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恋梦工场 >
二十一


  “碧芸,我看你的饭碗真的快要不保了。”

  碧芸瞪住她。“你是说,那女孩……就是你说的那个天花乱坠的小鬼?”

  安曼点点头。

  “啊,完了。”碧芸跌坐下来。“你终于摆脱了她,我却把你家门的钥匙奉送上去……哦,小曼,我真该死!”

  “不必太自责,她没开门进去把我家搬空。”

  “哦,那就好。”

  “她偷了玉镯,表示她很精于此道,也许她只选贵重而不重的东西。”

  “哦,小曼,我太对不起你了。你不会要我赔吧?她八成早逃之夭夭了。”

  “没关系,她逃走了的话,我知道可以找谁负责赔偿。”

  太厉害了,她早上离开令方那,小鬼还口口声声妈咪的送她到门口,依依不舍地,要安曼保证录影完收工后,一定去接她。

  安曼是收了工马上直接赶往令主的公寓。她去抓贼。

  所以她怒气冲冲。

  “余珊珊呢?”

  开门见了她,本来满面惊喜欢愉,她的怒容和质问口气,使令方的笑容消失。

  “出去了。”

  “又逃走了吧?还是你根本一直在包庇她?”

  她静静端详她。“发生什么事了?她到录影厂去找你了?”

  “我怀疑她有多余的胆子来见我——在她做了那么胆大包天的事之后。”

  “你先进来再说。”

  “不必。我要知道她人在何处”

  “她出去了,说要给你一个惊喜,向我借了一千块,我想她可能去买礼物给你,好讨你欢心,就让她去了。”

  “你真好心。她真是无药可救。”

  “你能不能告诉我她做了什么?”

  “她偷了我母亲遗留给我的玉镯,还不知道偷了其他什么东西。她身上有我家的钥匙。”

  安曼告诉他珊珊如何巧言骗碧芸。

  令方沉下脸,一语不发进屋拿车钥匙。

  上了他的车,安曼想起来——

  “我的车子钥匙也在皮包里,还有我的车牌、信用卡、提款卡,现金就不用提了。我的车……哦,我若抓到她,绝饶不了她。”

  “你要先回家看看,还是先去咖啡室附近找看看你的车还在不在?”

  “先回家。”

  “不要生气,你动怒无济于事。”

  “说得容易。搞不好你和她是串通好做这场戏,搏取我的同情,然后给我来个大搬家。”

  “真的?那我为可等着你来找我?”

  “你有何所惧?你是律师,你有的是办法,可使你成为局外人,一切罪行由一个有不良纪录的女孩来承担,多方便!”

  “如此高估我,你真教我受宠若惊。”

  “你别以为你真的逃避得掉刑罚。”

  “我可以为你介绍一位好律师来控告我。”

  她瞪着他。

  “觉得好过些了吗?”

  她不理他。

  “珊珊是曾经有偷窃纪录,那是她饿坏了,溜进餐厅厨房,偷东西吃。”

  “我不会再心软了。”

  “她也曾经一、两次自领养家庭溜走时,拿了主人皮包里一些零钱,她需要路费。”

  “你如此不是袒护,你是助长她的恶习。”

  “珊珊不是坏孩子,更不是小偷。只要有个温暖的家,有她信任的亲人教导她,这一些缺点可以改过。人都会犯些不得已的过错,不是吗?”

  不知不觉地,安曼发现她气消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