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大肚量 >
二十二


  “他老爸不是急着要抱孙子?”霍颖瑶酸溜溜的说。她男人的家人也想抱孙子,可就没想迎接孩子的妈进门。

  “他迷你迷得快要精神错乱了,你说他不想娶你?你自己胡思乱想的吧?”费巧十分不解。

  何婕绫深知曦宁会这样说,一定有她的道理,于是决定等一下再细问,现在先转移话题,“来吧!这个夏天腰围最重要,恐怕也只有你们两个还有腰可以束了,修改过的是费巧的,没修改的是曦宁的,你们去试试吧!”

  不知是无忧还是藏忧,费巧迅速离开去换衣服。

  丁曦宁一动也不动,“以后没有华服好换了,你打算几年后回来?”

  “拿到硕士学位就回来,这期间还是会回台湾生小孩,然后再去。”

  “你姊放人?”

  “她乐得很,以后正好有理由出国采买,我看国内的房子还是让你们去住好了……喂,你去住。”何婕绫推了推霍颖瑶,她最担心这个看起来精明无比、胸大妖娇,事实上单纯无心机的死党。

  “好,你记得留下钥匙,以备我不时之需。”

  “你们两个可不可以盯着那只鸟?她也是一身问题,别让我在国外还要担心你们。”何婕绫放不下这些死党。

  无奈再怎么放不下,离别终究是注定好的。

  “为何说龙先生不娶你?”她拿出一款新衣,随意的问。

  丁曦宁看着眼前两名孕妇,很缓慢的开口,“我没避孕。”

  所以?

  “我们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不过我想时日一长,他一定会发现,而光是这个原因,别说他娶不娶,我都不会嫁。”丁曦宁露出苦笑,“他是独子,龙爸爸第一次来公司就摆明要抱孙子,急着叫龙克东结婚……我真的没想到自己会面临这种传统的问题。”“不孕”两个字实在太难说出口。

  “会不会是因为你工作太忙?要不要辞职,试一阵子看看?”

  丁曦宁摇头,“我不能以我现有的未来去赌未知的未来,我的母亲不能一日没人照顾,目前这样很好,我很知足。”

  “凭他的能力,养五个你全家老小都绰绰有余,你为何不对他说明?”因为不孕而失去心爱的男人,何婕绫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霍颖瑶抓住何婕绫的手臂,“这种问题,问我就好。”她有惨痛的经验,连没辞职都让人瞧不起了,甭说未婚就辞掉工作待产,那是家世背景良好的女人才有的权利。

  何婕绫想了一下,懂了。

  女人要有骨气,若只能依赖男人,或是以为嫁入豪门就成为贵妇,别说男方会欺负到头上,连死党都会不齿。

  “对不起,我们是坚强认真的新女性,我不该教你放弃你的事业。”

  “干嘛这样?我还不是最惨的,在座还有怀孕却结不了婚的人。”丁曦宁笑说,抛开自身烦恼。

  “谢谢你的夸奖啊!丁曦宁。”霍颖瑶撇了撇嘴,接受第一惨奖杯。

  她们就是这样,不论面对顺遂或不顺遂的生活,都是一笑置之,且越来越坚强。

  “你们有没有觉得,自从毕业之后,我们变得更坚强了?”

  “拜托,我们在学校的时候就很坚强,好不好?回想一下我们是怎么从秃头卢那儿拿到毕业证书的。”秃头卢是通识课的老师,却像是当铺老板,三十二个学生当了二十二个。

  三人相视一眼,不禁开怀大笑。

  半晌,何婕绫想到一件事。

  “费巧呢?”换衣服也换太久了。

  丁曦宁看向柜台,悄声说道:“老板也不见了耶!”

  其它两人挑起眉头,想的原因都是一样,真是让人不脸红都不行,现在还是大白天呢!

  “我看……我们先走吧!”

  说得也是。

  三人安静的起身,离开时还贴心的将“今日公休”的牌子挂在门上。

  屋外阳光普照,她们回头看着小巧可爱的咖啡馆,这是她们四个女人的故事馆。

  丁曦宁每每走在阳光下的台北街头,便觉得世界上没有什么事击得倒她。

  是啊!婕绫说得没错,她们都越来越坚强了,不过毕业五年,她像是拥有了金刚不坏之身,强壮又坚定。

  她习惯的弯进小巷子。唉,已经在排队了。这间包子店多年来屹立不摇,她从老板吃到小老板回来接手,情况还是没变,只要晚个几分钟,便只能想办法找别的东西吃,都这么熟了,还是没一点特权。

  老板看见她,“丁小姐,来晚了。”

  丁曦宁露出尴尬的笑容。是啊,人家中午时间出来买午餐,她是中午上班,又喜欢这间包子店的包子,只得碰运气,老板看她平易近人,总爱找她抬杠,而且自从小老板回来之后,像是多出了时间,越谈越多,让她连名片都交出去了。

  老板进进出出,当靠近她时,偷偷塞了一个包子给她,“拿着。”

  她老实的收下,也没离开队伍,继续排下去,实在是这间包子店的包子太好吃了。

  终于轮到她,小老板快速取出两个菜包、一个肉包,急急塞给她。

  “我只要两个……”

  “四十四元。”小老板笑说,然后询问下一个客人的需要。

  丁曦宁掏钱付帐,心想,没关系,多了请陶敏吃。

  她没心眼的离开,再转进便利商店,买了饮料,然后边走边吃老板塞给她的红豆包子。

  这红豆包子可爱小巧得不得了,应该是小老板开发的新产品,下次再问有没有卖。

  她喜欢这样的午间时刻,台北的人声气息是这样的生动,生命转动不停。

  当她顶着阳光走进大楼时,已经吃完手上的午餐。

  上了楼,她将装了两个包子的袋子放在陶敏的桌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