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恶趣味秘书 >  上一页    下一页


  同年同月同日生不重要,同年同月同日死才壮烈啊!

  “呃……”江映水别过头,“你还是快去刷牙洗脸吧。”

  唉,天生个性较为正经的她真是拿她们没辙呀。

  ***

  “是谁录取你的?”

  划破长空一声吼,一只文件夹跟着在空中旋转出一个漂亮的弧度,不偏不倚打在立于办公桌前五步远的女子头上。

  “啊呀!”女子的反射神经极差,看到“凶器”朝她头上飞来,也只会傻愣愣的见它一寸一寸靠近,眼睁睁看着尖角击中她的额心,痛得倒退三步。

  办公桌后,怒立的男子个高腿长,体型壮硕,合身西装包裹完美的倒三角形身材挺拔,更别说那张五官突出,轮廓深邃的脸庞有多英俊了。

  此时那张足以让众生倾倒的俊颜横眉竖目,头顶几乎快冒出烟来,几撮直立的发显示主人正“怒发冲冠”,恨不得掐死捂着额心,眼眶滚着清泪的娇小女孩。

  这个女人身高明明不足一百六,娇小纤瘦得像发育不良的小朋友,就是有那么大的本事,每次都让他气得想开窗直接跳下十六楼。

  “总经理,是你录取我的。”练彤云忍着痛,蹲在地上收拾散落一地的文件,水眸盯着怒气冲冲的虔南屏,极力压抑委屈的回答。

  进入这家公司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四十五个上班天,估计至少有四十天的早上都能听到虔南屏类似的怒吼。

  她实在搞不懂又做错了什么,惹火了他。

  这总经理的脾气大得恐怕连舒波起都甘愿称臣!

  还顶嘴?虔南屏暴突的黑眸狠瞪着她。

  “问!”

  “问啥?”他是说“问”,不是说“喂”喔?

  “问我为什么要丢你!”难不成她一点困惑也没有?

  还好她猜对了。

  练彤云抱着文件站起,脑子转着江映水平日正经八百的模样,抬颔竖颈,努力学个八分像。

  “请问总经理为什么要丢我?”但愿她的语气与态度够诚恳,免得又被借题发挥。

  “你只会一个口令一个动作吗?”虔南屏不悦的大皱其眉。

  啊不然咧?练彤云实在不懂她照着命令而做,怎么又要受到指责了?

  厚厚!人家说伴君如伴虎,这总经理虽非一国之君,也是公司里的最大头头,她这小小秘书日子过得跟伴君没两样,不知何时会被凶猛的老虎一口咬进肚子里,成了暴政下的牺牲者。

  回去再把贴着“虔南屏”三字的诅咒娃娃脑袋多插三根针,看他明天能不能因为头痛而请三天假,给她三天好日子过。

  人小脑袋也小,虔南屏看她一脸茫然,就知道她根本不晓得自己闯了什么祸。

  “我是不是叫你订了束花送给我三姨当生日礼物?”

  “对啊!”练彤云点头,“花店没送过去吗?”

  “送了。”就是送了才大条。

  “那应该就没问题了啊。”

  “问题可大了!”虔南屏随手拿起笔电旁的无线滑鼠,朝练彤云方向丢去。

  滑鼠再次准确无误的丢中练彤云的肩膀,扣的一声,闯祸女的眼眶又打转着泪水。

  这女的真是笨,笨笨笨!每一次丢东西,没见她闪得过的!

  “你他妈的我三姨生日,你送她剑兰、菊花是要诅咒她死吗?”害得他被母亲念了一个晚上,耳朵差点长茧。

  她不只送花送拜拜用的,就连人也都穿得一身黑,活像要去参加谁的葬礼。

  瞧瞧那长发,长过腰际,半夜突然见到,必会吓坏人!

  瞧瞧那衣服,黑色西装短外套、黑色窄裙、黑色丝袜、黑色鞋子,要不要手上再来串佛珠?

  还好她虽然一身黑,但至少袖口上缀有黑色蕾丝,增添了几丝柔美;她的鞋是绑带及踝靴,乍看死板,其实隐藏着时尚味。

  而且该死的这一身黑还挺对她的味──那股阴沉沉的味儿!

  他怎么可能录取这阴沉的怪女人?

  不可能!

  “是人都会死啊!”练彤云一脸不解这有什么错,“重点是要死得轰轰烈烈,死得壮烈,就像战士就该死在战场上,艺人就该死在舞台上……总经理,你要干嘛?”为啥突然拿支笔抵着她额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