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情大肚量 >
十九


  “既然戒指都拔下来了,干嘛还梳着发髻?今天不是二十五岁吗?走了啦,我看见我家员工在门外,你不是想去吃东西?”

  顺了顺头发,丁曦宁认了,谁教自己爱说话损费巧,活该被她恶整。

  掏出水杯里的戒指,丢进包包里,她起身追上死党。

  虽然门外的那束花让她却步,可是今天未婚,那么拿花又何妨?

  至于爱情……还是尽量远离比较好。

  结束了一整天的休假,丁曦宁觉得自己是个披头散发还捧着引人注意的花束的怪女人。

  她为何没有将花束丢掉?是因为费巧的警告,还是……

  这个星期以来,他的攻势让她在每一天都想起他,以及那次抚过她的脸颊的情景。

  他真是深知女人的弱点,花束里一张卡片也没有,要不是费巧,她不会知道花是他送的,还是……他早就算计好了她会放在心上?

  而他成功了,她的注意力再也无法自他身上移开。

  他和她之间究竟起了什么化学作用?

  她连走进家门都会想起上次在这儿遇见他,结果躲在外面两个小时的惨痛经验。

  推开大楼的门,她低头掏钥匙,眼角余光瞄到电梯门刚好开启,有个人走出来,说也奇怪,她就是知道那人是谁,赶紧举起花束遮住脸。

  龙克东最先注意到的,就是那束花。

  拿花挡路?有人是这么走路的吗?

  他不会认不出那束花的包装纸和缎带,这些日子以来,他天天亲自到医院楼下的花店买花,可以确定那是他今天选的花。

  若眼前的女人不是丁曦宁,那么就是她将他的爱心弃之如敝屣,转送给别的女人。

  他露出邪笑,看着女人越过他身边,那走路的姿态,让他的笑容更加扩大。

  电梯门开了,又关上。

  很好,她上楼了。

  他一边朝楼梯间奔去,一边想着学生时代的辉煌历史,相信自己可以边跑边看电梯停在哪一楼,然后……

  丁曦宁鬼鬼祟祟的踏出电梯,吐出一口气后,用钥匙开门,“还好没被发现……”

  “原来你的头发这么长。”龙克东贴近她的耳朵,轻声的说。

  喝!

  丁曦宁吓一跳,差点喘不过气,转身便对上他那双调侃的眼眸。

  他更加靠近她,将她局限在自己与大理石墙壁之间。

  “今天是费巧的同学?嗯?”

  看着他亲昵的拨弄她的头发,她整张脸爆红,想要凶他,想要骂他,偏偏沉溺在他的眼眸里,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只能无意识的喃念:“费巧……”

  “你该不会告诉我不认识她吧?”他慢慢俯首,鼻子几乎要碰到她的。

  这男人怎么这样?他的气息都吹拂在她的脸上……

  丁曦宁缩着脖子,“我……我有男朋友……”拜托,谁来将这个男人弄走?

  “我不在乎。”龙克东邪笑的说。

  他连她已婚都差点不在乎了,有男朋友算什么?!

  这男人!

  “可是我在乎。”

  他的眼眸盈满笑意,“在乎?那就进屋里去,可能会好些。”

  “龙克东,我的意思不是说……”关起门就可以和他胡搞,她在乎的是……

  既然不进去,那他只好在这里吻她了。

  他抓住她的两只手臂,覆上她欲言又止的柔嫩唇瓣。

  龙克东没有想到自己这么想要她,直到这一刻才知道,他这几个礼拜的忍耐是多么的艰难。

  “龙……”

  开口骂他呀!丁曦宁,表现出你的理智与专业。

  可是不能耶……他密密实实、强制的、霸气的吻住她,这样的感觉不曾有过。

  她不是青涩的少女,接吻的经验也不算太少,可是一旦对像是他,她却无法思考,全身软弱无力。

  他贪恋着她的柔软,不断的展开攻势,彷佛想将她吞进他的身体里,擦撞出的火花,让她无法控制的全身战栗。

  舔了舔她的上唇,他才放开她,近距离的看着她红嫩的脸颊。

  这样细致的肌肤分明是年轻女人才会拥有,他之前怎么会被骗?为何没发现?

  还害她被那个疯女人赏一巴掌,伤了她细嫩的脸颊。

  丁曦宁脸庞红透,小嘴微张,气喘吁吁。

  他的大拇指抚弄着她的脸颊,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隐含着笑意的沙哑嗓音命令道:“开门。”

  她迷迷蒙蒙,心跳如擂鼓,根本无法做出反应。

  好半晌,沉溺在他大男人又蛮又爱耍赖的氛围中的丁曦宁,好不容易才想起今天下午说过的话——

  女人可以老,可是不能是处女。

  “你刚刚说什么?”耳朵痒痒的,好想再听一次他的声音。

  他逸出性感的笑声,“我说开门。”

  她咬了咬嘴唇,知道门打开后会发生什么事,可是她可以拒绝吗?她拒绝得了他吗?

  转动钥匙,她感觉到他的身影从背后笼罩下来,让她无所遁逃。

  “你在发抖,丁曦宁。”他贴近她的耳朵,低沉又戏谑的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