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恶趣味秘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小时候,父亲的公司还在草创阶段,住屋也小,他是跟姊姊以及已远嫁美国的妹妹一起住一个房间。

  在那个时候,他见识到女人堆东西的功力有多强大。

  她们可以让桌上、椅上、床上、地上都堆满了物品,想走过去还得把双脚当成扫雪机来使用。

  “非萼……就是房东,她很注重整洁。”脱了脚上的鞋后,她直接拎起。

  个人的鞋都摆在自个儿房间内,公共区域的鞋柜只放平常出外用的拖鞋、娃娃鞋之类的便利鞋而已。

  “你要拖鞋吗?”她说完再加一句:“不过我没拖鞋给你穿。”她一向习惯打赤脚。

  没有拖鞋,那她上一句话不是白问?虔南屏嘴角抽搐了下。

  “我看地板很乾净,没有也没关系。”

  “那就好。”练彤云手上拎着鞋,带领他一路走向她的房间。“这是我的房间。”

  “嗯,开门吧。”他不忘加了句:“我有心理准备。”如果里面很乱的话。

  练彤云歪着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他需要什么心理准备?该有心理准备的是她吧。

  把房间展露在他面前,就好像把自己内心深处的秘密大剌剌的显现,那可是要莫大的勇气啊!

  “那我开了喔!”

  她的表情诡异,好像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更让虔南屏认定房间八成乱得跟猪窝一样,说不定还堆满垃圾。

  然而那扇黑色的门一推开,虔南屏才发现他完全猜错了。

  他从没看过如此诡异的房间,而且还是女孩子的房间。

  房间的墙上涂满了很像漩涡般的画,用得还是十分浓重的颜色,让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不只是墙,就连里头的摆设跟装饰都以黑色为主。

  他只猜对了一件事——她真的是个巫婆!

  练彤云将鞋子放进门后的鞋柜——那当然也是黑色的——再走到窗边的衣橱。

  “你说要看我的衣服。”她将衣橱门拉开,“哪,我没骗你吧。”

  对!她真的没骗他,里头清一色都是黑色的,没一件例外。

  “你真的是……”虔南屏摇头,不知是因为太过震慑还是惊讶,忍不住倒退了一步,“怪咖!”

  “会吗?”她听到他的批评不以为然,“非萼说这都是个人喜好啊,没有什么怪不怪的。”

  这哪里不怪了?他早就知道她有点奇怪,没想到这么的怪!

  手触及到五斗柜上的音响,他因为好奇,想知道他的怪怪小秘书都听些什么音乐,顺手按下了play键。

  “这个世界的人都是大便!大便大便!统统给我去死!去死去死!”

  虔南屏脸色微变,二话不说立刻关掉。

  “你都听这种音乐?”

  “死亡金属啊!你不喜欢吗?”她眨着亮丽的水眸,那张清秀可人的脸蛋一点都看不出来她的喜好如此特别。

  死亡金属……他有听过,至少他还看过“重金摇滚双面人”这部电影,他记得主角把脸画成鬼画符,弹着吉他,狂吼着愤世嫉俗的歌词。

  而她……竟喜欢这调调!

  “你……”他抚额叹问,“是不是曾经受过什么刺激?”

  ***

  东区,一家雅致的咖啡馆内,靠窗的位子坐着四名女人。

  她们正是让家里唱空城的向非萼、舒波起、江映水跟秦展颜。

  “非萼,你说彤云喜欢她的老板,是真的吗?”江映水问。

  “没错没错!”向非萼指着头顶,“我的爱情雷达这么告诉我的。”

  “那就好。”江映水舒了口气,“不然放他们孤男寡女在家里,我真会担心呢!”

  “有什么好担心的!”舒波起不予苟同的换了个姿势,“彤云的个性怪里怪气的,就怕男人一看到她的房间就吓得退避三舍。”

  其他人不约而同齐点了头。

  “喂喂喂!”秦展颜压低嗓音,笑得贼兮兮,“你们说,他们现在会不会在床上翻滚?”

  “你真是满脑子情色耶!”舒波起手一挥,巴上秦展颜的头。

  “男人女人在一起,做那档子事很正常啊!”秦展颜摸着被巴疼的头,委屈的嘟嘴。

  “就怕那位总经理一听到她最爱的‘去死去死’音乐,就软掉了!”向非萼夸张的摇头,其他三人噗哧一声笑开来。

  “那个……”江映水迟疑的开口,“我记得彤云床头上的诅咒娃娃中,是不是有一尊是那位总经理啊?”

  众人闻言,均倒抽了口气。

  “糟糕!真的会软掉了!”舒波起哈哈大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