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恋梦工场 >
四十四


  她将他一只手臂由一管袖子中拉出来,再拉另一边时,他忽然来个大翻身,她反应不及,给撞倒下来,他一手一脚一伸,结结实实把她扣压住,她怎么也推不开他。

  安曼心跳如飞、呼吸急促、体温上升。

  他只管睡他的。

  神经病,他连美人在怀都没知觉,她在这穷紧张,瞎兴奋。

  失望地叹一口气,她偷偷把头偎近他一些,靠着他的肩窝。

  啊,感觉真好。他的男性味道,真迷人、诱人。

  无奈哦,良辰虚设。

  真教碧芸说中了。乌鸦嘴!

  第八章

  安曼作了个梦。

  荒诞无稽的梦。

  梦里她变成男人,令方成了女人。

  成了女人,仍有一副昂藏之躯,也还是那张英俊迷人的脸,却身穿套装,足蹬三寸高跟鞋,说有多究兀怪异,就有多突兀怪异。

  偏偏她在梦中那个同样突兀怪异的女人身材,却西装革履的不男不女,死命穷追他这个不女不男,最后在他的半推半就下,她和他共效云雨不说,她且神勇威猛,连番进攻,令他欲死欲仙,终而招架不住频频讨饶。

  “安曼。安曼。”

  咦,性别变了,姓名倒没变。

  她睁开眼睛,吃了一惊,大叫:“哎呀!”

  站在床边的令方,可不是穿着一件女人的浴袍吗?不过尺寸小了,便敞开着,露出了他结实的男性胸膛。

  “对不起,珊珊来敲门时,我正在淋浴,便随手拿了你的浴袍套上。”

  原来如此。“我醒啦?”

  他好笑地掀眉。“大概吧,你眼睛是张开的,除非你有睁着眼睡觉的习惯。”

  “珊珊起来了?几点了?她看见你了?你穿着我的……你在我的浴室里洗澡!哦,天哪!噢!”令方把她蒙住脸的双手拉开。

  “现在不到六点半。珊珊是看见我在房间,但我不是光溜溜的,你没什么好担心的。”

  “谁管你是不是一丝不挂被看光了?我完了,这一下我的名节全毁了。”

  “你的名节?”

  “珊珊正当青春期,她会如何想呢?看到你从我房间里的浴室出来,穿着我的浴袍,却衣不蔽体,而我……”

  “你在床上未醒,衣着整齐。”他拉拉她昨天穿的衬衫,“有些皱而已。”

  “我想,珊珊会想,老爸和妈咪终于名副其实了。”

  安曼的脑子这才全部清醒了,记忆回来了。

  婚礼。赶急就章的婚礼。

  她领他上床,为他脱衣脱了一半,被他压住无法动弹。

  她涨红着脸。“我看你在沙发弓腰驼背缩腿的,好心好意让你到床上睡,你却恩将仇报。”“哗,我醒来时,明明你四肢如八爪鱼抱缠住我。唔,不是我不懂消受美人恩,实在是我的膀胱胀得非起来不可。我费了好大力才把你手脚掰开的哪!”

  “胡说!”

  “可惜我没有拍照存证。”他笑着俯身亲亲她的额头。“早,美人。”

  她难为情死了。“早。”咕哝一声,她再不敢看他。“让路,我要下床。”

  “遵命。”

  他紧着腰带以下的部分,不知是否也光溜溜?可惜她没胆子瞄一眼。

  “你有没有多一件浴袍?”她淋浴时,他在门外问道。

  “有。干嘛?”

  “那好。因为这件我需要穿着。”

  “你的衣服呢?”

  “你只帮我脱了一只袖子,所以全成了梅菜了。”

  “我还脱了你的鞋子和臭袜子。”

  “我的袜子才不臭。你若嗅到味道,是你靠我的脚太近。”

  “脚臭,袜子也臭,一样。”

  “哦,差多了。脚的气味是人体自然体气,你嗅过,应辨得出自然气味与臭味的不同。”

  “去你的,谁去嗅你的脚,研究它的气味?”

  他哈哈笑。“谢谢你,小曼,你真体贴,可见你是爱我的。”

  你爱我吗?

  “讨厌。你早上起来忘了照镜子。”

  “哎,我们新婚头一天就拌嘴拌得像老夫老妻,不知是好还是不好。”

  她开门出来,好对他瞪眼睛。

  “谁和你新婚?没那么多闲工夫和你拌嘴。你不穿你的衣服,要如何出门?”

  “皱兮兮的怎么穿出去?给人看了,以为我穿着衣服和你在床上打滚。”

  “那你永远不走了?赖在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