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恋梦工场 >
三十八


  安曼已开始呻吟。

  “我告诉你了吧。”令方对珊珊责备地道。

  “我还没说我的好主意呢。”

  “你就说呀,急死人了。”碧芸催道。

  “我不要听她卖弄智慧了,令方,她又瞎掰了是不是?”

  “我哪有?”珊珊委屈地叫嚷。“我向医生保证,我们带小咪回家以后,会好好照顾她嘛。”

  安曼的脊背僵直:“我们?”

  “她告诉医生,你我是她和小咪的爸妈,因为忙于事业,请人照料小咪,不料保姆是变态狂。”

  碧芸呛住,一口咖啡喷了出来。

  安曼撑住额头,哭笑不得地发出哀鸣。

  第七章

  第二天,安曼正在录影,珊珊即紧急地打电话到录影厂,她妆也来不及卸,向导演请了假便赶赴医院。

  “你匆匆忙忙的去哪?”碧芸在电视公司门口碰到她。

  “医院。”

  “我和你去。”

  “那好,坐你的车。”

  安曼发现她手脚都在发抖。

  “小咪病情有变?”碧芸问。

  “是社工找到她父母了。应该说,她继父和她妈妈。”

  “不用说了,虐待那女孩的是她继父。”

  “我不知道。在医院的是她继父,他要带小咪回去,珊珊说小女孩吓得躲在浴室里不肯出来,那个男人快把医院闹翻天了,他要告医院和社工,说他们绑架他女儿。”

  “你那位律师男朋友呢?”

  “珊珊已经通知了他,他此刻大概也在路途中。”

  令方和她们几乎同时抵达医院。

  小咪的继父一派无赖相,身上酒气冲天。穿得邋邋遢遢,穿着塑胶拖鞋的脚像有几百年没洗过。

  他搬了张椅子坐在小咪的病房门口,大口大口抽着烟,一副凶神恶煞状,没人敢走近他。

  安曼一出现,崔文姬的装扮马上被认出来,有的人不相信自己眼睛的尖叫,有的人立刻兴奋地奔相走告,不一会,走廊两头挤满了医生、护士和住院病者,大家赶来参加同乐会似的。小咪的主诊医生和两名社工均在场,令方为安曼介绍,他们和她热情的握手。

  “珊珊呢?”她着急地问。

  “谁?”

  “她女儿。”碧芸说。

  “哦。”

  大家都知道。

  “在里面。”一位社工指指关着的病房门。“她很保护那小女孩。”

  小咪的继父稳坐如泰山,一只贼兮兮的眼睛狡猾地盯住安曼打量。众人的反应,让他知道这个衣着高贵的女人是个重要人物。

  “他很麻烦。”另一位社工说:“不管他是否带得走小咪,他都要告我们。”

  “他休想把小咪带回去。”令方坚决地说。

  医生很困惑。“昨天那个大女孩说她和小女孩是姊妹,而你们是她们的父母。”他指令方和安曼。

  “这话给那无赖听见,”碧芸对安曼和令方说:“会连你们也一同告上。”

  “我去和他谈谈。”安曼说。

  “不,我去。”令方说:“你别靠近他,天晓得他会对你怎样。”

  “我觉得你们都不要去,”碧芸阻止他们。“告医院,告社工,这人摆明了耍无赖,对付这种人,一个字就摆平了。”

  “钱。”令方冷冷道。

  “那也还是要和他谈,看他要多少,才肯让小咪留在医院平静的疗伤治病。”安曼说。

  “小咪的伤没有严重到非留在医院不可,她也没有其他需要治疗的病症。”

  碧芸白医生一眼。“你不能顺应情况,撒个无伤大雅的谎吗?”

  “没用的。”社工说:“他若关心小咪,她此刻也不会在医院了。即使去对他说小咪得了不治之症,他必定也是无动于衷。”

  “说不定多一条告我们的罪名,指小孩的病是我们的错,要我们负责赔偿呢。”另一位社工说。

  “总而言之……”碧芸说。

  其他人异口同声接道:“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