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大肚量 >


  丁曦宁起身,五公分高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专业自信的声响,印证她的独当一面,盘在脑后的发髻一丝不苟,衬托出她优雅的颈线,任谁都猜不出她的年纪。

  关上会客室的门,经过柜台,穿过行政人员的办公室,她来到主管的办公室门口。

  推开门,坐定位后,她拿起话筒,神情专业又专注。

  “您好,康妈妈婚友社,我是丁曦宁。”

  回到位在旧闹区,两年前买的全新大楼,丁曦宁一进门便脱下高跟鞋,打开冷气机,然后一路脱衣服,再进浴室卸妆。

  这个过程就像是每日对自己的一次纵容,将专业冷静的外表抛开。

  直到来到镜子前,她还是会苦笑。

  女人真的是从二十四岁就不会老了,于是乎二十四岁到三十四岁是女人的魔术空间,保养得宜的三十四岁女人可以留一头直发,一身棉T恤加牛仔裤,一脸甜笑,活脱脱像个刚出校门的大学生。

  同样的,二十四岁的女人上了妆,盘起头发,穿上样式稳重的套装,踩着高跟鞋,一样可以展现三十四岁女人的风采。

  她在这两者之间交换,且游刃有余。

  除了几个死党熟知之外,还没被人发现。

  这个旧闹区是她长大的地方,十六岁那年父亲过世后,父亲的兄弟将祖屋卖给建商,六个兄弟各分了两百万后,母亲带着她南下租屋,后来因为她考上台北的大学,母亲又带着她北上租屋,大学毕业的那一年,因为母亲中风,她放弃考研究所,进入社会工作。

  两年之内,托康妈妈婚友社这份工作的收入和因为这份工作所认识的人的福气,她安顿好了母亲,且有余力在这个她熟悉的小区买了一间小屋子。

  之所以买在这儿,除了因为离公司不很远之外,最大的原因就是她喜欢这里的早晨。

  没有人可以体会这个晚上是夜市的地点,在晨光出现后,景色多么的纯净,她喜欢这样的反差,同样的道路,昨夜有醉客踏过,今晨依然干干净净的迎接早起的莘莘学子。

  周而复始的仰望未来。

  这让她有希望,要不然谁来给她希望?

  当然,在康妈妈婚友社那儿建立的丰富人脉,及死党们的支持,都帮了她不少忙。

  安置母亲的疗养院就是客户帮忙介绍的,连价钱都有优惠,因为疗养院老板的女儿在她的安排下有个好归宿。而她可以不花大笔钱,昂首阔步的走在公司那种地段上,多亏了婕绫无言的支助及精神的温暖,她也因此在这个社会上越走越稳当。

  她该对这一切很感恩,不是吗?

  可是……为何她的脑海不断浮现今天那张毫不隐藏对她充满兴致的男人的脸?

  其实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不过能严重影响她的……只有今天,或者该说,只有那双眼睛。

  丁曦宁边卸妆,边看着自己买的白金戒指,咬咬唇,将它拔下来,丢到一旁,然后将盘了一天的长发放下。

  微微鬈曲的长发遮住她本来就不大的脸颊,望着镜中的自己,难以名状的泡泡冒上心头,她胡乱爬梳几下头发,掬起水,匆匆抹拭脸庞。

  最近几个死党都忙,她也忙得不可开交,好些日子没见面了,但为何她因此在静谧的屋子里自怨自艾?

  毫不考虑的换上运动服,穿上跑步鞋,她把三十几岁的上班族丁曦宁丢在家里,让二十五岁的年轻女人冲出家门去寻找自由。

  晚间十点过一刻,她等着电梯从一楼爬上十四楼。

  她住的这个小区有管理员,安全又简单,分别有四栋,她这一栋属于小坪数,一层楼四户人家,多半是单身贵族或者有钱的学生,往来进出的人都很单纯低调,不会有小孩哭声、夫妻吵架声,最常见的是在楼梯间迷路的猫。

  单身的寂寞,看家庭成员就知道。

  之所以选择十四楼,是因为她可以从这儿看见自己上班的那栋大楼。说来奇怪,多半的人巴不得下班之后连公司的名字都忘记,可是她很认命,就是喜欢看着公司那栋大楼矗立在夜景中,提醒她已婚的伪装。

  只是现在的她未婚,而且正在电梯前做热身运动,转动脚踝、拉筋,适时的利用健康的运动方式释放压力。

  当的一声,电梯来到十四楼,她礼貌的站到离门口约两步远的地方,虽然遇上邻居的机会不大,可是她不希望因此吓到谁。

  电梯门打开,里面真的有人,是住在左侧的林小姐,而她身边还有个男伴。

  丁曦宁低着头,快步走进电梯,这鸵鸟似的行为充满警告意味:我不想认识任何人,也别来跟我打招呼!

  只是行经男人身边时,她才发现他的眼光似乎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

  谁啊?这样没礼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