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大肚量 >
三十一


  “龙克东,我好想你。”今天哭一天,她满脑子都是他。

  “你哭了?”他听出她说话有鼻音。

  “嗯。”她撒娇的应了一声,好想到他的怀里。

  “你在哪里?我去接你。”他知道她应该是经期近了,“肚子痛,是不是?”前几个月也发生过她情绪不佳的情况。

  “嗯。”她骗他,骗他肚子痛,其实是心痛,痛得要死,痛她又少了一次怀他孩子的机会。

  “你下班了吗?我去找你好了。”

  “我在你公司楼下,我们去看婚纱。”

  “好,我现在走过去。”丁曦宁决定赌了,老天爷一向待她不薄,若真的结不了婚,她也要拥有和他的结婚照。

  直到何婕绫生下胖宝宝寒言星,丁曦宁的肚子还是没有动静,不过这一次几个女人经验丰富,不再手忙脚乱。

  龙克东老神在在的开车送陪产团到医院,还肩负起安慰新手爸爸的重任,因为大家都担心寒衍幸那个大块头要是昏倒,恐怕医院找不到人手搬动他,到时只能让他在冰冷的地板上躺一个晚上了。

  另外,龙克东前几个月听丁曦宁抱怨,竟没将霍颖瑶生产那一晚的情况拍成纪录片,一直深觉惋惜,所以这一次他没窝在诊疗室睡觉,拿着摄影机全程记录。

  总算在何婕绫出院的当天夜里,他才又抱到第二次当干妈的他的女人,跟她一起看影片。

  “瞧你们一副有经验的样子。”

  “一回生,两回熟嘛。”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凑到她的耳边,“接下来该谁生了?嗯?”

  丁曦宁转身,回抱他,却说不出话。

  “我们该看日子了,老婆。”

  他爱她为朋友喜悦、为朋友忙的样子;他爱她可以端庄得体,也可以俏皮可爱;更爱她轻易的收服了他那难搞的父母亲……他的父母几乎都在第一眼就认定了她这个媳妇,她是每个男人都喜欢的女孩。

  “好。”只要喜帖还没印,还没送出去,她都可以说好,她不会让他难堪或为他带来麻烦,她知道他最不爱麻烦。

  “我们是不是要努力做人?”

  “对,”她亲热的搂住他的脖子,“我们要天天做。”

  龙克东逸出笑声,“你想天天做?”

  “嗯。”晶亮的眼睛看着她的男人,她要很努力。

  “这话若是别的女人说,我一定会害怕,可是从你口中说出来,我却觉得好极了。”他捏了下她的鼻子,吻住她红润的唇瓣。

  “有别的女人对你说这种话?”她要枪毙那些女人。

  “有别的女人想对我做这种事。”他覆在她光滑的身子上,手掌邪恶的触摸她细嫩的大腿内侧。

  “噢……”她很想哭,双腿缠上他。以后若是有人这么做,她也没办法生气或阻止了。

  “可是我只想对你做这件事。”他这辈子恐怕只会对她一个人有反应了。

  她亲吻他的耳垂,抚摸他的头发,“那就做吧,我们来生小孩。”

  看来他的女人真的很想生小孩呢!

  他们果真天天做,夜夜耳鬓厮磨。

  直到有一天,龙克东告诉她,“我找一个朋友设计喜帖,明天会寄到你的电子信箱,他说日期确定后再放上去就OK了,你顺便记下邀请名单,婚宴后,就照原订计划出国,你跟公司说了没有?”

  “说了。”

  小又又六个月大,小言言也三个月了,她的宝宝呢?没有机会了吗?

  “怎么了?”他察觉到他的新娘并不快乐。

  “龙克东,我好爱你。”她依偎着他精壮的身体。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知道她在跟自己撒娇,非常喜欢听她说这样的甜言蜜语,每次听都觉得心情飞扬,跟过去那些只有行动却从不说爱的女人一比,她纯真又美善。

  那些女人都是怎么表现爱他的?撒娇?嗲声嗲气?说他很帅?却似乎没有人对他说过这几个字。

  她爱他,像初恋那样专心一意且不隐藏,没有她这年纪该有的工于心计。

  “你真的一点都不怕这样说出来就输给我了吗?不怕我因此去寻找别朵花?”一般女人不都怕这样全心全意的对待男人之后,却换来男人的背叛?

  丁曦宁摇头,“我知道自己早就输给你了,那么就输吧!”

  “这么惨?”他紧搂着她,喜欢拥抱她的感觉。

  “是很惨。”她吻住他的下巴。

  他觉得她这样子好像咬住饵的鱼,不禁开怀大笑,胸膛上下起伏。

  这女人不像他第一次看见时那样专业冷静,也不是那样成熟稳重,她像个多变的顽皮天使,在没有他的空间里扮演着另一个角色,一旦他出现,她变成没有长大的小女孩,可爱顽皮,活泼灵动,他希望小孩像她,他想他会非常爱她,还有像她的小孩。

  “睡吧!”洗过澡的她全身香喷喷,身上还留着他爱过她的痕迹。

  “嗯。”她窝在他的怀里,强忍着落泪的冲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