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恶趣味秘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说我很讨厌他,恨不得他死掉!”

  “不会吧?”闻言,众人倒抽一口凉气。

  “说这种话,你不怕被开除喔?”秦展颜面露惊愕。

  “都说出口了,也收不回来了……”练彤云抿着嘴,面上有着懊悔。

  “你要不要明天跟他道歉?”江映水建议道,“跟他说你不是有心的,请他大人不记小人过。

  “可是他很会记仇耶!”练彤云小嘴翘得更高,“平常一点小事就对我大呼小叫,这次我一定死定了。”

  那个爱记仇的家伙,一天到晚喊着要开除她的黑心总经理一定会趁此机会将她自他眼前彻底拔除!

  早就听闻过虔南屏种种“暴行”的室友们,纷纷露出要她节哀顺变的同情神色。

  “说了也好!”向非萼突地鼓掌,“让他知道女人没那么好惹,被他骂被丢东西,还真的能如古代小媳妇那样百般容忍!”

  “对!说了也好!”舒波起同样鼓励的拍拍她的背,“在那种没人性的男人手下工作,倒不如另谋高就。”

  “我再帮你注意有没有其他的工作机会喔!”在人力银行上班的江映水柔声鼓励,“一定帮你找到更好的工作给你!”

  “我工作的餐厅正好缺工读生,若他真开除你,你可以先来上班挡一下,不怕会断粮!”身为餐厅店长的秦展颜拍胸脯道。

  “大家……”练彤云感动得眼眶含泪,“谢谢你们!”

  不管虔南屏如何决定她未来的命运,她都有姊妹相挺!

  虔南屏,放马过来吧!

  不管要开除还是怎样,她都没在怕!

  ***

  虽然昨晚才因姊妹们的安慰,让她暗中发下豪语,然而今早进了办公室,练彤云还是很怕桌上会出现一张开除通知,她甚至人都站到桌前了,才放胆将目光落到桌上。

  没有!

  啥都没有!

  会不会掉落到地上去了呢?

  她跪在地上东寻西找,连半张纸片都没看到!

  过了一会儿,沉着的脚步声传来,她心神一凛,认出那是虔南屏的脚步声。

  正跪在办公桌下的练彤云像个即将被抓到的小偷动也不敢动。

  脚步声在办公桌旁停下,过了一会儿,移到桌脚边,接着,她就看到虔南屏的脸像恐怖片的妖怪,突然在她眼前大特写。

  她连倒抽口凉气的勇气都没有,只敢瞪大那一双原本就大的明眸。

  “你躲在这边干嘛?”他口气甚差。

  “我在找东西。”她力持镇定的回应。

  “找什么?”他的视线移往空无一物的地上。

  “就找东西。”她虽然回答的很冷静,可匆忙站起来间,还是不小心撞到了桌面,疼得小脸皱起。

  虔南屏手下意识抚上她发疼的头顶,指尖才刚碰触到发梢,就见她瑟缩躲到一旁闪避他的抚触。

  以为他要打她的练彤云黑瞳闪过惊惧的神色。

  五指犹豫收拢,以为他要揍她的练彤云闪得更远了。

  “我会对你怎样吗?你那是什么态度?”被她闪躲的态度惹火,虔南屏口不择言道。

  “你不会怎样才有鬼。”练彤云在嘴上咕哝。

  “说什么?大声点!”

  “没事,总经理。”

  “说清楚!”

  “没事,总经理。”漂亮的小脸冷冷淡淡,就像她以往的表现。

  她常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从容,这样的冷静态度却不知怎地,让虔南屏更是恼火。

  练彤云昨晚的情绪爆发让虔南屏十分惊愕。

  或许是因为惊讶过头,他才没有任何反应的直接转头就走,待回到家才发现她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被讨厌了!

  而且是狠狠的被讨厌了!

  这叫咎由自取!虔南屏咬牙想。

  他的急性子与坏脾气,不管男女都毫无分别的对待,让他心仪的女子因此对他感到恐惧,甚至讨厌他,恨不得他去死!

  从父亲那里继承过来的建筑工程公司,是一家结合建筑、营造与设计的公司。小时候,他就常被父亲带去工地玩耍,读高中的时候,只要有空,他就会在工地帮着扛砖头、水泥,在炽热的大太阳底下挥洒汗水。

  工人们的个性大都爽直,要未满十八岁的他喝维士比,甚至还教他抽烟,他也习惯这样直来直往的方式,就连面对女性都是如此。

  他的身边很少出现像练彤云这样娇小纤细的女孩子,就像玻璃娃娃一样,不在手心好好捧着就会碎裂,所以他根本不晓得要怎么与她相处。就算他从前交往的女朋友也都是大姊头型的,上一任女朋友最爱与他在夜市烤肉摊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豪爽得跟男人没两样。

  但眼前这娇小的家伙喜好也很怪异不是?

  那诡异的房间、诡异的音乐,还有诡异的诅咒娃娃……

  有谁能告诉他,这样诡异的女孩该怎么跟她相处?

  他干嘛一直这样盯着她不说话?练彤云依然护着头,眸中有着研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