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恋梦工场 >
四十一


  “及绑架我们的女儿。”安曼加上一条。

  “你告我?笑话!”无赖哇哇叫,跳起来,用香烟指着他们每一个人。“你们和这个医院,那个臭医生,串通起来绑架我女儿,打伤她,把她锁在这个房间,不让我带她走,条条大罪。老子告你们全部!”

  “是我们堵在病房门口,吓得两个女孩不敢出来吗?”令方口气平静,而冷静中自有一份律师威严。

  无赖马上把门口的椅子一脚踢得老远,踢痛了脚趾头,他抱着脚又跳又叫,状极滑稽,引起四周一片笑声。

  “不许笑!”他大吼。

  安曼摇摇头。“你根本不在乎小女孩的死活。你要多少钱,你说出来,不要在这无理取闹。”

  “律师!我要找律师,告你们,非告不可!”无赖犹在装腔装势鬼吼鬼叫。

  心想,吓吓他们,可以要得多些。有钱有地位的人最怕打官司,闹得厉害,医院的生意也会完蛋。

  “我就是律师。”令方给他一张名片。“欢迎你告我们。我同时免费为你服务,如何?”

  无赖一看名片,脸色变灰,噤了声。

  不过是个无知、贪婪之徒。或许可庆幸的是,他不是小咪的生父,而是继父。

  “你让开,我进去把孩子们带出来。假如小咪……我是说你的继女,她愿意和你回去,我们没有话说。你不能威吓她。这里每个人都会看着,都是证人。”

  安曼心平气和。跟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小女孩虽是哑巴,”一个社工站向前。“我们有懂手语的人,可以问她是谁打她,用香烟头烫她。”

  “手语?那个小哑巴,小蠢蛋,只会比手画脚,她会什么的手语!”

  “她会!”

  病房门突然打开,珊珊抱着小咪,小女孩一眼看到继父,害怕地双手紧紧搂住珊珊的脖子,把脸藏在她肩上。

  “他妈的,你这个小贱……”无赖吼着伸手去抓小咪。

  令方和原医生冲上去,一人一边抓住他,把他拽开。安曼和碧芸赶快将抱在一起的两个女孩拉过来。

  “哎呀,痛!痛啊!要断掉啦!”无赖杀猪般嚎叫。

  令方和原医生一人扭着他一只手臂不放。

  “现在还没断,不过我可以帮帮你。”令方手上加使些力,温和无比地说:“干脆把他的两只手都扭断,好方便他有充足的理由告我们,你说如何,原医生?”

  原医生微笑。“没问题,好主意。我知道如何让他断得接不回去。”

  “不要!不要!不告了!不告啦!”

  “不告了!”令方柔和地问:“真的不告了?”

  “不告了!不告了!不告了!”

  “真不告了?”原医生礼貌地问:“再考虑一下吧?”

  “说不告就不告了嘛,口罗嗦!”

  “那,带不带小女孩走啊?”

  “她是我女儿,我为什么不能带她回家?”

  “小咪,要不要和恐龙爸爸回家?”珊珊问。

  小女孩仍趴在她肩上,头也不抬地用力摇着。

  “你看见了,她不要。”碧芸说:“她看都不敢看你。你这个继父可真做得威风八面。”

  无赖不作声。

  “关于小女孩的领养问题,我们坐下来谈谈,你有意见吗?”令方问他。

  “她不是我生的,我得回去问问她妈。”他狡猾地答。

  “原来你还懂得尊重你太太,失敬。我们派人去请她来好了。”

  “妈的,这个小麻烦带过来时才几个月大,老子养了她好几年,凭什么白白送给你们!”

  “所以我说我们坐下来谈。”

  原医生的办公室于是又变成谈判协议处。

  无赖自知理亏,协谈进行得很顺利。

  说协谈,不如说是议价。他狮子大开口,索取一百万。

  他们绝不会亲眼目睹此人多么可恶之后,放弃为小咪争取脱离他的魔掌。但也不容他把小女孩当发横财的利用对象。

  令方软硬兼施,安曼配合他作游说,两个人合作无间。

  最后小咪的继父同意以四十万“成交”。带她回去,他得多养一张嘴,她又是哑巴,属于伤残,能“赚”到四十万,聊胜于尽了。

  夜长梦多。令方立即去准备必要文件回来医院,要他当场签名盖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