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恋梦工场 >
三十四


  唉,伤脑筋。她读不读书,他们烦恼个什么叫?

  “我洗好啦!”珊珊跳出来。“呼,这个澡洗得够久,差点洗掉我一层皮。”

  她看看安曼,看看令方。

  怪哉,两个人怒目相向呢。

  “你们商量好婚期没有?”

  他们同时瞪向她,同时开口:“什么婚期?”

  “婚期都不知道?我看该上学重读的是你们。好,我免费为你们上一课,谁教你们是我的老爸和妈咪呢?婚期,结婚日期是也。”

  “嗟!”令方说。

  “废话。”安曼咕哝。

  “为了你,人人绞尽脑汁,你尽会乱说话。”令方责道。

  “不晓得有你们这对笨得要命的爸妈,怎会生出我这绝顶聪慧的女儿。”

  “因为你不是我生的。”安曼说。

  “谁是你爸爸?”令方说:“没凭无据,胡言乱语。”

  “所以口罗,你们应当赶快结婚,我好合法的认祖归宗。”

  安曼和令方皆啼笑皆非。

  只听珊珊煞有介事的继续道:“不过呢,终身大事须得从长计议,反正我都这么大了,等也等了十几年,不在乎再多等个几天。且不忙急着办这件事,我们可以去看小咪了吧?”

  他们几乎把小女孩忘了。

  小咪醒了,细瘦手臂上插着许多针管,脸色苍白,眼神呆滞,看着教人心疼。

  “今天稍早有两个社工来过。”私家护士告诉他们,下巴朝小女孩奴奴。“她一句话也不说。”

  来过的社工是令方联络的。

  “谢谢你。”他点点头。

  私家护士会意离去。

  “小咪,你好吗?”安曼柔声问,轻轻拉住小女孩一只小手。

  珊珊说过“小咪”是她给小女孩取的名字,因为她瘦小得像只小猫咪,问她话,只会发出嗯嗯唔唔声。

  小咪的眼睛看到珊珊后,便如见到至亲的人般,直直望住她,眼泪直流。

  “我想,让珊珊陪陪她吧。我们待会再进来。”令方向安曼耳语。

  他们于是退出病房,站在走廊上。

  “碰到这种情形,你怎么办?”安曼问他。

  “小咪是……看情形,及依据医生的诊断,她是遭人虐待。我联络了警方,告诉他们我们在何处发现她。他们已有人来看过她,是否已找到她的家人,我就不知道了。”

  “虐待她的若是她的父母,找到他们,让他们把她带回去,不是等于把她又送回虎口?”安曼忿忿道。

  他慨叹。“这是任谁都无能为力的。他们是她父母,便有权带她走,旁人没法阻止。”

  “为人父母,就有权利把子女虐待得不成人形吗?小咪身上伤痕累累,她才几岁啊,做父母的,如何狠得下心下这种毒手?”

  看过太多类似个案,令方司空见惯,他了解安曼的激愤反应。

  “如我所说,旁人真是无能为力。”

  “无能为力是因为有力不愿为吧?”

  他一怔,失笑。这是拿他的说法来反击他嘛。

  她不禁亦不好意思地笑着。

  “对不起,这么说你是不公平的。”

  他不在意的摇摇头。

  “世上没有多少事是公平的。想想那些被忽略、被放弃、遭遗弃、被错爱的孩子。”

  “被错爱……”她低语。

  “爱之不适,足以害之。”

  “我了解你的意思,我只是想到,你和其他义工或社工,你们所做的,无非是关心、帮助那些孩子。但像珊珊,她并不要被安排去领养家庭,你们立意是好的,她却觉得被逼做她不愿做的事。”

  “珊珊是个例外,她太……”

  珊珊由病房出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