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恋梦工场 >
五十六


  “老爸、妈咪在上,我来负荆请罪。”

  “又是老爸、妈咪啦?”令方摆出严厉相。“不是‘扁伯’、‘鳗鱼’吗?”

  “啊?”珊珊一向掰得别人满头雾水,内功自然不凡,立刻领悟何来的“扁伯”、“鳗鱼”,并马上知道她已被原谅。

  “负什么荆啊?”安曼好笑而为她松绑。“真亏你想得出来。”

  转头一看,旁边的小女孩小咪,背上也用绳子绑了个锅铲。

  “她看见我的打扮,非要我也给她绑一个。”珊珊尴尬地说明。

  “你看你,以后总该记得要安分守己,以身作则,做妹妹的好榜样了吧?”令方训道。

  珊珊大喜。“小咪是我妹妹,那么你们也要像收养她一样收养我了?”

  安曼不及做答,女孩咕咚一声双膝点地。

  “父母大人在上,请受珊珊一拜。”

  她当真前额着地的大礼拜下。

  抬起头时,泪流满面,声泪俱下。

  “珊珊自幼无父无母,没有管教,四处流浪时又总是遇人不淑,为了保护自己,变得鬼灵精怪,诡计多端,但实在本性善良,聪慧伶俐,八面玲珑,能屈能伸……”

  安曼笑倒在令方肩上。令方亦忍俊不住。

  “行了,行了,你少自捧自擂几句吧,再说下去,我耳膜要抽筋了。”令方拉她起来。

  “我只是要你们知道,从今而后,我一定痛改前非。不过成了你们的女儿,我便改头换面了嘛,再也不是以前的珊珊了。”

  安曼摇了摇头。“忽而泪如雨下,忽而笑嘻嘻,前后不到一秒。碧芸找你演戏还真找对人了。”

  “啊!”珊珊一掌拍上额头。“刚才有人打电话来,说一班人在等你去录影。”

  “我,天哪!糟了!多久以前?”

  “就是刚刚呀。”

  “你快换衣服,我送你去录影厂。”

  令方歉疚地把女孩们带往客厅,让安曼更衣。

  “不对!”他想起来——“我刚刚把话筒拿起来了。”

  然后他看到客厅电话的话筒也搁在一边。他拿起来听。

  “喂?喂?”是安曼在卧室对着他拿起的分机喊。

  “没事,小曼,我在客厅等你。”

  珊珊看糊涂了。“我方才明明和一个男人说过话啊。”

  门铃声大响,拉紧急警报似的,外加碧芸十万火急的大喊大叫。

  “小曼!小曼!开门哪!里面的人仔细听着,我已经报警了,你可别乱来呀!”

  令方听得不明,走去打开门,碧芸跌跌撞撞扑进来,但,是她后面一群人的冲力,将他撞得往后倒在地上,三、四个人压住他,压得他七晕八素。

  幸而他们很快站了起来,令方要喘一口气,忽然两、三个男人,一左、一右、一前、一后的把他架住。一个摄影师扛着摄影机对着他拍个不停。

  安曼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你们做什么呀?我们几时改用这种方式试镜了?”

  她一出声,其他的声音全都静下来。珊珊早就吓得呆住了,小咪躲在她后面。

  好几张中愕的脸转向安曼。

  “小曼!”碧芸喊:“你没事嘛!”“我是没事呀。”安曼不解地环视她的工作同仁们。“今天录影现场在我家吗?我怎么没听说?”

  “能不能先叫他们放开我?”令方问。

  “哎,放手,放手,”碧芸挥着手。“这是自己人,不是坏人。”

  “我们这哪来的坏人?”安曼奇怪地问。

  “小朱打电话催你去录影,听到你喊救命,然后好像嘴巴给捂住了。他马上通知我,我便……”

  忽然,碧芸看到安曼涨得通红的脸,她转去看令方,他抿着嘴笑。

  “要命。”碧芸咕哝。“我真的报了警呢。”

  才说完,大队警车已来到安曼门口。

  “我也报了警。”小朱说。

  警察冲进来,现场只有令方一个人光穿了裤子,裤腰上的皮带还来不及系上,又光着上身,衣衫不整的,还顶着一头乱发。

  “别动!”

  其实没有人动。

  好几管枪口对着令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