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恶趣味秘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想什么?”

  “想他或许不是个坏人。”

  “喔?”向非萼席地而坐,两手搭在床上,望着平板小脸读不出心思的室友,“他怎么了吗?

  “他保护我。”练彤云净白的小脸因这句话而微染红晕,也让清丽的小脸更吸引人了。“我没想到他会保护我。”

  “见义勇为的侠士喔?”向非萼噗哧一笑,“你本来一定很讨厌他吧,所以才插了这么多针。

  练彤云的恶趣味,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室友当然都很清楚。

  她的嗜好一样比一样还诡异,向非萼怎么也想不透一个漂亮的二十四岁女孩,干啥把自己搞得这么阴沉,玲珑有致的身材被高至锁骨的黑衣包起,就连房间的颜色都漆上诡异的色调。

  不过这是彤云个人嗜好,她管不着,也懒得管。

  她一向独善其身。

  “是很讨厌。”她点点头,“但现在……好像不那么讨厌了。”

  “说不定还有一点喜欢呢。”向非萼掩嘴低笑。

  “才没有!”练彤云红着脸辩解,“我才不可能喜欢他!那个人超讨厌的,一天到晚骂我,拿东西丢我,每天都说要开除我,我根本没做错什么事,干嘛对我那么坏!”真是有病!

  “的确是个坏人!”向非萼附议,“好啦,我要跟你借那个宽手镯……”

  “他既然对我很坏,我也要报复回去!这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免得他真的以为我好欺负!”

  “嗯嗯,干得好!”向非萼站起身来,认同的摸摸她的头,“你那个宽手镯借我……”

  “他都不想想我是个女生,不是丢文件夹,就是丢笔、丢滑鼠,所有他桌上的东西都可以拿来当丢我的凶器,他这么差劲,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我了解。”向非萼后悔不该说那一句话,真是多说多错,“那个黑色宽手镯……”

  “而且他被鬼压,我为了不让他被拉到地狱去,想尽办法将他救回来,他竟然对我大吼大叫,还说我敢靠近他,就要宰了我!一个人怎么可以前一晚还很温柔,早上醒来又对我暴力如故!”

  “啊?”向非萼傻眼掩嘴,“你跟他上床了?”

  “并没有!”练彤云两只小拳握得死紧,“我是因为饭店房间闹鬼,所以跟他睡在同一张床上,只有这样啦!”

  “喔。”吓死她了。“同睡一张床,什么事都没发生?”

  “怎么可能发生事情,我们互相讨厌耶!”

  “嗯嗯。”向非萼点头,“我确定那个男的的确是不喜欢你,应该就像你说的,很讨厌你,所以明明睡在同一张床上,却啥事都没发生。”

  血色忽地自练彤云的颊上褪去。

  啊咧,她又说错话了?向非萼暗想糟糕,她要配衣服的手镯啊……

  “我也知道他很讨厌我。”练彤云垂首咬住下唇,“没关系,反正我也讨厌他。”彼此彼此!

  对!她很讨厌他,所以他怎么想她都不重要,无所谓!

  “反正你们扯平了。那个手镯……”唉,算了。

  向非萼无奈的耸了下肩,离开练彤云的房间。

  “你讨厌我没关系,反正我也讨厌你!”练彤云抓起盒子里的大头针,“去死!虔南屏!”

  针要扎入的刹那,她突然停手了。

  细致的唇角紧抿,踌躇了好一会儿后,将大头针放回盒中,诅咒娃娃丢回原位。

  “看在你保护过我一次的份上,饶你一次!”她狠瞪着诅咒娃娃,“讨厌鬼!随便你!”

  虽然练彤云很喜欢把自己打扮得一身黑,但她做得可不是古板的老处女装扮,更不像个“欠脚”的女强人。

  一头及腰长的直发,如瀑布般倾泄于背后,既不扎辫,也不绾髻,任谁经过手心都会发痒,情不自禁想抓上一束乌丝握于掌心,感受那滑细如丝缎般的触感搔动酥痒。

  镂空花边围着纤细的颈项,五官细致的小脸被身上的黑衣衬得更为白皙柔嫩,更别说窄裙下的一双小腿有多笔直修长,黑色的薄丝袜更透着一股性感味,在每一个迈动间,不分男女的引诱目光。

  被吸引的不只虔南屏一个人,在以男性多过于女性的建设公司内,她是枯燥工作里的一道甘泉,只要她经过,不管单身还是已婚的男性,都渴望与她并肩,听她红润小嘴吐出细柔的语言,哪怕只是一声“早”。

  中午,吃中餐时间,练彤云因公事耽搁,十二点半了才匆匆忙忙拿起钱包准备下楼去买午饭。

  她伫立在电梯口,站立得挺直的身躯,活脱脱像个人型模特儿。

  “小彤云!”一名身材中庸的男子走到她身边,“去哪?”

  练彤云偏首,认出是绘图课的李课长。“嗨,课长,我要去买午餐。”

  她的嗓音虽细,但不带任何娇音,更不做作,是一种很温柔的声线,任何人听了都觉通体舒畅。

  “怎么这么晚?”李课长看了一下腕表,“都十二点半了。”

  “工作没做完就耽搁了。”

  “在总经理身边做事不容易吧?”李课长微笑看着她细致的脸庞。

  “还好。”她有些勉为其难的扯开嘴角。

  “总经理的脾气不好,不过他不是个坏人,只是性子比较急。”

  练彤云点点头,心里百分之八十不认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