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恋梦工场 >


  “花这么多钱装满屋子,却吃即食食品呢,你的生活概念应该修正一下。”

  这个小讨人厌。她应该就此打发她走了,安曼却听见自己在向她解释——

  “所有装潢、设计都是朋友帮的忙,卖家俱的也是相熟的朋友,价格算得很便宜。”

  “跟你说个故事。一个尼姑向一个富商化缘,请他捐钱资助兴建庙堂。他只给了尼姑几千元,还十分不悦。而同时,他屋里坐着个古董商,送来一座据说是唐朝的宫灯。富商问那宫灯要多少钱。”

  “‘不多,老爷,你是熟人了,我能赚你的钱吗?两万,照原价,这可是半卖半送啦。’。”古董商说。

  “富商大喜,心想,一座唐朝宫灯才两万,便宜。他马上付钱。”

  安曼对她迷迷眼睛。

  “好故事,小鬼。它给你什么启示?”

  “拥有一切的人在应该付出的时候,偏偏特别吝啬。”

  “唔,是有一点。遇到花言巧语的骗徒,小心上当。”

  “你现在知道了吧!”

  “知道什么?”

  “卖你家俱的所谓相熟朋友,说不定占了你便宜,你还感激得不得了。知人口面不知心哪。”

  “哼,说得好,小鬼。”

  小妮子很豪气的拍拍她的肩。

  “现在起你不用担心,有了我,任骗子或恶人再诡计多端,也无处遁形。”

  安曼再次教她弄得啼笑皆非。

  “你长得像照妖镜不成?”

  她对着安曼端详。

  “你有没有发现,我们长得很像?”

  安曼又叹一口气。“我没那么大的福慧。你还是到别处去……”

  “我本来有一张我小时候我们合照的照片,可惜扒手偷我钱包时一起偷走了,不然拿给你看,便是一件铁一般的物证。”

  她真是不死心。

  “嗯,把你可怜的爸爸叫来,他或许可以当人证。”

  “没办法。”

  “扒手连他一起偷了?”

  “他死了。”

  安曼盯着她。她悲戚的表情不像是装的。

  “对不起。”

  “哎,别难过。他若地下有知,晓得我找到了你,一定含笑九泉了。”

  悲与喜之间的转变这么快,获得了最佳女演员金奖的安曼都有些自叹弗如。小鬼若去当演员,肯定青出于蓝,更胜于蓝。

  “听着,也许你父亲去世,没有母亲,都是真的。我很同情,可是你不能……”

  “同情!”她瞪着大眼睛,大喊:“同情?”

  安曼感到一阵不安。真是莫名其妙。

  “如果你无处可去,我可以让你在这住几天,但你不能长久住在这。”

  “你把我当过路的小乞丐吗?”

  “你不是尼姑,我也不是富商。慢着,我跟个十四岁的小女孩说这些做什么?”安曼懊恼的咕哝。

  “你打定主意不认我就是了,对不对?”

  “我不是你母亲。你找错人了。”

  有一会儿,安曼以为她会哭,或大吵。两者她都不知要如何应付。

  结果静默地抿着嘴半晌,她说:“我要上厕所。”

  “在那边,向前走,第三扇门。”

  安曼刚要喘一口气,思索如何处理这个平空冒出来的麻烦,电话响了。

  第二章

  “安曼,猜猜本周收到多少观众写给你的信?”

  “她是我妈妈”的编剧汪碧芸,劈头就哇哇叫,她的兴奋今天一点也感染不了安曼。

  “恐怕多半是骂我的吧?”

  “一封也没有。崔文姬的坚毅、果敢,成了全国女性效法的榜样。许多已婚男人现在都减少应酬,尽量下了班就回家陪妻子,有的还甜甜蜜蜜带朱古力和一束鲜花回家。卖朱古力的和花店都大发利是,全部寄感谢卡给你。那些得以重温恋爱时的浪漫的家庭主妇,写信的写信,寄礼物的寄礼物。观众为你疯狂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