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大肚量 >
三十四


  接到丁曦宁打来的电话,费巧立刻赶到咖啡馆,看见死党脸色红润,心情好,若不是她速速招认怀孕了,她一定直接杀了这个抛弃好友的女人。

  “这三个月……”当她开玩笑耍人吗?教她如何向龙爸爸说明?

  “小姐,你会不会想太多?再想下去,你家男人娶了别人,你生的孩子就叫私生子,刚好可以再演一出戏。”

  丁曦宁的神情变得凝重,“克东他……”他一向不缺女人,该不会她一离开,马上有人递补她的位置?

  费巧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没错,龙克东那家伙最近可说是来者不拒,连窝边草都不挑,花边新闻闹得沸沸扬扬,不过他不再订花,她也不好说他什么,毕竟先叛逃的是自己的好友。

  丁曦宁的脸色乍青乍白,很快便作出决定,“很好,就让我生的孩子成为私生子吧!”

  费巧抓狂了,“你和颖瑶是哪里有病?该结婚的人不结婚,一个生了孩子,一个孩子还在肚子里,竟然都说出不结婚这种屁话!我是没有男人肯娶,不然连公交车司机都嫁!你们两个是在拿什么乔?学学婕绫好吗?早早结婚拚事业,她现在只差没在美国召集那些有钱人再办一间学校,这样不是很好!干嘛这么麻烦,一直烦恼嫁不嫁这种问题!现在是要拚事业赚钱。”

  气死人,她们四个当初有惹到谁,是不是?四个人的婚姻都这样麻烦,这年头赚钱最重要。

  “真难得你想嫁,公交车司机的月薪不过五万,你确定是你想要的?这样赚的钱够用吗?”远远飘来一道声音。

  “比你这个开咖啡馆的强多了。”费巧回嘴。自从上次求婚失败之后,这男人老是这样阴阳怪气,都快一年了,还记恨耶!记忆力这么好干嘛?

  “那你去嫁吧!”他收拾桌上的杯子,摆明了送客。

  丁曦宁看着这两个个性南辕北辙的男女,虽然一点相似处也没有,但爱情还是来了。

  她拿起费巧的手机,输入一组新号码,“我先走了,你再把我的电话号码告诉颖瑶和婕绫。”

  “我和你一起走。”

  丁曦宁压她坐下,“算了吧你。”

  “我们今天是来干嘛的?宣布你怀孕的消息啊!”

  “我本来是想听听你的意见,没想到反而听到有关他的消息,既然他已另寻妻子人选,那我很高兴,谢谢他给我一个小孩。”丁曦宁说得言不由衷,露出比苦瓜还苦的笑容。

  “你这样不就是他老爸说的,外头乱七八糟的女人替他儿子生小孩?”

  “这样听起来,好像是耶。”真无奈,人生就是这样,无法尽如人意。

  走出咖啡馆,丁曦宁回头再看一眼这个她们四个女人的故事馆,依然觉得爱情真麻烦,自从遇到龙克东之后,她总是忧喜交加,他给她从来没有过的欢乐与幸福,可是伴随而来的是从来没有过的忧愁。

  忧愁她没办法改变的事实,结果现在事实改变了,她依然在烦恼,究竟让人烦恼的是爱情,还是爱捉弄人的老天爷?

  吴奎耀看着皮笑肉不笑的龙克东,快要看不下去了。

  “喂,没有人要你如此讨好医院里所有的雌性同胞,收敛一下你那不诚恳的笑脸,我等一下会比较吃得下饭,好吗?”

  “你一向见不得我笑,我只要笑,你就抗议。老板,一份双喜烧。”

  “我还情愿看你过去那种恶心的笑容。老板,再一份双喜烧。”

  那种笑容再也不会有了,放心。

  “没位子了。”龙克东环顾一下用餐空间,中午吃饭时间,大家都挤到这里。

  “你笑一个,一定有人马上空出旁边的位子等你入座。”好友自生自灭的行径,他快要看不下去了。

  丁曦宁走后,好友坚持守住医生该有的冷静和纪律,没有演出酗酒、罢工或抓狂的戏码,脾气甚至比以前好,可是吴奎耀知道,他根本就是放弃女人,什么都不在乎了,否则不会和四楼的方护士长约会。

  “连找位子都得卖笑?”龙克东停顿几秒,“那也OK。”然后扬起嘴角。

  吴奎耀不想看见他那难看的笑脸,付了钱,端着热腾腾的午餐走开。

  龙克东端着自己的午餐,跟在他后头,好不容易找到空位,一坐下,不禁尴尬的笑了。

  “嗨,费巧。”

  费巧正忙着啃鸭骨头,敷衍的抬抬手,算是打招呼。

  “你们认识?”花店美女一向待人客气有礼,可是也没与人相熟到直接称呼姓名,吴奎耀只得小声的问:“你连花店的老板娘都没放过?”

  “不是你想的那样。”龙克东脸上无光,还好周遭人声鼎沸,费巧应该没听见吴色的问话,也幸好当初只让吴色知道曦宁,没将其它细节告诉他,所以他并不知道费巧是曦宁的好朋友之一。

  眼看好友埋头吃饭,吴奎耀也只好安静的吃午餐。

  期间有几组人马经过,总是娇滴滴的笑着与龙克东打招呼。

  “嗨,龙医生。”

  “嗨,龙医生,你这么晚才吃饭,我们先走喽!”

  “嗨,龙医生,你慢慢吃。”

  “嗨……”

  再嗨下去,费巧不能保证自己不会将鸭肉冬粉盖到龙克东的头上。

  为了避免发生悲剧,她将碗推远一些,不吃了。

  “你觉得我该不该将你现在的状况告诉曦宁?”

  飘过来的声音很小很小,几乎被喧闹的人声淹没,可是龙克东就是听见了,他收敛不在乎的表情,严肃的问:“她在哪里?”这是这几个月以来他每日都在问的问题,问到他几乎要抓狂。

  “你确定你想知道?”她故意说得很小声,双手交抱胸前,摆明了就是要在这吵死人的环境里与他谈事情。

  “请你出来,我们到外面谈。”他搁下还剩一大半的午餐。

  “不用,”费巧瞪着他,“我们曦宁恐怕没有重要到要让龙医生放下午餐去谈论她。”

  “她在哪里?”他咬牙切齿。

  费巧与一双怒眼对看,坚持不说话。

  “她在哪里?”龙克东用力拍桌子,口气严厉。

  瞬间,周遭吃饭的人全停下汤匙和筷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