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大肚量 >
二十八


  龙克东抱住她,却还是火热的埋在她的身子里,让她细弱的双腿夹着他,然后将她轻轻的放在木质地板上。

  “再一下下……再一下下……”

  可是,夜慢慢的尽了,那一下下一直没停,他在她的身子里这里一下,那里一下,像是要向她讨回这些日子她欠他的很多很多下。

  清晨,龙克东全身呈现满足歇息的状况,精壮的双腿缠着她的,长长的手臂圈着她的腰,重重的压在她身上。

  这是丁曦宁熟悉的重量,每晚他一定要抱着她才睡得着,这几天他冒出了黑眼圈,显示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当她抚摸他的眉头时,闹钟晌起。

  他张开眼睛,“你没睡?”他是昏过去了。

  “怎么可能没睡?是昏睡过去。”她笑说。

  借着微弱的光线,他看见她一身的红红紫紫,不禁对昨晚狂暴的伤了她感到愧疚。

  “要不要洗澡?”

  她点点头,嗅闻他身上好闻的味道,然后下床,当经过床边的落地镜时,先是愣住,随即娇呼连连。

  “老天!我是不是真的被强暴了?”她身上布满他烙印的痕迹。

  龙克东从后面抱住她,“女人,你也帮我看看,我昨晚好像被一只猫又抓又咬。”

  她大笑的转身,环抱他的腰,“老天!那只猫该修指甲了。”

  “是啊!”他牵起她的手,高高举起。

  她看见了他套在她无名指上的戒指,停顿几秒,哽咽的开口,“你确定你要娶我?”

  他沉默不语,牵着她转一圈,裸着身子跳舞。

  “我还有一个住在疗养院的母亲。”

  他亲吻她的小手,“我们找一间大一点的房子,将你妈妈接过来一起住。”

  “这样你要多奋斗二十年。”豆大的泪水滚落她的脸颊。

  “我体力好,不在乎多奋斗几年。”他亲吻她的额头,再转一圈,让她一头长发更乱。

  连她披头散发,红鼻子、红眼睛的时候,他都觉得她可爱,他这辈子栽得这么惨了,还有什么条件是他要考虑的?

  她一直哭,哭得抽抽噎噎。

  他抱起她,走进浴室,踏进浴缸,打开水龙头放热水,然后让她趴在他赤裸的肩膀上哭泣。

  他会记得这一刻,他的女人收下他的戒指,流下感动的眼泪。

  听着哗啦啦的流水声,和她的哭声,他轻轻拍着她的背,像是抱着这辈子最珍贵的宝贝。

  丁曦宁坐在霍颖瑶的床边,依然因为被求婚而感动得哭个不停。

  小宝宝大声哭泣,拚命舞动手脚。

  一会儿忙着拿尿布,一会儿急着找衣服的费巧,快要受不了了。

  “小姐,你是专业婚姻服务的冷静代表耶!你不是一向冷然看待世界?爱哭的人一向是我,拜托,帮我把尿布拿去厕所,我快被臭死了。”

  “医院里不是有传言,说会有贴身保母吗?怎么我好像一直没看到她?”丁曦宁还算有理智,边吸鼻子边问。

  费巧翻个白眼,狠狠的瞪她一眼,“你再说,我就叫你去洗小宝宝的屁股!明知故问!”那是故意说来吓唬严家老母亲的。

  “不要有也好,我舍不得小又又的屁股让别人碰。”

  半梦半醒,听着好友们抬杠的霍颖瑶笑出声,“还好我是剖腹生产,医术先进到伤口迅速愈合,要不然一定会因为你们的对话而大笑,伤口再次裂开。”

  “你没睡呀?”擦干眼泪,丁曦宁哑着声音问。

  “有人在一旁哭得那么伤心,我怎么睡?”

  哭……是啊,呜……她又想到龙克东了。

  “呜……”既然颖瑶没睡,那她就哭大声一点。

  “喂……”霍颖瑶欲哭无泪,“你得了产后忧郁症啊?”

  “嗯……”

  “还嗯呢,说说看,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刚刚说了,你没听见吗?”

  “小姐,我刚刚在睡觉。”

  “你说你没睡。”

  “产妇通常都是半梦半醒。”费巧举双手投降。

  “你这种状况,真是比我怀孕的时候还难缠。”霍颖瑶难忘自己怀孕时,难以控制的情绪起伏。

  一听到“怀孕”两个字,丁曦宁又低声泣诉,“我就是没办法怀孕才哭,呜……好羡慕你们可以怀孕。”

  “那就去检查啊!龙克东他们医院有不孕门诊,那位医生是全台湾不孕妇女的神,你去让他看看。”

  “那是他工作的地方耶!你生产时,我已经够丢脸了,现在还要我去不孕门诊看诊,你让我死了算了。”

  “那去他的诊所,我有他诊所的名片,先去检查,有大问题再去医院。”费巧抱着睡着的小又又,非常坚持的说,不容许丁曦宁说不。

  “呜呜呜……你陪我去。”

  “我陪你去,谁顾颖瑶和小又又?”

  “我顾。”一道男人的声音突然响起。

  丁曦宁和费巧吓一大跳,眼睛瞪大的看向门口。

  救人喔,没天理了,三个女人的窝,这个男人竟然当自家厨房一般随便进出!

  霍颖瑶的脑袋最清醒,不悦的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对喔!你是怎么进来的?”

  丁曦宁和费巧异口同声。

  这些日子以来,严恺之尽心竭诚的守在屋子外面,耐心得体的买来各种婴儿必需品及产妇需要的补品,多少得到了两位代理保母的原谅,她们总算愿意给他一点好脸色看。

  他提了提手上的袋子,“有人托我带这个来。”

  “我的……”丁曦宁恍然大悟,那是她原本要带来这儿,却忘在客厅的换洗衣物。“龙克东呢?”

  “走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