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大肚量 >
三十六


  “费巧和你在同一间医院……”

  “你知道怀孕,不找我,却去找费巧,怎么?孩子是她的?”

  丁曦宁的眼角挂着泪水,笑了出来,“神经!”

  他的确是快发神经了,再不把这个女人绑在身边,他早晚发神经。

  “你不担心孩子不是你的?”她不是没想过他会有这种怀疑。

  “你担心?”他就不信他这么不济,会让一个女人有了他,还去和别的男人上床!那是没自信的男人才会有的想法,而他是贵气无比的尊龙,没这可能。

  “白痴。”她啃咬他抱着她却依然壮硕的手臂肌肉。

  疼痛的真实感真好,他将她抱得更紧,嗅闻她身上的味道。

  “你一身包子味。”

  “香不香?”

  “臭死了。”老天爷,他想一口把她吃了。

  “龙克东,我好想你,呜……我好想你……”她又哭又笑。

  “白痴。”他差点掉下男儿泪。

  这人世间果然有一个女人可以将他克得死死的,老爸一眼就看中,而他到今日才肯认命,他这辈子是逃不出这小女人的手掌心了。

  “我们回家吧!”他埋在她颈边,低声呢喃。

  “你抱着我走回去吗?”

  “笨蛋,当然是开车回去。”

  光是要进车子里这样小小距离的分离都这么艰难了,过去几个月她是怎么过的啊?不想了,真是可怕,而且不堪回首。

  “嗯……可是我的房子卖掉了。”

  “我还有无数间房子可以关起你!”再放她自由,他就是猪!

  “那……要去哪一间?”她现在体力不好,天天想睡,“最好离包子店近一点,我可以睡晚一点再上班。”

  “呵呵呵……”他冷笑。

  她要上班?她当他是死人吗?

  “你笑什么?喂……”

  尾声

  七个月后,小又又已经会跑又会跳,霍颖瑶带他来看曦宁姨的肚子,顺便机会教育,小宝宝就是从大肚子里出来的。

  可是成效不彰,小又又坚持丁曦宁的肚子里藏着一颗球。

  “yoyo,翻跟斗,快,给姨看……不可以拍姨的肚子,这不是球。”

  “球球……球球……”小又又口齿不清的说。

  “不是球,yoyo,叫姨,姨……”丁曦宁教得很努力。

  可是没什么效,小子坚持说球。

  “他只说球,就是不叫爸爸和妈妈。”霍颖瑶笑看着儿子那张活脱脱是他老爸翻版的俊脸。

  丁曦宁已经抢先声明,帮自己肚子里的女儿争取小又又女朋友的位置。

  “呵,现在要认老爸了?”她取笑霍颖瑶,小子早就认爸了,可是这个固执的娘还是不肯嫁。

  “小孩本来就是他的,没有认不认的问题。”霍颖瑶不像过去那么气愤与强硬,可是依然不想进入那个家庭。

  “是啊,yoyo是严家长孙,我看我还是不要当他的丈母娘,和他们那一家子攀关系,恐怕我会先阵亡。”

  两个女人笑成一团。

  “紧张吗?就这几天了。”霍颖瑶问丁曦宁预产期快到的心情,那时她是连老公都不在身边。

  丁曦宁摇头,“有过你和婕绫的生产经验,安啦、安啦,要我自己走进产房报到都OK。”

  霍颖瑶笑了,“以前总觉得你是我们之中最娇弱安静的一个,也最没个性,可是你变了,而且改变最多。”

  “呵呵呵……你要是去卖过包子,包准变得比我还坚强,我遇过爱吃却故做姿态的贵妇来买包子,她说:‘小姐,给我两个肉包,我家小狗要吃的。’我心里就想,想吃就吃,贵妇就不能吃便宜的包子喔,干嘛嫁祸给小狗?结果,下一秒她说:‘小姐,加辣一点。’”丁曦宁笑呵呵,“你告诉我,小狗会吃辣吗?”

  霍颖瑶笑到抱肚子,“高级地段的人生百态。”

  “是啊!所以我慢慢的在心里开始骂人,有钱人装模作样。”

  “所以变坚强?”

  “也不是这样,但是觉得,人啊,不过就是这样。”

  “不是龙克东的力量?”霍颖瑶看得出来,他极尽所能的宠着曦宁。

  “他会给我什么力量?他只会把我关在房子里,叫我躺一天!”言词间尽是甜死人的埋怨。

  “你够了喔,别在我面前甜蜜成这样。”

  “呵呵呵……啊,这是什么?”丁曦宁低头看着自己的两腿之间。

  霍颖瑶看了差点昏倒,一跃而起,“打电话给龙克东,快、快,落红了,快,我扶你,走,啊,yoyo穿外套,等等,我拿皮包和衣服……”

  “颖瑶,”丁曦宁很镇定,“我要先换衣服,还要洗头洗澡。”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洗头洗澡?”霍颖瑶想尖叫。

  “颖瑶,冷静一点,吸一口气,回想一下书上写的,你帮我打电话,我很快就洗好。”

  霍颖瑶接过丁曦宁递过来的手机,都还没拿稳,手机铃声就响起。

  “曦宁?”

  “龙……龙克东,我是颖瑶,曦宁……曦宁落红了,你快回来。”

  “她现在怎样?有没有怎样?会不会痛?”龙克东边说边跑出诊疗室。

  “她进浴室洗头洗澡了。”

  “她现在还有心情洗头洗澡?”龙克东挂断电话,冲出医院,随手拦了出租车,以最快的速度狂飙回家。

  “吸……吐……吸……吐……”看着满头大汗的爱妻,龙克东失去医生该有的镇定,拉着赖医生的手,“到底有没有问题?开五指了,为何还不生?”

  赖医生推开他,“你坐一下。”

  “我坐不住啊!她在痛!”

  赖医生看着冷静的丁曦宁,“我给他一针,好不好?”

  “呼……嘶……”丁曦宁点头,虽然很痛,却又想笑,“嗯,省得碍手碍脚。”

  赖医生笑了,转头看着旁边哇哇叫的年轻人,谁想得到他也是一位医生啊?

  果然,人世间都有着老天爷安排的阴谋存在,丁曦宁就是生来克龙克东的,他的医生形象毁于一旦,但此刻他一点也不在乎,只要她不痛,小孩安全健康,他什么都没关系。

  老天爷、上帝、诸神……请帮帮忙,千万要让我的老婆和小孩平平安安,阿弥陀佛!阿门!

  谁说医生不迷信?那是时间未到。谁说医生不紧张?那是因为病患不是他的老婆。

  这次,龙医生一脸髭须、一头乱发、满眼红丝,抱着刚出生的女儿站在产房外傻笑了好久,那模样让迷恋他的护士和同事们全都悔不当初。

  龙医生帅?

  帅在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