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恋梦工场 >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他去了几趟制作公司,都吃了闭门羹,透过关系向制作“她是我妈妈”的拍摄公司打听,也探不出结果。

  想不到今天他和客户约在这谈公事,倒见到了她本人。

  其实令方若没有看过那张照片,他会和其他把目光投向安曼的人一样,认不出她就是最近一个多月来,人们茶余饭后闲话电视剧节目的热门人物。

  她吸引人物注意力的第一点,通常是她异常高佻的一七○公分身高。卸了荧幕上的浓披肩的乌黑长发,她看起来就像个朴素的大学女生。

  谁也想不到“她是我妈妈”剧中冷艳妩媚,教人又恨又爱又怜的崔文姬,私底下是这副邻家女孩的模样。

  “我先帮你点了一杯杂果宾治。”安曼坐下时,碧芸说,边打量着她。“你看起来有点累。”

  安曼掀掀起眉毛,嘴边浮起一抹戏谑的笑。

  “昨天我可是一刻也没停过呢。”她倾身用崔文姬那带点诱惑,又带点邪恶的声调,低声道:“一大清早,背着我那个残废的丈夫,在车厢里勾引我那不学无术的继子,然后去为一栋新大楼剪采,又去监督时装表演彩排。”

  她煽煽她那只不必戴假睫毛,就又浓又密又卷的睫毛,继续以装出来的诱人微哑嗓音低语:“接着,还有个高龄一甲子的大财主,等着我去让他生龙活虎一番,以证明他依然精力旺盛,可以为所‘欲’为。”

  碧芸咯咯笑。“小曼,你可真是完全融入这个角色了。”

  “才不像。她和崔文姬比,差多了。”

  安曼和碧芸同时吓了一跳,转向她们邻桌旁的两名中年妇人。她们见安曼看着她们,盯着她的目光马上移开,旁若无人地继续发表她们的评论。

  “崔文姬是我所看过,最狐媚、最会玩心眼和耍手段的女人。”

  “咳,那是演戏呀,戏里的角色嘛。我还真希望每个女人都有她那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和勇气。”

  “什么勇气呀?那叫为达目的,不计一切、不择手段。她根本是拿男人当工具和利器,像黑寡妇蜘蛛,专门摧毁和并吞男人。”

  “她那也是为环境所逼,怎能怪她?她吃尽了男人的苦头,上了他们多少当呀!男人都把她当玩物,只想玩她的身体。”

  “别忘了,她结了三次婚,杀了她第一任丈夫时,手段多么残无人道。现在她不但利用她第四任丈夫的财势,而且对那个可怜的残废男人的儿子猛抛媚眼。她还把她的嫂嫂给逼疯了……”

  安曼深吸一口气,再次倾身向前,声音压得低低的,向编剧抱怨:“听见没有?我做了这么多的苦差事,你居然说什么‘你看起来有点累’!”

  她们的笑声引得周围的人都转过头来,邻桌的两个女人不高兴她们的重要谈话被打断了,还凶巴巴的瞪过来一眼。

  编剧和女主角越发笑不可遏,却都不得不用手捂住嘴巴,低着头,小声的咯咯笑。

  “说真的,这出戏这么成功,小曼,应该好好谢谢你的卖力演出。”

  “你找我来是谈加薪吗?”

  安曼只是开玩笑。制作部门的预算紧得制作人天天叫苦,大家都知道。

  “要是收视率上升的情形再持续一、两个星期的话,听说大老板准备给每位演员发个大红包。”

  “有这等好事?”

  收视率再好,犒赏全体员工一个大蛋糕,就算老板很大的心意了,至多加开几瓶香槟,安曼在这一行的时间不算短,岂有不知“红包”必有其他缘故!

  果然,碧芸接下去便说:“打铁趁热嘛,我们要加个大概十集的戏。喂,你可不是听我说的啊。其他人都还不知道。”

  什么大红包呀,原来是戏要延长。

  “小曼,那边有个男人盯着你也。”

  “盯着我的人可多了。”安曼是戏谑也是无奈的口吻。“还好认得出我的没几个,不然我就要变成过街老鼠了。”

  “这一个不一样。这男人盯着看的如果是我,我就对他回眸一笑。”

  这可就奇了,认识碧芸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大女人主义、女权拥护者。她尤其最看不惯在公共场所眉来眼去就勾搭上,或互相搭讽刺,男人、女人都不例外。

  安曼转头看何方神圣打动了碧芸的钢铁芳心。

  “别看,他走过来了。”

  碧芸的警告迟了些,那个“不一样”根本已来到安曼座椅旁边。

  “不一样”果然不一样。英俊潇洒不稀奇,在演艺圈俊男美女见得多了。结实强壮嘛,健身室练一练,任谁都可以练出一副运动员体格。

  这个“不一样”,双眼炯亮,充满智慧。智慧是任何名牌皆无法包装的。

  只是他表情十分严肃,看起来不像是仰慕者。

  “安曼小姐,对不起,打扰你们。我姓展。”他掏出皮夹,拿出一张名片递上。

  “我就知道。”碧芸失望地小声咕哝。

  律师。安曼颇意外,反倒不十分意外他一来就直呼她的名字。

  他周到、礼貌地也给碧芸一张名片。碧云一看他的职业头衔,马上精明地丢给安曼一个“我来发言”的眼色。

  “展律师,”碧芸和气地微笑。“你认识我们安小姐?”

  令方的眼睛只看着安曼。

  “不认识,不过今天很荣幸见到安曼小姐本人。”

  “你想要她的签名吗?”碧芸问。

  令方目光仍然不曾移动。

  安曼本人清纯可人,一点不像命运凄惨的女人。她张大的黑眸甚至显得十分无邪,不施胭脂的美动人心弦。

  “抱歉,我不是你的影迷。我可以坐下吗?”

  不等安曼或碧芸回答,他已拉开椅子,请他自己入座。

  “我不记得我做过违法的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