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恋梦工场 >
四十六


  “她如果不和我们大家在一起,她的恐龙爸爸再来,我们就没法帮她,只好让她被带走了。”

  “你如此威吓她,和她那无赖继父有何不同?”安曼责道。

  “她必须明白,除了珊珊,她还可以信任我们。珊珊不能二十四小时分分秒秒与她伴着。”他小声地说。

  “她受了太多惊吓和伤害,你就暂时由她去,慢慢她会适应,了解我们对她没有恶意。”安曼不自觉跟着压低声音。

  “跌倒了,最好的办法是马上站起来。她精神上和内心的伤害可以慢慢复原,对人的反感却越早纠正越好,久了,她习惯避开生活在一起的人,更不会接近其他人,便会形成自闭。”有理,安曼点点头。

  “她又听不见,我们干嘛小声说话?”

  “她听得见。”珊珊和令方同时说。

  “我刚刚才发现的。”令方说。

  安曼既惊且喜。“这是否表示她不完全是哑巴。她选择不说话而已?”

  “心理学上的说法,是她以此来回避和自卫。”

  “哇,老爸,你好有学问哦。”

  这时,小咪很慢地由桌子底下小心的探出头来。

  也许因为他们小声低语,她没听到声音,好奇地探视一下他们在做什么。

  只一瞥,瞥到三只眼睛都注意着她,她很快地又缩回去。

  “我肚子饿了。”令方大声说,到桌旁拉开椅子坐下。“哗,茶叶蛋、肠粉油条,好丰富呀。”

  安曼在另一边。“这儿还有豆浆。”她提起壶。

  空的。

  珊珊拿烤好的多士给令方。

  “咦?”她掩住嘴。

  装茶叶蛋的大碗内只有两个蛋,盘子里只有两碟肠粉油条。

  “早餐是很重要,没有重要到要如此暴饮暴食吧?你们不怕撑破肚皮吗?”安曼睁着目瞪口呆的珊珊。

  “什么?”令方不明就里。

  “这一大一小两个女孩,吃掉了十八个茶叶蛋,八碟肠粉油条。或者,应该说,是用一壶豆浆冲到肚子里去的。”

  “啊?”令方捧住腹部。“我忽然觉得胃胀。”

  “可是,这个不是我装豆浆的壶呀。”珊珊跳着脚。“小咪!”

  小咪像一只小老鼠似的由桌下窜出来,没跑几步,便被她身上的负载物绊倒。

  十几个茶叶蛋滚向地板,肠粉油条掉了一地,由倾倒的壶中流出来的豆浆淹过肠粉油条,追着茶叶蛋。

  小女孩坐在这一堆真相大白之中,泪眼汪汪,恐惧地看着令方和安曼。

  而他们都看呆了。

  “你为什么要偷嘛!”珊珊哭了起来,大喊:“你会害我们被赶出去的呀!”

  小咪哇地放声大哭。

  不顾满地狼藉,安曼跪蹲下来,把小女孩哆嗦的身体搂抱住,一面柔声哄着安抚她。

  珊珊慌忙捡拾起茶叶蛋,和被豆浆泡得湿淋淋的肠粉油条。

  “别捡了,珊珊。”令方安慰她。“不要紧的。”

  “蛋还可以吃。”她捧着蛋,哭道:“不要生气,妈咪。你可以赶我走,不要赶小咪。我没有看见她偷,要不然我会阻止她的,是我的错。”

  “谁也没有错。”安曼不禁热泪盈眶,把她拉过来,也搂住她。“没人说要赶你们。”

  令方看着抱在一起,哭成一团的三个女子,摇了摇头。

  “为了几个蛋,一堆肠粉油条,一壶豆浆,如此哀恸,要不要把它们埋了,立个碑呀?”

  安曼瞪他一眼,但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才对嘛。小孩子们不懂事,你跟着哭什么?我不会赶你们走的。”

  珊珊用手背把眼泪一抹,一张脸已雨过天晴。

  “这是妈咪的房子。”她说。

  “嘿,这妮子还真现实。”

  “从我见到她到现在,她第一次说了句合理的话。”安曼抱着小咪站起来。

  她用手指温柔地拭去小女孩脸上的泪。“没有关系,小咪,不要哭了。”

  小女孩盯着她半晌,慢慢地举起一只手,怯怯地摸她的脸,抹了她一脸的豆浆。

  “哈哈哈。”珊珊指着她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