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大肚量 >
二十一


  情人间的话语都是实话,她选择相信,因为知道既然是自己的选择,那么她就该相信他,不然这样的爱情不是太累了吗?她想将两个人的相处方式简单化。

  “如果有一天你又想追别的女人当妻子,请你第一个告诉我,我不会去瞎闹,我会放你走。”

  他可不希望她放他走,紧搂着她不放。

  丁曦宁不得不承认,有了他三不五时的来访,无论是对她或对她的屋子,都有暖化的作用。

  “喂,你知道吗?我的耳朵长了一颗痘痘,有点痛。”

  “是吗?我看。”

  她腻在他的怀里,“你知道吗?喂,你先听我说。”

  他仔细看着她的耳朵,手掌却不安分的伸进她的T恤里,爱极了她在家里不穿胸罩的习惯,另一只手则滑进她的短裤里,描绘着她浑圆的臀部,长指往前一探,又进入她的细嫩里。

  “别……”好不容易才离开卧室,他们能谈谈别的事。

  这是个风和日丽的假日,他却缠着她,不打算出门,昨天夜里、今天初醒,他像个体力过剩的顽皮大男孩,恣意的缠恋她的身体,蛮霸的、耍赖的手段全都用上了。

  她的软声抗议,最后成了他吃进嘴里的呻吟。

  “别这样吗?”龙克东露出邪恶的笑容,知道她绝对会配合他,于是握住她小巧的翘臀,让她趴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你准备好了。”

  丁曦宁无力反对,她带给他的迷幻与狂喜是一种毒,她只想随他的放肆与狂躁前进未知的世界。

  她背后的每一丝线条都是他的毒药,挺翘的臀部让他想无数次的进入与掌握,他是男人,而他有一个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陪着他驰骋。

  “你好美……”

  他啃咬她的肩头,看见她埋进沙发里呻吟,他环抱她的腰肢,增加她负担他的力量,她是这样柔弱,却也如此强大的包覆他。

  这个神奇而让他失控的女人,他怎么会让她放开他?

  因为丁曦宁早上固定要去疗养院看望母亲,霍颖瑶是正常上班族,费巧则是从下午开始忙,所以她们四个大学死党若是要聚会,总会配合她选在早上,还好这间咖啡馆只要一通电话,便在当天为她们提早营业。

  这次聚会后,何婕绫和警官先生就要出国了,她们从没想过低调的何婕绫竟是最早走入婚姻的人。

  霍颖瑶拍了下肚子,“至少回来台湾一起生吧!”

  “你拍小力一点,若不结婚,好不容易未来有个儿子可以养你,你没事干嘛拍肚子?”费巧哇哇叫。她这些死党,每个看起来都成熟美丽,一旦耍任性,那真是无人能比、无人能敌。

  “还是不想结婚?”丁曦宁热爱婚姻,看不下去要一人生宝宝的霍颖瑶如此坚持。“都四个月了。”当初婕绫与警官先生夜夜春宵时,是谁说一定要小心避孕的?结果,说的人与被说的人都不婚怀孕了。

  一向魅力四射的霍颖瑶多了几分孕妇的沉稳,“不结。”那份坚持的强度与她肚子里小孩的奶奶的撒泼成正比,人可以被欺负,但不能被瞧不起到这种程度。

  “我支持你,颖瑶,他家要这样瞧不起人,你一通电话打来,我马上回来。”何婕绫很有义气的说。她们四个认真努力的女人,对于彼此,恐怕比亲姊妹还要情深义重。

  “你们都这样惩罚男人的喔?婕绫不结婚,颖瑶也不结婚,这样好了,反正婕绫有的是钱,弄一间屋子让我们四个女人住,自己生、自己养,不用愁男人,多好。”费巧提出建议。

  “嗯,这也可行,只是我没说不结婚。”何婕绫率先抗议,“我是目前不能结。”

  “反正你们都有道理,搞不好最后是曦宁最早结婚,我看她那位龙先生没把她摆在身边,一整天心情都不好。”费巧在医院看过龙克东好几次,他没有一次是好脸色。

  突然被点名,正在吃精致蛋糕的丁曦宁不得不抬起头,虚应的说:“我……我没问过结婚这种事。蛋糕好好吃,费巧,你家男人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费巧当下愣住,随即沉下脸,“谁说那是我家男人?!”那个长发鬼!

  俗话说得好,物以类聚,尽管在不同的环境中成长,她们四个女人的本质几乎相同,于是看上她们与她们看上的男人,条件也相差不多,面对的问题更是几乎相同,他们对于婚姻似乎都有些低能,与某方面的难行。

  究竟是现代男人的通病,还是她们四人就这么会选,统统选到无法顺利完婚的男子?

  搞什么?!其中两个都大肚子了,还是没有一场婚宴可以吃吃闹闹。

  “喂,我们四个是不是被下了什么诅咒?怎么就是没人可以走进婚姻里?”费巧感叹的说,多么想为死党们办一场轰轰烈烈的婚礼。

  “那你率先嫁给那个公交车司机好了。”何婕绫建议,反正长发老板的动作这么慢,费巧离过一次婚再回来,还来得及嫁给他。

  “我想也是,找个稳定的长期饭票,在家养孩子、等老公。”费巧顺着她的话说下去。

  其它三人噤声,没再表达意见。

  费巧感觉背后发毛,用眼神询问三个死党,她们默默的点头。

  是的。长发老板正端着四杯水果茶,像根柱子立在费巧的后头,看起来像是快要着火了。

  “我不知道原来你这么想养小孩、等老公。”

  “呵呵呵……”费巧尴尬不已。

  长发老板放下水果茶,“你在咳嗽,我加了几片干柠檬。”

  何婕绫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酸啊!真是酸死了。

  她瞪了费巧一眼,“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有告诉我们?”

  “好,我招认了,有恐婚症的人是我,他……他前几天问了,我没答应。”费巧嗫嚅。

  哈哈哈……

  “现在谁能告诉我,我们四个嫁不出去,究竟是男人不想婚,还是我们有问题?”在婚友社上班多年,丁曦宁早就看出死党们的障碍。

  “那你没问题,我们就让你先嫁,如何?”费巧回嘴。

  “他不娶。”丁曦宁一脸认真的说。

  他不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