到当它咬在她皮肉上时会有多痛!

  主人呢?它的主人在哪?

  练彤云脸色发白,心头惊惶得想逃走,可是双腿像被钉子钉住了,动也不能动。

  她张嘴,以为自己正大声呼救,其实也只有气音发出而已。

  狼犬发现铁门其实未关妥,气势汹汹的撞开门冲了出来。

  她要被咬死了!

  惊骇得泪花乱转的练彤云连忙两手护头,二十四年来的一切在脑海中如跑马灯般掠过。

  对不起,爸爸,对不起,妈妈,女儿要先走一步了!

  亲爱的姊妹们,希望你们帮我捡尸的时候,能忍受被咬得稀巴烂的尸体!

  还有讨人厌的总经理,我不该恶整你的,虽然时光再重来一次,我还是一样不会放过每一个整你的机会……

  突然,她觉得有股强劲的力道圈上她的头,她以为是扑上来的大狼狗,吓得呼吸瞬止,眼泪滚落两腮,然而她不只未感到任何被咬的痛楚,脸颊还贴上了一堵富有弹性的硬墙,接着听到一种很像哀号的凄惨叫声。

  “该该……”

  这是大狼狗哀号的声音吗?

  “混帐!想咬人?主人呢?主人在哪?再不出现,我踹死你家恶犬!”

  这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