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恋梦工场 >
五十四


  “我被强奸了!”

  “喝,恶人先告状!”

  他咧嘴笑。“不,这叫先下手为强。”

  她紧紧抓住被子遮到下巴。“这……怎么会……”

  “发乎情,顺乎自然。”他柔声道。

  他伸手轻拨她肩上的秀发,将它们掠向肩后,注视她的双眸柔情无限。

  她的尴尬、难为情,不知不觉消失。

  “我很幸运。”他轻轻低语。“没想到我竟是你第一个男人。”

  一阵愕然之后,愤怒涌上,取代了娇羞。

  “什么意思?”她摔开他的手。“你以为我人尽可夫吗?只因为我草草率率、随随便便和你行了婚礼?”

  “不,小曼,我只是……”

  她刷地拉着薄被裹着身体跳下床,看到他的昂然男性之躯,血液涌上脸庞,再看到床单上她“失身”的血迹,脸色一下子变白。

  “小曼……”

  她冲进浴室,砰地反锁门。

  本来她只是有点不知所措。昨晚发生的事,谁也不能怪。正如他所说,是顺乎自然。

  发乎情的,恐怕只有她。而结果她变成自取其辱。

  她站到莲蓬头底下,让水冲过她的身体,云雨缠绵,历历如目,她身体发热,心却发冷。

  “小曼。”他敲着门。

  安曼关了水喉,踏出浴缸。懊悔无用,昨夜她心甘情愿,要怨尤,怨尤自己好了。

  “你说我们的婚姻是有实效的?”她问,心平气和。

  “是。我说强奸是开玩笑,小曼……”

  “那好,我要离婚。”

  门外一片沉寂。

  “我说我要离……”

  “我听见了。小曼,你出来再说,好吗?”他好声好气。

  她套上浴袍,拉得密密的,把腰带束紧,开门走出浴室。

  他穿回了衬衫和西裤,不过衬衫扣子没扣,头发凌乱,赤着脚,看起来不但不显狼狈,反而该死的性感、诱人。

  她几时变得如此欲望旺盛了?

  她清清喉咙,把对着他胸膛的眼睛移上去瞪他的眼睛。

  “我出来了,要说的还是同一句话。我要离婚。”

  “小曼,你误会了。我……”

  “你没有误会,我是……”她说什么呀?她又清清喉咙。“我是说……”她忽然脑子一片空白。“你把衣服穿好行不行?”

  令方看看自己,看看她迷乱的眼神,微微一笑,脱掉了衬衫。

  “你……我叫你穿……”

  “我已经穿着了,所以我想你真正的意思是要我脱掉。”

  “不,我误解了,你的意思是……”

  “你看,你语无伦次,主词、谓语混淆不清。”

  “不……你……我”

  他解开裤子,让它松落。他竟然没穿内裤。

  安曼觉得她的眼睛着火了。不,是身体。她发出一声呻吟。

  他便吻住她那声呻吟。

  然后昨晚的一切又开始了,她只觉得全身绵软,由着他卸去她的浴袍,当他的嘴唇短暂移开,她马上衔上去,饥渴若行在沙漠中。

  他拥着她一起倒向床。

  “令方,不行,不能再……唔……”

  “不能再什么?”

  “这……哦……是不对的。昨晚就不该……”

  “谁说的?昨晚是补洞房。现在,是履行我的承诺。”

  “什么……什么承诺?”

  “我说过我会补偿你。哦,小曼。”

  “噢,我没法想。”

  “不要想,小曼,感觉就好。你感觉好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