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大肚量 >
二十


  她整张脸都红透了,靠着他的协助,才能顺利打开门锁。

  门一打开,龙克东便拉着她进入屋里,随手关上门,将她压在墙壁上,再度探索她的香气。

  他的薄唇霸道的占住她的小嘴,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气味,温热的手掌来到她丝质衬衫的领口处,迫不及待的解开钮扣,一颗、两颗、三颗……

  低吼一声,他毫无耐心的用力一扯,衬衫上尚未解开的钮扣掉落在地板上。

  “你弄坏我的衬衫了。”丁曦宁娇喊出声,着急、害羞,却又无法逃开。

  他的头埋进她的颈窝,含住她冰凉的耳垂。

  “我会赔你。”

  这……这男人太野蛮、太霸气了,而这一切……太快了,快得她呼吸急促,双脚发抖。

  龙克东拦腰抱起她,看着她美丽的模样,敞开的衬衫,淡粉色的胸罩,因为他的拨弄而撩高的窄裙……他忍不住低头,在她的胸前印下一吻。

  屋内的温度宜人,可是两人的体温逐渐升高,他额头上的汗水滴落在她身上。

  “喂,你好脏……”她娇嗔,伸手想要推开他。

  尽管抱着她,他还是比她有力气,无论她使出多大的力气,他都无动于衷,嘴唇在她细嫩的肌肤上留连,让她痒得受不了,又叫又动。

  “你别这样呵我痒……真的……啊……”

  他喜欢抚摸她每一寸肌肤,喜欢听她这样失控的尖叫,完全没有平日的专业和冷静,此时的她是个等待宠爱的小女人,年轻、敏感、一触即发。

  也许是娇嗲,也许是娇爱,他们有如一对恋人,纠缠出激情。

  “哪一间?”他笑问。

  她不肯回答,径自逸出恶意的笑声。

  “你说是不说?说是不说?”他故意搔她痒。

  丁曦宁拚命扭动身子,差点滚落地上。

  “后面那间……啊!你不能按那里……很痒!很……啊……”

  又踢又挣扎的结果就是让他瞧见更令男人兴奋的景象,窄裙上滑,露出引人遐想的地带,浅粉色的丝质内裤包覆着迷人的柔软……

  他大步走进房间,抱着她一起倒在软绵绵的床上……

  春夜如歌,喘喘的唱,低低的哼,他不论快慢,都汗湿她的灵魂,直到月牙快要掩去,曙光乍现,他才松开手,让她躺进他的怀里。

  他依然维持在她里面的姿势,嫩背贴着他厚实的胸膛,他抱着她,极度满足的闭上眼睛。

  就让他们两个遭天谴吧,因为他和她享受了各种热辣的相爱方式,还让一个冷静有礼的女人沉沦地狱里。

  “你把我教坏了……”

  丁曦宁很想反驳,可是酸痛的身躯与疲倦的眼皮都让她无法吐出话。

  这是他们这几个星期互相牵挂对方的结果,没有吃饭、看电影、通电话的过程,甚至连mail都没有互通过,就直接进入了彼此……她知道他有过无数个女人,但还是跌了进去,第一次交出自己。

  她希望自己够成熟,可以面对自己的选择。

  爱情的过程因为先前的滞碍,造成现在的加速进行,龙克东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也不隐藏自己的需要,他需要她,无论是生活上或是床上。

  在她的哀求下,他不再送花。

  费巧当然知道这阶段的进展若不是结束,就是更进一步,丁曦宁没有逃避,点头招认。

  但是爱情进行的速度怎么会这样快?快到他们像是相知、熟识多年的情人,就像费巧说的,他与她是很相似的人,他们的看法、标准、行事态度,基本上都相同,连诚实也是,他像是她的另一片拼图。

  “所以你常常来这儿真的是跟林小姐约会?”

  “上床。”他说得直接,毫不避讳,不想骗她,但也说得很明白,“我们是单纯的床伴,如果让你觉得不舒服,以后换你到我那儿。”

  “那天你送花给我却……”还是来这儿……和林小姐上床?

  “那天她生病,我来看她,顺便告诉她,我在追求妻子。”

  “噢……”丁曦宁哀号。未来她要如何和林小姐打招呼?她为何要选择这样的男人?

  “你担心她会像陈艳如她们那样?”那次她被打,他至今还很愤怒。

  “你也和陈艳如她们上床?”老天!她后悔了,原来她不过是他的床伴之一。

  龙克东的黑眸微黯,“我没有。和我交往过的女人都知道我没有经营两人未来的意思,所以没有瞎闹的立场,那两个纯属白目。”

  这话听来很伤人,丁曦宁的神情有些脆弱。

  他知道她又想岔了,环抱她的腰,嗓音低哑的说:“这次不一样。”

  她咬着下唇,不发一语。

  “若是再见到我跟别的女人约会,欢迎你来闹。”

  “这是甜言蜜语吗?”

  “这是实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