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恶趣味秘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练彤云用力点头,就怕他不相信。

  “刚有东西拉我的脚,还压在我身上,好恐怖……”她惊魂未定的敍述。

  不知是不是错觉,怎么觉得腰间的那条手臂似乎搂得更紧了些?

  此时此刻的她,就怕他放开手,甚至将她推回隔壁的床上去,长臂越是用劲,她反而越是安心。

  虔南屏虽然很想耻笑她,更甚者,再将她推回闹鬼的床,吓她一吓,但瞧她真的怕得三魂七魄至少飞了一大半,也就狠不下那个心来,甚至将被吓得魂不附体的她搂紧了些,传递安心的讯息。

  “不然跟我一起睡吧。”他将被子拉过,盖上她的身体,“我会保护你的。”

  我会保护你的。

  练彤云的心怦地跳了好大一下。

  再也没有比这更为动听的天籁了。

  “好……”她莫名有了小女儿的娇羞,“谢谢总经理。”

  “睡吧。”鼻尖埋进她的发里,清新香气袭人,他不由得吸了一大口馨香入肺。“明天还要早起。”

  “好。”惊惧的心因他温暖坚实的胸怀而安定,她放松的闭上眼,没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

  一夜无眠。

  但无眠的不是练彤云,而是虔南屏。

  美人在怀,而且睡得那么毫无防备,放心将自己的安危交给他,这叫他就算有想要染指之心,五指也像被贴了符般,动也不能动。

  但是,他奔腾的情欲仍在体内作乱。

  于是,他与脑中的无耻遐思奋战了一整晚,直到东方天空微露曙光,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总经理,该起床?!”

  依然困倦的他,身体彷似有千斤重。

  “唔……”他难过的呻吟,眼眸并未张开。

  “总经理?”他怎么看起来很难过的样子?难不成鬼骚扰不到她,反过去害他了吗?“总经理,快醒醒!不能被拖过去啊!”练彤云惊慌的喊。

  如果被鬼拖到那个世界去,人死了,那怎么办?

  见他仍醒不过来,练彤云猜他一定是被鬼压床了,情急之下,她抓起煮水的电热水瓶,往他头上敲下。

  “啊!”虔南屏痛醒了。

  “太好了!总经理,你解开束缚了!”练彤云欣喜得眼眶里泪花乱转。

  “你做了什么好事?”天!他的头痛到像谁拿石块砸他,“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刚刚你被鬼压,我看你醒不过来,所以拿这个敲你。”她炫耀似的晃了晃手上的电热水瓶。

  “什么?”她是在谋杀吧!

  “还好你一敲就醒,要不然我还真不知该怎么办……”

  “练彤云!”

  “总经理,什么事?”她眨着无辜的水眸。

  “你……你……”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鬼还没走吗?要不要我再多敲两下?”她扬起手中的电热水瓶。

  虔南屏怀疑她根本是藉机报复。

  “你离我远一点!”他怒吼,“敢再拿那凶器靠近我,我先宰了你!”

  ***

  练彤云的房间床头柜上摆了好几尊诅咒娃娃。

  其中,插针满到几乎无空隙的,就是虔南屏那一尊,第二尊则是平常老是对她大呼小叫,每天早上用脚踹她起床的舒波起。

  小学的时候,她曾经为了解救同班同学,跟不良少年呛声、打架,差点丢了小命,从此,她就从一个见义勇为的侠女变成敢怒不敢言的卒仔。

  不敢有任何动作,不代表她的愤怒全都暗暗吞进肚里,她改用诅咒娃娃来诅咒欺负她的人头痛脚痛全身痛,但,被诅咒的人还是活得健康快乐,丝毫未起任何作用。

  或许也是因为如此,她才敢放胆的将针插得又凶又猛,毫不手软。

  “彤云!”向非萼敲敲门板,“你上回买的那只黑色宽手环借我一下,我想配我的新衣服。”

  话说完,坐在床上的人毫无反应。

  “彤云?”向非萼纳闷的走上前,纤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还是没动静。

  她顺着练彤云的目光望去,发现她正盯着一尊诅咒娃娃,娃娃上头写着名字的纸条已经被针插满得几乎辨认不出写了啥。

  “南?”她只认得出这个字,“彤云,你发什么呆?”

  “我在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