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恋梦工场 >
二十六


  “我说的是她说他是她爸爸。其实她没说,她叫他老爸,可是他矢口否认,却坚持相信我是她妈妈。”

  “这么复杂,比我们的戏还要精采。”

  安曼由镜子里瞪他一眼。“这若只是一场戏,倒容易了。”

  碧芸笑。“喂,你觉得他怎样?”

  “她太想念她妈妈,碰巧了看了‘她是我妈妈’,弄假成真,把自己想像成是我——崔文姬——生下以后,被抱走的女儿。”

  “谁说她呀,我问的是展令方。”

  安曼拿面纸抹掉脸上的冷霜。

  “他怎样?”

  “少装了,小曼,那男人太英俊,你又没瞎,会看不出来?”

  “好吧,他是很好,关我何事?”

  “他喜欢你。”

  “成千上万的观众都喜欢我。”

  安曼走进洗手间洗脸,碧芸跟到门边。

  “你明知道我的意思。”

  “碧芸,别瞎起哄好不好?他是为了须要我帮忙找珊珊。他和那女孩都不相信我没生过孩子。”

  “你干嘛瞎热心?她这一闹,把你的名字、形象都毁了。这种消息,”碧芸挥挥一封观众的信。“比绯闻还可怕。”

  “清者自清。”

  “小曼,你不是新人了,你该明白传媒的杀伤力。”

  安曼瞥她一眼,走回化妆室。

  “上面叫你来的是不是?”

  “谁不知道我们是好朋友?当然我是进练的最佳人选了。赶快摆脱这件事,小曼。虽然我觉得,”碧芸对她挤挤眼睛:“和展令方约会不是坏主意。”

  “哦,拜托。”

  “从那个×某人之后,你不跟任何男人出去……”

  “什么×某人?”安曼失笑。

  “我不屑提他的姓名。”

  “那就别提,他早就过去了。”

  “过去了?真好笑。低档是忘了那份爱,会还把每个男人都当害虫?”

  “你不知内情,碧芸。这位律师先生鄙视我的职业。”

  碧芸张大眼睛。“我不相信。为什么?”

  “他提过他‘明了’我如何在这个行业中,‘奋斗’以求成名。”

  “什么话!”

  安曼拿起皮包和外套。“我不在乎他的想法。我说过,清者自清。”

  “不在乎才怪!怪不得这几天一拍到你对男人玩机心、耍他们的戏,就吃NG。”

  “我只是太累了,和展令方没有关系。因此我现在要直接回家,洗个热水澡,上床睡大觉。”

  “恐怕没那么容易,那个男人在会客室等你。”

  安曼顿在门边,心跳停了一拍。“谁?”

  “和你频频吃NG无关的男人呀。”

  “他在会客室?”

  “等了好几个小时了。”

  “你怎么不早说!”

  碧芸笑盈盈看她跑过通道,低语:“还不在乎呢。NG吃太多了,装也装不像了。”

  她的脸颊因奔跑而有些泛红,但仍掩不住疲惫的苍白。

  而她依然很美。令方腹中一阵紧缩。

  这几天她把工作以外的时间都用来找珊珊,虽然找得像个无头苍蝇,他也一样,但她的表现,使他对她的感觉一直在软化。

  一部分的他,宁愿相信安曼是个自私自利到不肯认亲生女儿的女人,这是他亲眼所见。

  然而他同样亲眼看见她在珊珊再度失踪后,表现出的焦虑和关心。加上他听到的关于她的过去,令他心折和心疼。于是一部分的他,禁不住的对她倾心。不论她过去如何,不论她今天的一切如何得来,她和所有对生活、对自己尽责的人一样,以自己的方式努力过,才得到目前所拥有的。

  他自会客室沙发中站起来,迎向她。

  “对不起,我刚刚才知道你在这等我。”她跑得气喘吁吁。

  “没关系。是我来得冒昧了些。”

  他的柔和令她怔了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