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恋梦工场 >


  “我们做朋友好不好?做姊妹也可以。我认你做妹妹好了。”

  女孩肩膀一耸一耸的,鼻子吸着气。

  安曼到她前面蹲下来。

  “哎呀,泪流满面的,你哭什么呀?”

  真要命!

  女孩抬起头,泪眼汪汪看着安曼手上的柠檬茶。

  “跟你说了半天话,口渴舌干的,你却只顾自己,好自私。”

  安曼好气又好笑。

  “为了口渴哭成这样?真有出息的呢!”

  女孩接过杯子,仰着脖子咕噜咕噜喝茶,喝得涓滴不剩。喝完,空杯子还给安曼,用手背和手掌抹干眼泪,化啼为笑。

  “你的柠檬茶做得还算差强人意。”

  哟,她还挑剔呢。

  “真的?不好意思,委屈你了。”

  她咧咧嘴。“除了柠檬茶,你还会不会做别的?例如可以咀嚼的食物。”

  安曼叹口气。“饿了就说饿了,咬文嚼字,装腔作势。”

  “饿了,有没有吃的?”

  小妮子挺会顺着竿子往上爬。

  俗话说得好,请客容易送客难,何况她是不请自来的小麻烦。

  “我可把丑话说在前面,吃饱了,你得乖乖回家才行。”

  “行。”她高兴地一跃而起。

  这么干脆?!安曼不免有些狐疑,可是,反悔来不及了。

  女孩欢欢喜喜跟她进屋,眼珠子闪亮地滴溜溜打转,教安曼有些担心自己是否引狼入室。她立即纠正她的多疑。小鬼再怎么坏,毕竟是个孩子。

  “哗,真够气派,这些装潢和家俱很贵吧?”

  “它们只是组合在一起看起来很不同凡响。”

  “你是说它们不过虚有其表,就像一些表里不一的人一样?”

  安曼再次怀疑她是否真是十四岁。不论如何,她绝不是个普通的女孩,她有可能是个大麻烦。

  “厨房在这边,小鬼。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这是厨房啊?哇,比我以前的房间足足要大上三倍。我住在那根本连房间都不算,没有窗子,又暗又小,像个黑洞……”

  “接下来你要告诉我,你可怜的爸爸娶了个凶狠的继母,欺负、虐待你,叫你做苦工,不给你吃饱穿暖,逼得你离家出走寻母,而你所受的苦都是我的错。”

  “咦,我可没说哦。不过既然你良心发现,我可以考虑既往不究,只要你现在开始补偿我。”

  她大摇大摆移开餐桌旁的椅子坐下,等着享受她的“补偿”。

  安曼摇摇头,打开冰箱。但愿让她饱餐一顿之后,她会乖乖离开。不过安曼有个不好的预感,这小妮子没这么容易打发。

  “她会到哪去呢?”

  展令方着急但冷静的在客厅里踱着步。这个问题,过去二十四小时里,他对着空气问了不下千百次了。

  尤百珍,他的好友,继续对他发射连珠炮。

  “你这人还真能忙里偷闲给自己找事做。一个单身汉,好端端的弄个半大不小的女孩在家。你自找麻烦也就罢了,还把我给拖下水。说得好听,是临时保母兼助理监护人呢,分明是当她的侍婢,那小鬼多难缠呀!做你的朋友真够倒楣……”

  “照片没拿走,她应该不会走太远。”令方低语,把百珍的话噪牢骚全当耳边风。

  “什么照片?”

  照片在他手上,他递给她。

  “珊珊视它犹如护身符,她不可能忘记带走它。”

  照片里一名容貌姣美的少妇,怀抱着一个大约一岁的小女孩。少妇美则美矣,神情却带着忧怨和沉郁,小女孩明眸皓齿,笑得天真烂漫。

  “这是谁?”

  “珊珊的妈妈。”

  如果珊珊说的是实话的话。问题是,她的话十句有七、八句是谎话,另外两、三句则半假半真。

  “好漂亮。咦?”百珍仔细端详。“这个女人好眼熟,我好像见过。”

  “真的?”

  令方马上燃起了一线希望。百珍是他前任女友,两人分手后维持良好友谊,当令方这位刑事律师忙不过来,一通电话,她立刻拔刀相助。尽管她嘴上不饶人,爱叼叼不绝,却是心细如丝。

  “快想,你在哪见过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