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恶趣味秘书 >  上一页    下一页


  清晨七点半,各寝室的闹钟彷佛约定好似的,此起彼落响起,有最新流行歌曲、高分贝的铁片敲击声、令人脸红心跳的叫床声、可爱的“喔嗨唷”,还有吵死人的重金属摇滚。

  其中,重金属摇滚唱得最久,其他房间的闹钟声都停了,还一直听到“去死!去死!”的嘶吼声不断传出。

  长长的走廊上,四道门板纷纷打开,四名姿色迥异的女子走了出来,齐齐望向位于最末端,还不断吼着“世界末日到了,地球上的杂种统统去死”的房间。

  “谁去叫一下那个死不完的起床!”纤纤长指掩住打呵欠的小口,这是使用最传统闹钟──细细小铁棒不住敲击两旁小铁片──的舒波起。

  “那么吵都叫不起来了,会听得到我们的声音吗?”向非萼抓抓一头乱发,号称KTV麦克风女王的她,闹钟都灌最新的流行音乐。

  “彤云老喜欢这种怪怪的东西。”一脸睡不饱样的秦展颜垮着肩、驼着背,走向浴室。

  “你自己的喜好也没比她好多少。”舒波起斜睨每天早上被“叫床声”叫醒的秦展颜一眼。

  “我觉得我的喜好满正常的啊!”秦展颜大眼亮晶晶,一点都不觉得对于叫春声有特别喜好哪儿不对了。

  男欢女爱,天经地义啊!

  “与其每天听叫床声,不如去找个男人来实际操练。”向非萼说着,小手偷袭号称“童颜巨乳”的秦展颜丰满酥胸一把。

  “啊!”秦展颜尖叫。

  “这才是叫床声嘛!”向非萼哈哈笑着甩动如云长发。

  “非萼,你好坏!”秦展颜冲向前,自背后用力抓住向非萼的两团绵柔。

  “嗯哼……你可以再抓大力一点,哈哈……”向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向非萼露出一脸享受样。

  “呃……没人要叫彤云起床吗?”还站在走廊中央,江映水有些无措的看着已进入浴室准备刷牙洗脸,根本不管室友死活的三人,回头看看仍紧闭的门扉,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轻轻转动黑色大门的门把──将门涂成黑色也是练彤云的恶趣味之一──门甫推开,对于清晨都是被可爱的“喔嗨唷”声叫醒的江映水而言,重金属摇滚乐根本是杀人兵器。

  可是每早深入地雷区,将练彤云叫起床,几乎已经成了江映水的晨课。

  其他室友嘴上念着,但都懒得理踩爱赖床的练彤云,天生个性就是个管家婆的江映水,只好无奈的主动扛起这责任。

  练彤云房间的颜色怪异,装饰品更是可怕──拥有几十颗尖齿的尖嘴大猫、少了一只眼睛的兔子,露出背骨的狂犬……

  江映水完全想像不到这样既诡异又恐怖的房间摆设,练彤云为何能安然入睡?

  她走近睡得深沉,嘴角还淌着口水的练彤云床边,先当机立断地关掉吵死人的闹钟,再动手推摇床上的人。

  “彤云,该起床了。”江映水的嗓音轻柔,跟闹钟的音量比起来,俨然“嗡嗡”蚊子声。

  果然,练彤云仅是抬手挥掉“蚊子手”,翻身继续睡。

  “彤云,再不起床,波起的车子不等人的。”江映水连忙再推了推。

  同居于一个屋檐下的五名女孩,住的是向非萼的父母所买下的公寓。

  这公寓隔了五间房间,两间公用浴室,一间客厅跟厨房,摆明就是买来租人用的。

  不过买来的那一年,刚好向非萼大学毕业,就理所当然的搬进这房子,将其他房间分租给四名大学同学,当起少房东来。

  她们五人上班的公司虽然不同,但上班路程稍微绕一下也算顺路,于是唯一拥有车子的舒波起就担起司机的任务,每天早上载送室友上班,油钱平均分摊。

  “你这么温柔叫不起来的啦!”已经梳洗完毕的舒波起走入房间,长腿抬起,重重往床单下的圆臀用力踹下。

  “啊!”床上的美人儿尖叫了声,豁然坐起身,“有狗……有狗咬了我的屁股啊!”睡得迷迷糊糊的练彤云大叫。

  “狗?看我把你的屁股踢烂!”舒波起再狠狠踢了她两下,终于把练彤云的神智踢回来了。

  “好痛!”练彤云一把抱住江映水找掩护,“波起,不要再踢我了,再踢我晚上扎针诅咒你!”

  “来啊!”舒波起斜睨她床头柜上一整排跟刺蝟没两样的诅咒娃娃,“我怎么没有一个晚上心脏痛的?”

  “哼!”练彤云狠瞪着她,“今晚一定会成功!”刺刺刺,刺死没良心的坏室友!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江映水忙劝和,“大家都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要好好相处,人家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

  “映水,你好八股。”舒波起挖挖不舒服的耳朵,走了。

  “呃……”

  “同船渡,是说一起死吗?”练彤云的水眸好亮好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